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君欣卓(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軍械."范純禮也注意到了那幾個小字,更加驚駭.

"怎麼會在一個女子手中?不會是....?"

唐奕與之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深意.

在鄧州地界,用軍械的,只有城西廂營的一營兵士.而看這鋼刀上缺口密布,顯然是真刀真槍的用過的,很有可能是這三人從廂兵手中搶過去的.

而近期與廂營有過接觸的,只有一伙人...

朱連盜!

"嚴陵河向上百里,正是朱連山."唐奕不由心思沉重.

范純禮補充道:"而且,從這三人泡在河里的時間來看,很可能是從百里之外就下了河.漂了百里路途,才到了這里.."

唐奕點頭,"現在看來,這三人十之八九正是朱連山的那伙盜匪."

"怎麼辦?"

"先救活再說吧!"不管是不是盜匪,這也是三條人命,讓唐奕置之不理,他還是做不到的.

"去找幾根繩子來."

"干嘛?"范純禮不知道唐奕要繩子做什麼.

"豬啊!當然是綁上了.萬一真是盜匪,醒過來,你打得過啊?"

"呃...."范純禮覺得太有道理了,乖乖地去找繩子了.

唐奕讓張全福等會和范純禮一道把人抬到屋里,自己就鑽進了廚房.拿出一個小壇,打開之後,從里面倒了一些透明的液體.

這是灑精,純度極高,足有八九十度.是他昨天用泡藥酒剩下的高度酒,反複蒸餾才弄出來的.本打算等月季精油弄出來之後,用它試著配香水和花露水,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用水把酒精調淡,又加了一些甘油進去.這樣的甜酒,不但暖身,而且還能補充能量.

這時,范純禮和張全福已經把三人抬到了屋里,范純禮用粗繩把人捆得是結結實實.

唐奕端著甜酒過來一看,差點沒把鼻血噴出來,酒碗都險些沒端住,扔到地上.

心說,賤純禮你特麼是變態吧!?綁得也太藝術了吧!?

那兩個漢子還好些.單說那女子,原本就模樣嬌好,身段玲瓏,而且衣發盡濕本就撩人,再讓范純禮這麼一綁,那可真是.....真是不忍直視,簡直堪比後世島國的捆綁藝術.該緊的地方緊,該凸的地方....被擠的更凸了.

"咳咳!"唐奕尷尬地的咳了兩聲.

濕身+捆綁+昏迷?小爺要不是前世閱片無數,簡直有些把持不住了!

強壓著無名邪火,端著酒碗給三人分別灌下甜酒,心里還一個勁兒的念叨著,我才十四,我才十四.......

到那女子之時,唐奕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心里不免疑竇重重.這樣的女人怎麼會是盜匪,簡直就是強盜界的顏值擔當.

要是強盜個個長成這樣兒,那小爺都考慮從事這個性福的職業了.....

不過再看看另外兩個憨頭憨腦的黑大漢...唐奕一個機靈!!個例!!這只是個例......

.....

君欣卓悠然轉醒的時候,發現已經不在河中,更加駭然的是,她居然被人綁了.

強行穩住心神,四下打量起來,發現此時正身處室內,看屋內的陳設,應該是一處臥房.而自己的兩個同伴,也被綁在此處.

不是官牢,倒象是尋常百姓家.君欣卓暗自思量.,發現不似是官府的手段,心神不由定下了幾分.只要沒落如官府之手,就還有機會逃脫.

費力的想把兩個同伴喚醒,只要那二人還能動,他們就可以相互解開繩索,然後逃出去.

只不過,她太高估自己的狀態了,只是簡單地動了幾下,君欣卓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幾近昏厥.

為了躲避官軍,她整整在河里泡了一天一夜,早就耗光了所有的體力.

"憨牛...黑子....醒醒....你們還好嗎?"

動不了,君欣卓只能壓低了聲音輕喊,希望可以喚醒二人.

"師妹!"其中一個略顯黝黑的壯漢,最先轉醒.,無力地應著.

而另一個也微微動了動.,"老大...憨牛還沒死...就是有點...虛...."

君欣卓心中一喜,醒了就是好事,只要再給他們一點時間恢複體力,就很有希望逃走.

只不過,老天似乎並不想給他們這個時間,門....突然開了.

....

進來的是兩個人,一個青衣小褂像是富家弟子,另一個則布袍綸巾的文士裝扮.

讓君欣卓不解的是,這兩人看上去都不大,最多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樣子.自己三人難道被兩個娃娃給綁了?而那青衣少年手里拿著一把鋼刀,正是自己腰間的那把.

"醒了啊?"那個青衣小褂的少年最先開口.

"不用擔心,已經叫朗中看過了,你們只是脫力,休息一陣就可如常."

君欣卓凝視著那少年,"救命之恩,莫不敢忘!"

少年正是唐奕,聞言一樂,"謝就免了,可能一會兒你還得罵我呢."

君欣卓心中一沉,倒是忘了,這少年不但救了她,同時也綁了她.

"刀是你的?"唐奕拿著鋼刀示意了一下.

"是..."君欣卓有些心虛.

唐奕一抿嘴,也不說破,而是看著長刀,品評道:"端是把好刀,可惜已經卷了刃,姑娘怕是經曆了一場大戰吧?

君欣卓一滯!,知道怕是瞞不過去了,索性把心一橫,"公子意欲何為,不妨直言!"

唐奕一笑,把鋼刀往桌上一放,然後大喇喇地坐了下來.

"痛快!那咱們就不繞彎子了."

"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別說假話哦,我很聰明的."

"不用問了!"君欣卓臉色蒼白."在下君欣卓,朱連盜首,把我送到官府,保你賞錢千貫."

"....."

唐奕與范純禮對視一眼,這招的也太快了吧?小爺還沒問呢.

還沒反應過來,君欣卓又道:"只求你放過他們兩個,所有罪責,有我一人承擔!"

"師妹,不可!"

"老大!....."

黑子與憨牛同時急呼.

"閉嘴!"君欣卓一聲厲喝,待兩人不再鼓噪,君欣卓才心神一暗,淒然道:"我們不能都死在這兒!"

二人聞言也都沉默了下來,確實不能,山里還有....

"夠義氣!"唐奕豎起了大母指."不過,放不放人,好像你們說了不算吧?"

三人一陣沉默,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確實沒有討價還價的條件.

"我再說一次!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唐奕聲色厲斂,全然不是一個十四歲少年應該有的作派!君欣卓三人都是心頭一顫,感覺這少年極得對付.

而范純禮則上前一步,湊到唐奕耳邊.,壓低了聲音問道:"既然都認了,還廢什麼話?直接叫府衙來拿人不就完了."

唐奕嘿嘿一笑,低聲道:"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強盜,當然要好好了解了解呀."

范純禮差點沒載地上,心說,特麼強盜有什麼好了解的?又不是沒見....好吧,還真沒見過.

"為什麼當強盜?"為了滿足好奇心,唐奕開始了"專訪".

"去歲均州水患,流落至此,不滿賑災糧官貪沒災民救命糧錢,殺之落草."

君欣卓知道,今日算是萬難脫身了,而且她有心犧牲自己換得兩個同伙的自由,更加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唐奕聽完,不禁心中暗歎,心說,再好的時代也有它的黑暗面,古代官逼民反之事,實在是稀松平常.

而再問之下,君欣卓也是知無不答.從中唐奕也知道了更多的信息.

這女子叫君欣卓,家中世代習武.早年間,其父在均州也算是一代宗師,開門授業,門徒頗多.只不過,命不太好,英年早逝,留下獨女與一眾師兄弟相依為命.

去歲漢水崩絕,大水淹沒均州半境之地,十余萬百姓受災,君欣卓家中僅有的一點財產也被大水滌淨.無奈之下,只得到鄧州來投親.卻不想,親族早就移徒它地,不得以輪為流民.

之後,就是不滿賑災糧官,殺之後快,被逼無奈,干脆與一眾流民落草為寇.這群朱連盜匪以君欣卓和一眾師兄弟為首,仗著手底下有功夫,這一年的時間著實犯下不少大案.十來天前更是在拒捕過程中,重傷廂營的營頭.這才讓范仲淹重視起來,州府近百差役加上廂營五都廂兵傾巢而出,這才重創朱連盜!

另外兩人,一個叫黑子,是君欣卓父親在世之時收的兒徒,兩人情同兄妹;另一個叫憨牛,也是均州流民.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

"三十幾人."君欣卓如實答道.

"那其他人呢?"

"多數被抓...還有一些..."

唐奕暗自搖頭,不用君欣卓細說,他也能想到,還有一些多半已經死于圍捕了.

"放了他們倆吧!"君欣卓雙眼通紅."實不相瞞,山里還有十幾個老幼,他們並沒有觸犯王法.要是沒人回去,早晚都得餓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