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三問尹洙
g,更新快,無彈窗,!

唐納德???

唐奕心說,范大神,你快別搞我了,打死我也不用這個表字,這可是要跟我一輩子的.

在唐奕的極力反對之下,范仲淹不得不重新思量,最後把"納德"改為了'子浩’.

"子"是對良才的敬稱,時下很流行于為後輩取字,而"浩"為唐奕的名"奕"字同意,都是廣,大之意.

子浩?

唐子浩?

在唐奕看來,"子浩"雖然土了點,但也比"納德"強上百倍,勉強也就認了.

行完了師禮,范仲淹還有公務在身,囑咐唐奕改日再來,到時再為其安排學業.

唐奕很想說,老子什麼都不想學啊!但是,看范仲淹一臉的嚴肅,再加上州府確實還有公務要處理,唐奕也只好做罷.學業的事,等改天范仲淹有時間了再與其計較.

范仲淹出府而去,唐奕本想也一同出范宅.卻不想,那病文士把他叫住了,言明想與之聊聊.無奈,唐奕只得讓馬伯和馬大偉先回去,自己獨自一人隨著那病文士進了范宅偏院.

"敢問先生,可是河南先生尹師魯?"尹洙在院中石桌前剛坐下,就聽唐奕試探地問道.

"哦....?"尹洙對唐奕一語道破其身份十分意外."你怎會認得我?"

唐奕抿然笑道:"適才聽三哥言,師父與河南先生續話.河南先生的大名小子還是知的,想來就是您了."

尹洙不解道:"聽希文兄說,汝不喜孔孟之學,又何以知曉我的名號呢?"

唐奕一滯,心說,總不能說,我精讀宋史,知道你和范仲淹好的就差穿一條褲子了吧?

搜腸刮肚想了半天,編出一個理由.

"小子雖身在市井,卻從小喜歡聽聞一些朝堂上的趣事.景佑三年,師父不滿呂相專權,被罷黜之時,先生與師父同出同進,早就被百姓傳為了佳話.先生之名.也早就記在小子心里了."

尹洙深深地看了唐奕一眼,顯然這小子沒有說實話.

他號河南先生的事情,也只在少數幾個文壇舊友之間流傳,顯有人知曉.要是聽一些京師趣事知道自己的名聲,那也應該只道他是尹師魯罷了.一個不喜文教,卻知道他文號的少年,他能不覺得奇怪嗎?

但尹洙也不說破,和聲道:"因為你喜觀朝局,所以才對天下大勢分析得那麼透徹嗎?"

唐奕一囧.不知道為何,面對范仲淹,他還能忽悠幾句.但是對上這尹師魯,他總有種被其看穿的感覺.

他哪里知道,尹洙為人極為細膩,就算范仲淹有些拿不准的事情,都要找他商量.而且,尹洙每每都能給出讓范都十分信服的答案.

"光看朝局,還是看不出什麼的,畢竟小子也只是個普通人.但是,同時小子也是個商人,用商人的利論,再加上親眼所見的大宋民情,自然而然的就會有一些思考."

尹洙莞爾一笑,"既然你對朝局之事如些上心,又為何對孔儒之道興趣缺缺呢?"

唐奕心說,上次范仲淹也問過,但是被他用辭官的事給扯過去了.看來,這回是逃不掉了.

"在回答先生之前,小子想問您一個問題."

"只管問來."

"儒學到底是什麼?"

尹洙一滯,唐奕的這個問題不可謂不大.沉吟片刻,尹洙用八個字來回答唐奕.

"聖人之學,治世之道."

"好一個聖人之學,治世之道!"

尹洙反問:"怎麼,大郎認為不對?"

唐奕搖了搖頭,"小子對儒學並無深見,不敢說對不對."

"但是小子覺得,諸子百家,孔孟之學,乃至佛學,道究都只是一種精神,或者說是信仰."

"一種精神?一種信仰?"尹洙喃喃的回味著唐奕的話,逐漸的眼前不由一亮.

"精辟!"尹洙難掩激情,聲調高了兒分.似是牽動了病處,一時之間竟細汗遍布,不禁皺眉.

"先生,保重身體."唐奕連忙關心.

尹洙吃力的一擺手,"無妨."

唐奕這才注意到,尹洙手指關節異于常人,又紅又腫.

"精神,信仰"尹洙重複著這四字,"想不到,大郞只用四字就把天下之學通通概括!"

說完,不禁一歎,"只可惜我已是存歿之時,不然,定和范履霜爭一爭你這個學生."

唐奕不敢居傲,連忙道:"先生繆贊了!"

"先生只要安心靜養,總有......痊愈之日...."唐奕有些艱難地說出這句安慰之言.他心里很清楚,這位心思細膩,溫文爾雅的尹師魯,已經命不久矣了.

尹洙則不把唐奕的話放在心上,他自己的身體比誰都清楚,不是養一養就能了事的..

看著唐奕更加的不理解,此子之才,比范希文評價的還要高,卻為何無心向學呢?

"唐大郎!"

"學生在!"

"你即知學問是精神,是信仰,又為何百般不願呢?用一種信仰既充實了內心,又可為百姓謀福,不好嗎?"

"學生還有一問,請先生解答."

尹洙眉頭輕觸,不明白唐奕為何左右言它,就是不正面回答."你且問吧!"

"先生認為是先有人,還是先有精神和信仰?"

唐奕此言一出,尹洙全身具震.

"你....你是何意?"

唐奕一笑."佛道之學認為,天地有靈,先有靈,而後有萬物與人.那孔儒又是如何解釋的呢?"

尹洙冷汗連連,萬萬沒想到,唐奕問出來的是這樣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難嗎?

不難!

當然是先有人,而後才有學問.不然,孔聖人是從哪來的?

尹洙不答,是因為他摸不准,唐奕為何會問這個問題.正如唐奕所說,佛道主張先靈而物,儒家則堅信先有人,而後有治人之學.

"看來,先生也是認為先有人,而後才有了人的精神和信仰."

"當是如此!"尹洙篤定道.

唐奕道:"那學生還想再問."

"還問?"尹洙現在真有點怕這小子再問出什麼讓人吃驚的問題.

"請問先生,既然先有人,那到底是人本身重要?還是治人之學更為重要?"

"人重要!"這次尹洙回答的倒也干脆,儒家也不能否認"萬物人為本"的道理.

唐奕點了點頭,"現在小子可以回答,為何對儒學興趣缺缺了."

尹洙眉頭深鎖,他被唐奕繞得有點不明所以,"人為本不假,但這與儒道並無沖突吧?"

"確實沒有沖突,而且,小子也不否認,儒學是一門治世之學."

"但是,小子認為,儒學有些以偏概全,本末倒置了."

"何意??"尹洙似是被唐奕這句話打醒了,卻又不知道因何有這種感覺,雙眼泛光地看著唐奕.

"儒學是治世之學,是華夏子孫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但是,盡管如此,它也只是一門哲學,一種精神罷了.天下之大,萬物窮奇,指望著一門哲學,就把人活于世的所有問題都解釋了,可能嗎?"

尹洙呆呆地看著唐奕,不知道如何做答.

唐奕也沒指望尹洙回答,繼續道:"這世間,有太多的事,太多的疑問是孔孟之學解釋不了的."

"太陽為何東升西末?"

"月亮為何時盈時缺?"

"人的生老病死又做何解?"

"大宋頑疾,始于朝堂,又為何是滿朝的孔聖門生所解決不了的呢?"

"天下的讀書人尊孔重儒,卻忘記了,除了孔孟之學,還有無數個有待我們探究的學問無人問津."

"儒學可治世,卻不能推動這個世界向更高的層次發展.大宋的未來,也非朝堂之爭就可去疾避凶的.先生覺得,朝堂上多我一個,少我一個,有什麼分別嗎?"

.......

妖孽!這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尹洙呆愣愣地看著唐奕,亦如那日在唐記之中的范仲淹一樣,被唐奕一翻狂轟濫炸....

說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