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救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蹲在鍋灶邊上,看著蒸餾銅管之中緩緩流出的淡黃色液體,眼中精光直冒.

連提著網籠的范純禮都被吸引了過來.

實在是太香了!

隨著淡黃色的液體流出,整個房子被一股濃郁到極至的月季花香所彌漫.

范純禮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香?"他還從未聞到過,這般濃郁的花香.

唐奕目不轉精地盯著那液體,答道:"月季精油."

一提到月季,范純禮下意識地摸了摸手上的一片紅腫,這是前天與唐奕采花弄的.那野月季花全身都是刺,采滿一籃花瓣,范純禮兩只手被紮得不要不要的.現在還隱隱作痛.

"就是咱們采回來的花瓣弄的?"

"嗯."唐奕點頭應著.

月季花其實就是野玫瑰,這兩天,他一直在鼓搗那些花瓣.

采回來之後,先要搗碎用水浸泡一天,再下鍋蒸餾.這樣,花瓣中的芳香分子,就會隨著水蒸汽揮發而出,再冷凝成現在的油水混合物.

因為油不溶于水,只要把這些混合物靜置一段時間,純淨的玫瑰精油,就會和水分成上下兩層.

到時候,唐奕把精油加到肥皂之中,就變成了香皂,還可以用它做香水,做花露水,反正用處多多.

...

估摸著這一鍋的花瓣得蒸到晚上去,唐奕也就不再盯著.

招呼范純禮出了廚房,兩人來到河邊,一個架火,一個收拾魚蟹,新捉的活魚河邊現烤,那才叫絕味嘛!

正忙活著,馬大偉和張全福來了.見二人捉了魚,所性加入進來,准備在自家後院來一個野炊燒烤.

張全福去廚房瞅了半天,出來之後,和范純禮剛才一樣,一臉的不可思議.

"鍋里是什麼啊!?怎麼那麼香??"

唐奕嘿嘿一樂,"鍋里是錢....."

"錢?"張全福會意地也笑了.錢啊.!那里面可不都是錢嗎?

....

"傭工找的怎麼樣了?"四人一邊烤魚,一邊閑談.唐奕也借著機會,問起了酒坊的事情.

張全福立馬來了精神,"全安已經幫咱們在招攬了,全是村里的本家."

唐奕點了點頭,嚴河村張家是大姓,十之六七都是本家.酒坊就在嚴河村,傭工都是遠親近鄰的知根知底.

張全福又道:"至于後院,除了大偉,我讓四娘,還有二娘兩口子,都過來幫著支應."

唐奕搖了搖頭,"後院以後不光是提煉甘油,煉制肥皂,還有蒸餾精油,工量一點不比前院小,四個人哪夠?"

"那,我把我家大郎也叫回來."張全福一咬牙,干脆想把遠在外地的大兒子也招回來."

不管怎麼說,後院都是酒坊的核心利益所在,絕不能讓外人涉足.

張全福一共一子兩女,大兒子張晉文在外地也經營著一家雜鋪,他這是打算把全家人都撲到酒坊上了.

"先不用張大哥回來."

張全福一滯,有些尷尬地笑笑,"那就先不叫他."

他也意識到,把整個酒坊都讓張家人占了,有點不太合適..

唐奕掃了一眼,就知道他想多了.解釋道:"張大哥可以先等等,要是過一段時間沒什麼變化,再讓他回來不遲."

他沒說的是,范仲淹萬一真的辭官治學,那新的書院肯定不在鄧州,很有可能開在范仲淹的老家蘇州.

到時候,唐奕這個學生是一定要跟著的.那麼,他們的生意就要在鄧,蘇兩地同時鋪開.蘇州那邊除了唐奕,還需要人手的,他打算讓張伯的大兒子,到時去蘇州照看生意.

只是,唐奕還不知道,范仲淹請辭的折子,幾天前就發出去了.

.....

"要不,讓我爹娘也過來支應?"馬大偉試探著建議."唐記那邊可以雇人."

唐奕一聲嗤笑,也不管什麼長幼之禮,揶揄道:"那兩位要是肯放手才怪!"

馬大傳聞言,只得報以苦笑.他那雙爹娘都是苦出身,又沒什麼見識,都是認死理兒的老頑固..

當初,唐記剛開張的時候,唐奕就說要雇人打點.兩位老人年紀都大了,唐奕不忍心再讓其操勞.但馬老三死活不干,生怕這門手藝讓別人學了去,甯可起早貪晚地忙活,也不雇人.

現在酒坊還沒盈利,想讓那兩位老財迷放手唐記,簡直是做夢.

"再等等看吧.!"唐奕一聲輕歎."實在不行,也只有讓張大哥先回來了."

正在犯愁,突然感覺邊上的范純禮推了他一下.

"你干嘛?"唐奕不耐地轉頭瞪向范純禮.就見這貨一臉呆愣地盯著河面,嘴巴張得老大,嘴里的半塊魚肉都掉了出來卻不自知.

"河里......"

"好想.......有人!"

三人一驚,齊刷刷地看向河面兒.

細看之下,張全福嚇得一哆嗦.果然有人,而且,好像還是死人.

只見河面兒上,從上游飄來一根浮木,細看之下,浮木上當真扒著兩個人.但是那兩個人在河里飄著,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張全福聲調都打了結兒,"這這這......這光天化日之下,河里怎麼會有死人?"

唐奕凝視浮木,猛然大叫,"還能扒得住木頭,說明是活的,趕緊救人!"說著,也顧不上脫衣,直接一個縱身跳下了河.馬大偉緊隨其後,范純禮一咬牙,也跟著跳了下去.他都忘了,他不會水.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唐奕和馬大偉的合力之下,終于把那兩人拖上了岸.至于范純禮,灌了個水飽,讓張全福遞了跟竹杆給拉上來了.

張全福看著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兩個人,嚇得直哆嗦.

"這都泡脫相了,還不是死人?"

唐奕也是眉頭緊皺,這兩人確實在水里泡的已經發白起皺,看樣子最少在河里泡了一兩天了!"

心存僥幸地把人翻了過來,用手一探鼻息,心中一震.

"還有氣!"

"大哥,快去叫孫老頭來,也許還有救!"

馬大偉應了一聲,飛似的朝城里跑去.

張全福有些不信地道:"都泡能這樣兒了,怎麼可能還有氣?大郎看錯了吧?"

唐奕看看浮木,又看看這兩人,篤定道:"不是溺水,而是泡的時間太長了,失溫造成的虛脫.".

正常人在水里久泡,會被河水帶走大量的體溫,造成失溫,時間長了,就會休克,甚至喪命.像現在這樣的天氣,在水里泡十來個小時,就有生命危險.這兩個人看樣子最少也泡了一天的水,竟然還有氣,也算命大了.

正要招呼范純禮幫他把人抬到屋里去,就聽張全福又是一聲尖叫.

"河里還有一個!"

果然,從上游又一個人影漂了下來,唐奕二話不說,再一次跳下了河.

頗為意外的是,唐奕這次救下的竟然是個女子,長發早被河水泡散了,擋住了眉眼.

情況緊急,唐奕也顧不上細看,把人拖上岸,唐奕已經累得幾近虛脫.

"趕緊,看看還有氣兒沒有?"唐奕仰面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范純禮急忙把那女人翻過來,定睛一瞧,不由驚叫出聲.

唐奕聞聲眉頭一皺,勉強爬了起來,到了女子身前一看,也是一驚.

只見那女子,一身緊衣勁裝,把修長的身形勾勒的玲瓏有致,秀目緊閉,眉頭輕蹙,顯然還有命在.精致的五官雖被河水泡的發白,但仍不難看出,是個美人兒.

而讓眾人吃驚的是,女人的腰間,別著一把锃亮的鋼刀.

"她怎麼會有刀?"范純禮心神不定地叫道.

宋朝允許百姓配劍,但卻對刀,弩這些兵刃管制極嚴.敢配刀的,只有兩種人:

一種是官人,另一種....是賊人.

這女子一看就不是官府,軍廂中人,那就只剩另一種......歹人!

唐奕把女子腰間的鋼刀抽出來,拿在手中,凝眉細看.

只見刀柄與刀身連接的地方,有四個印鋼小字:兵部監理.

.......

唐奕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兵部監理",這還是一把制式軍刀.

.......

諸位看官,蒼山努力碼字中,勞煩諸位隨手點下收藏,蒼山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