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一口干了(求收藏,推薦)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沉默了.

就連范純禮也有些手足無措.

"大郞,怎麼辦?"范純禮苦著臉.,現在最難受的就是他.

他爹是范仲淹,最重禮法.但要他親手把這些苦命之人送上死路,他怎麼也下不去這個手.

唐奕沒有應聲,而是一瞬不瞬地盯著君欣卓.

...

"給我一個理由!"

他說出這話的時候,也是無比艱難.

他和范純禮,一個是范仲淹的學生,一個是范仲淹的兒子,此事要是傳出去,不光他和范純禮罪責難逃,最重要的是,范仲淹一世清名,將毀于一旦.

君欣卓聽了唐奕的話,眼中神采即現."只要你放過黑子和憨牛,我一定服法,不管什麼罪責,我都認下來."

唐奕搖頭.

"這不算理由,我要的是一個讓我良心過得去的理由,而不是交換條件."

理由?而不是交換條件?什麼理由?

"我沒殺過一個好人,也沒搶過一個窮人."

"這算不算理由?"君欣卓沉默良久,方說出這個理由.

.....

"好!"

唐奕欣然一笑,"三哥,給他們松綁!"

..........

"放了?"范純禮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就這麼放了?"

"要不,你去報官?"

唐奕一句話咽回去,范純禮就沒脾氣了.

悻悻然地來到三人面前,"今天遇到本公子,算你們走運."說著,把黑子和憨牛的繩索解開.

"這個怎麼辦?"范純禮指著君欣卓問道."送官?"

唐奕沒有答他,而是走到君欣卓面前,盯著她沉聲道:"下面的問題你要如實答我,而且要想好了再答,這關系到你的命!"

"去歲的流民之中,有多少人知道你是朱連盜?現在還在鄧州的有多少?"

君欣卓一沉吟,"知道我等身份的不少,但是大多安置回鄉了,仍在鄧州地界的,寥寥無幾."

"官府之中,有多少人見過你的真容?"

"沒有人見過,我等行事都是布巾遮面,從不以真面目示人,除了...."

"除了誰?"唐奕聲調都高了幾分.

"除了一個人知道我是女兒身."

"誰?"

"廂軍營指揮使曹滿江!但他也只是在械斗之時打散了我的發髻,知道我是女人,也未見過我的模樣."

曹滿江?唐奕眉頭皺了起來,

這時只聽范純禮一聲大叫,"難道曹指揮身上的傷就是你下的手?"

"正是!"

唐奕疑惑地看向范純禮.

范純禮恍然大悟地叫著,"十來天前,廂營配合府衙第一次去剿滅朱連盜,曹指揮一時不查,被匪首重傷.原來就是你啊!"

"不對啊,曹指揮回來的時候,說匪首是個彪型巨漢,可你是個女人啊.?"

范純禮有點想不明白了,怎麼大漢就變成女子了呢?

噗....唐奕噴了!

這有什麼想不明白的,曹滿江身為一營長官,若是傳出去被一個女人給放倒了,那可不光是丟臉的問題了.謊稱是男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還真沒看出來,這女人身手這麼好.

不過,這樣也好,唯一知道君欣卓是女人的曹滿江不敢承認,正好省了唐奕的麻煩.

"最後一個問題,也是一個要求."

"你說!"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君欣卓,而不是什麼朱連盜.你也從未和我說過,你是朱連盜的事情."

"好!"君欣卓幾乎脫口而出.現在她哪還不明白,唐奕是要放她.

"我們這就離開,絕不連累公子!"

唉...

唐奕一歎幫君欣卓解開繩索,他歎氣倒不是怕受牽連.

他是因為.....

賤純禮這小捆綁玩的....

解開這後就再難一見嘍.

....

松綁之後,君欣卓想起身給唐奕行一個大禮,謝他活命之恩,卻怎麼也爬不起來.

唐奕道:"別亂動了,你們沒死已經是萬幸,不躺個三五天別想下床,安心躺著吧!"

說完,就叫上范純禮,把憨牛和黑子扶到另外一個房間.

三人短期之內是出不了門的,總不能讓他們男女混住一室.

安頓好三個"強盜",唐奕把那把制式軍刀,直接扔到了河里,這東西留不得.

.....

范純禮到現在還有點畫魂兒,嗔怪地對唐奕怨道:"都是你,非要七問八問的,害的本公子也成了窩藏盜匪的罪人."

唐奕撇了他一眼,"你現在把他們送官也不遲."

呃...

"還是算了,本公子申明大義,就當一回救苦揚善的游俠兒了,況且...."

賤純禮不禁往君欣卓的屋里掃了一眼,"況且君娘子,大仁大義,本公子哪里忍心看她入官牢死地."

唐奕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看你是見君娘子貌美,一時起色,不忍辣手摧花吧.?"

"嗯...."范純禮鄭重地點了點頭.

"這麼說也行."

"靠!"

唐奕心說,范仲淹英名一世,怎麼養出這麼個兒子來?

唐奕沒再理范純禮,到廚房把角落里的那壇藥酒抱了起來.

"走吧."

"上哪兒?"

"回城."

"那他們三個怎麼辦?"范純禮指著屋里的三個"強盜".

"讓大哥照看一下就行了."說著,唐奕把藥酒壇子塞到范純禮懷里,背著手扭頭就走.

范純禮心說,本公子怎麼有種成了跟班兒的感腳?但是想歸想,該跟上,還得跟上.

回到城里,唐奕叫上孫郎中,直奔范宅去尋尹洙.

藥酒經過幾天的泡制,已經算是完成了,下一步就是給尹洙試用.在這方面,唐奕是個外行,藥酒是他做的,但管不管用,還得孫老頭兒說了算.

到了范宅偏院,不光尹先生在,剛巧范純仁也在.

范仲淹多日未歸,范純仁的課業就都落在了尹先生頭上,今日作成賦,論條一篇,正在讓尹洙點評.

見三弟純禮抱著個酒壇子像個二世祖一樣晃悠進來,范純仁當下就氣不打一處來,板著臉喝斥道:"整日貪玩怠學.等父親歸家,有你好看!"

范純禮一縮脖子,偷偷撇了撇嘴.

對于這個學究做派的二哥,他和唐奕一樣的無語,干脆裝起了鵪鶉,你說你的,我不搭話便是.

尹洙則放下范純仁的課業,笑道:"孫郎中,唐大郎,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孫郎中向尹洙一拱手,"尹大人!"

而唐奕則直接從范純禮手里把藥酒壇子奪過來,氣得范純禮直瞪眼.心說,真特麼拿本公子當跟班兒啊?我抱了一路了,獻寶也得是我來吧?

"我給先生送良藥來了."唐奕嘿嘿笑著.

尹洙看是酒壇子,也沒把唐奕的話當回事,只當是他又釀了什麼好酒,拿來給他品嘗的.于是順著唐奕的話頭兒說道:"那老夫倒要嘗嘗,這是什麼良藥,堯夫還不去取酒碗來?"

范純仁撇了一眼唐奕手里的壇子,心中也略微有些期待.

不得不說.唐奕弄的果酒,他還是很喜愛的.只不過,他也只是喝了幾碗就都讓父親和尹先生霸占了,.也不知道這回是什麼好酒.但是礙于涵養,一言不發的回屋去拿酒碗了.

唐奕笑著把壇子放到桌上.

"這是藥酒,可不是喝的,就算是喝,估計您老也喝不慣."說著,就把壇子的封口拿掉.登時之間,一股濃郁至極的酒氣擴散開來,尹洙一驚.

"怎麼這麼大的酒味!?"

唐奕笑道:"這是米酒熏蒸,十取其一才做出的烈酒,用來治您的風痹之症最合適."

孫郎中本來就是來看熱鬧的,外加盯著點唐奕,別讓他瞎胡鬧,再真出點什麼事兒.

柳皮泡酒?能和煮水有什麼分別?

但是,聞到這酒香,他有點不淡定了.別忘了,孫郎中那可是酒中仙人,好酒如命.

果酒好喝是好喝,但酒氣不重,宋酒也同樣寡淡無味,他哪里聞到過這般濃烈的酒味.

好奇的湊到壇口一聞,這一聞不要緊,差點沒把孫老頭兒嗆著,那刺鼻的酒味直往心肺里鑽,只是聞一下,孫老頭兒都感覺自己要醉了.

"好烈的酒!"孫郎中由衷歎道.

這時范純仁也把酒碗拿了過來,孫郎中急不可耐地搶過一只酒碗,倒上了一碗..

酒一出壇,空氣中的灑氣更厚幾分,孫郎中都忘了這是藥酒.,端起碗來就往肚子里灌.

"慢點!"

范純禮看得直咧嘴,想要阻止已是來不及,.孫郎中還是按平時喝淡酒,果酒的路數,把一大碗藥酒...

一口悶了...

這藥酒昨天在酒坊,范純禮是偷偷嘗過的.當時只是倒了一個碗底,就辣得他舌頭都麻了,肚子里像火燒似的,更是暈了一下午..

那麼大一碗啊.?孫郎中說干就干了.

還不得醉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