第38章 產業效應 (求收藏,推薦)
g,更新快,無彈窗,!

會不會醉死先不說,孫老頭豪飲一碗藥酒,差點沒嗆死倒是真的.

只覺一股流火穿喉而過,直通胃腸,五髒六腹如同火炙.孫郎中被這股熱流頂的,瞬間血氣上湧,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一張老臉漲得通紅,也不知是憋的,還是酒氣燒的.

唐奕急忙上前扶著老頭兒,"您沒事兒吧?這酒可不是這麼喝的."

別說是初嘗烈酒之人,就算是後世喝慣了白酒的人,也不敢這麼灌啊!

一把推開唐奕,孫老頭僵著身子,直挺挺地一屁股坐到石凳上,瞪圓了眼珠子,硬氣道:

"老夫沒四(事)!!....讓我軟軟(緩緩).."

唐奕暗自偷笑,這還叫沒事兒?舌頭都硬了.

撲通!

還沒等唐奕再有動作,只見孫郎中一頭載了下去,直接趴在了石桌上.暈了!

.....

"這般厲害?"尹洙嚇了一跳,還從未見過誰醉得這麼快.,不由心下好奇,也想來點試試.

唐奕連忙阻止,"已經倒下一個了,您就別添亂了."

當下倒出一點藥酒在碗里,再用手沾著搓熱,塗于尹洙手上的關節痛處.

唐奕的手剛一接觸尹洙的關節,尹洙就是痛的一哆嗦.

風痹痛症病到深處,尹洙的各個關節都已經腫脹變形,哪經受得起唐奕這般揉搓.那種如同銼骨攆筋一般的痛感,換了誰也受不了.

唐奕急忙縮出手,懊惱道:"小子沒輕沒重的,弄痛先生了."

尹洙平靜地一笑:"你只管弄來,老夫這點定力還是有的."

不管唐奕這藥酒管不管用,都是他做為小輩的一份心意.尹洙謙謙君子,忍著巨痛也不想駁了唐奕的一番好意.

無奈,唐奕只能再次上手,這回更加的小心翼翼.

卻不想,醉倒的孫郎中爬在桌上嘟囔了一句,"笨...蛋!尋..塊褥(鹿)...皮,隔熱布敷之..."一邊說,還一邊咂巴著嘴,像是回味那一大碗藥酒.

眾人不禁啼笑皆非,看來,這孫郎中還是沒醉徹底,心中還有一絲清明.

不過,專業的就是專業的,唐奕連忙叫范純禮拿來一塊鹿皮帕子,置于關節之上.又把布巾用熱水投過,放在皮子上,用熱布的熱力來助藥酒快速作用患處.這樣一來不用外力推拿自然也不全那般疼痛了.

藥酒還得一會兒才能看出是否有用,尹洙也借著這個工夫,和唐奕閑聊了起來.

"你那酒坊置辦的如何了?"

"讓先生操心了,灑坊一切准備妥當,只等雇夠了傭工,就可出酒了."

尹洙點了點頭,"聽純禮說,你釀的新酒需要大量的豬油?"

"何止大量.,城里的幾家屠戶未來三個月的豬油膘,都讓我們給訂下來了."

單單消化酒坊現有的四萬多斤存酒,就需要五千多斤豬油.

張全福這兩天跑遍了城里所有的屠戶之家,連離鄧州較近的幾個縣都拿著契約文書走到了,一一與之簽訂契約,大肆收購豬油.

尹洙點了點頭,臉上不免浮出凝重之色,"大郎,可曾想過,你們如此大量收購大油,會致使油價騰漲,百姓受累?"

唐大郎所說的情況,也是他最擔心的..豬油緊俏,必然漲價,唐奕新酒利厚,自然不在意,最後受累的卻是百姓.這也是曆朝曆代不喜商徒的原因,商人重利而傷民.

"想過."唐奕如實答道,"但這並不是什麼壞事."

"不是壞事?"尹洙一皺眉.

"對你來說,自然不是壞事!"范純仁冷哼一聲."受利的是你,而多付銀錢,為高油價埋單的卻是百姓."

唐奕無奈地搖頭,心說,這范純仁和我有仇嗎?怎麼動不動就甩臉子.

"先生知道,酒坊消耗大量豬油,自然會讓油價騰高,但相比好處,這點弊端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哦?"尹洙一聲輕疑,"你倒說說,有何好處?"

"且問先生,如果按灑坊現在的規模,年產五萬斤左右的新酒,可賣得完?"

尹洙想都沒想,"鄧州一地就可消化,依新酒的品質,五萬斤太容易,十萬斤都賣得完!"

唐奕點了點頭,"那如果產量再漲十倍,年產五十萬,可還賣的完?"

"五十萬斤?"

"沿漢水一線,至長江半境可售."尹洙沉吟一番,才給出這個答案.

"要是年產百萬呢?"

尹洙一驚,"年產百萬?"

"全宋之境可售!"他想不明白,如果真如唐奕所說,年產百萬,所需豬油之巨高達十二萬斤,只會讓油價更高,好處何來?

"好!"唐奕叫道:"如今酒坊年產五萬斤,看不出什麼來.那我們就把規模擴大二十倍,假設年產百萬斤."

"哼!"范純仁不屑道:"依你之言,那全大宋的油價都要翻上幾倍了!而且,你上哪兒弄那麼多豬油去?"

唐奕一聲冷笑,"現在大油價格50錢,鄧州一地,就算百姓不用豬油,也絕計不夠酒坊百萬產能的耗費.但是,如果豬油價格漲到500錢呢?"

.....

那時光豬油一項,就能多收一貫有余.這麼大的利潤,必然驅使畜戶多養多售..

唐奕懶得和他斗嘴,看著尹洙道:"先生算一算,年產百萬的灑坊,用工幾何?"

尹洙一怔,試探問道:"五百人?"

"少了!光酒工就得最少千人,再加上分裝,選果等等雜役,估計要兩千人."

"兩千人?"

尹洙一臉的不可置信.就算是朝堂的官辦工坊,也不過幾百人的規模.這個時代,還從沒出現過上千人的大工坊.

唐奕篤定道:"再問先生,百萬酒坊要多少果農供應果鮮?"

尹洙蒙了,他答不上來.

"萬畝果園?"

"百萬酒坊用多少農戶養豬煉油?"

"百萬酒坊要想發往全宋,又要多少人力運輸?"

"多少酒店銷售?"

"又能為鄧州引來多少各地客商?"

唐奕聲如大呂,震得尹洙,范純仁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

范純仁也收起了不喜之心,沉思了起來,"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大家只看到了眼前,卻沒有注意到它背後帶來了潛在利益."唐奕凝重地道.

"這是一條產業鏈,依新酒的品質,做到年產百萬不難.巨大的利益會吸引一部分人向他靠攏,從而依托它來生存.運作得當,就能讓看似平常的一壇果酒,去養活從果農,酒工,運力,銷售,等等一大批的百姓.這個數字之大,是難為計算的."

"而且,先生可以再算一算..."唐奕高深地一笑.

"這些人又能養活多少家人?"

這是一個天文數字,何止巨萬!

"可是,油價騰高,傷害的百姓數量,比受益的百姓要多得多."范純仁依然堅持己見.

而尹洙卻想通了其中關節,"如果老夫猜的沒錯,油價大漲只是暫時的."

"先生高見!"唐奕欣然笑道.心說,范二這水平和尹洙還是差點意思.

"不管是商戶,還是百姓,都是逐利而生.當油價高到一定程度,養豬能獲得更大的利潤,養豬的人自然會更多,豬多則油價也會降下來."

怕范純仁聽不明白,唐奕又解釋道:"從三皇治世,到秦一統六國,再到漢唐我族一掃八荒六合,看似漢文化一直在不斷壯大,不斷發展,但是,其實從根本上的變化卻不大."

"哦?"

"我們一直沒有從農耕型社會的原始自然經濟之中跳出來."

"什麼是原始自然經濟?"尹洙對這個唐奕偶爾冒出來的後世新詞兒,還是一知半解.

"呃...."這個好像還真不太好解釋.

想了半天,唐奕才道:"就是靠天吃飯.百姓的生活水平,物價,國家的強弱,都是由年景來決定的.年景好,則物賤,民安,國有庫余;年景不好,則物價騰漲,民饑國窮."

尹洙點了點頭,唐奕說的沒錯,曆朝曆代都是靠著農民田間地頭的那點東西過活,豐年則盛,災年則貧.

"這樣的經濟環境,財富取之于農,而農事的好壞,又取之于天,幾乎不可控制.倒黴一點,兩個大災年,就能掏空一個國家;連著幾個,就可亡國."

......

唐奕說的一點不假,尹洙做為一個在中樞為官多年之人,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只不過,這是一個千年命題,國人一直在尋方問藥,但一直不能得解.

......

"那大郎以為,此局...何解?"尹洙凝視唐奕.

用的語氣,竟然是討教,請學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