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讓人瘋狂的利潤
g,更新快,無彈窗,!

"兩家姓,一家人!"

短短六個字,就把張伯心里所有對愛女未來的擔憂,全都一掃而空.

馬家三口種善因,得善果,結下唐大郎這段機緣,可以說,想不發達都難了.

而且,以唐奕和馬家人的仁義品性,自己的閨女嫁過去,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張伯平複了一下心情,"說說吧.,這門生意要怎麼談?"

唐奕既然主動找上門來,那肯定就有了定計,很可能是讓福隆來代為售賣.這里面的利潤可是不小,當得起唐奕所說的大生意了.

唐奕一擺手,"張伯別急,您看看,這兩壇酒如何?"

說著,唐奕打開了兩個酒壇的封口,登時,絲絲帶著甜味的酒香彌散開來.

張伯伸頭一看,不禁眉頭一皺,"果子酒?老夫可從不喝果酒."

不由暗自納悶,這小子帶著兩壇劣酒來干嘛?

唐奕也不多說,順手拿起桌上的兩個茶碗,從兩個壇子中分別倒出一碗.

這兩個壇子中裝的正是唐奕加過甘油的果酒,一壇是鄧州最常見的李子酒,另一壇是棗酒.

果酒這東西因地制宜,當地產什麼水果時鮮,就用什麼做酒.川蜀兩湖盛產柑橘,就釀桔子酒;東南之地產荔枝,就做荔枝酒;鄧州李,棗最為常見,出的自然就是這兩種酒.

隨著棗紅色的酒液倒入碗中,張伯不禁凝重了起來.

唐奕帶來的果酒好像不太一樣.,並不似尋常果酒那般渾濁,反而清撤鮮亮.在碗中就好似一塊蕩著波紋的琥珀,別有一番韻味.

這果酒居然不渾?張伯心中滿是疑問.

他卻不知道,想去除果酒之中的雜質,對唐奕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

他可以用做好的過濾器直接把果酒過濾,也可以用化學方法澄清酒液,而且方法極為簡單.只要往果酒之中加入蛋清,充分攪拌,靜置一段時間,待酒液之中的雜質與蛋清鈣化沉澱,就可以得到清澈的酒液.

唐奕端起一個酒碗遞到張伯面前,"您嘗嘗!"

張伯也不推脫,端起來湊到鼻子底下聞了聞.心說,聞起來好像和別的果酒沒什麼分別.

唐奕不禁暗笑,聞是聞不出來什麼,只有喝了,才能讓你大吃一驚.

果然,張伯小口抿了一口,隨即雙目猛然一亮.

見鬼一樣瞪著唐奕:"這酒是哪來的?"

唐奕看張伯的表情就知他對這酒十分滿意.

"您老覺得,這酒如何"

何止是滿意,張伯簡直就是震驚!

張伯評價道:"不苦不澀,酸甜可口."

又喝了一大口,"這是李子酒?"琥珀色的酒液入口,還能清晰地分辨出李子的味道.

只是張伯想不明白,這李子酒是怎麼釀出來的?怎麼不苦?要知道,就算是果酒之中的上品,嶺南荔枝酒,也多多少少有一絲苦澀.

而這明明就是李子酒,新鮮的李子都難免酸澀,可這李子酒不但不苦不澀,而且還保留了李子特有的果香.除了果子的酸甜,還能品出一絲暖甜之氣,更加提升了口感,不失為一種上等好酒了.

"您老覺得,這種酒要是拿到市面上去售賣,要價幾何?"

張伯沉吟了起來,這果酒的質量和口感,已經不輸市面上很多中低檔的米酒了,只比一些享譽大宋的名酒差那麼一點點.而且,因為果酒特有的果香,更容易得到宋人的喜愛,要價幾何,他還真不好說.

"我看每斤200文的售價應該問題不大."張伯沉吟良久方給出了這個價格.

他也是多方考量之後,方給出的這個價格.市面上最次的是果酒,只要幾文錢一斤;再好一點的是麥酒,十多文的售價;更好的是米酒,也就是黃酒,白酒.

米酒的價格高低不一,低等的二三十文,中檔的五六十文.而最高級的各地名酒,則是從幾百文一斤,到幾貫錢都不一定買得到,價格更是飄忽.

這果酒比起那些名酒還是差上一些,卻絕對不輸中檔的米酒.二百售價,還是比較客觀的.

唐奕一聽能賣兩百文每斤,心跳都漏了一拍,不禁在心里飛速的算計起來.

果酒是從街面上買來的,一斤果酒和一個生煎同價,只要3文錢.經過過濾,甘油勾兌,就能賣到200文?這特麼比搶錢來的都快.

"真能賣到兩百文?"唐奕都有點不敢相信了.

張伯把李子酒一飲而盡,又端起棗酒篤定道:"果酒苦澀難咽,要是剔除了苦澀,反倒更適合宋人的口味,賣到百文並不是問題.殊不知,嶺南的荔枝酒收到咱們鄧州,要賣一貫五百錢一小壇."

唐奕愣住了,宋人盛酒的小壇為五斤裝.一壇一貫五百錢,就是每斤三百文!

......

"嘿嘿嘿...."

唐奕邊算邊憋不住地悶笑,笑得張伯心里直發毛.

"你娃笑啥?"

唐奕難抑興奮之情,激動道:"這才是真正的大生意啊!"

張伯猛然意識什麼,不敢相信的道:"這酒....是你釀的.....不...不是買來的?"

唐奕哈哈大笑,"倒不是自己釀的,只不過是尋常果酒又重新加工了一番.十斤豬油能兌80斤果酒,您老算算,這里面有多大的利?"

張伯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當真!?"

"千真萬確!"

80斤酒,一斤售價兩百文,就是整整十六貫!幾文錢的原酒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十斤豬油才多少錢?

與搶錢無異!張伯興奮地搓著手在里間來回轉悠,只要把這果酒的生意從唐奕手里拿過來,就算福隆只占一點點的利潤,那也是一筆無法想像的財富.

等等......

張伯一下子停了下來,哭笑不得地看著唐奕.

"怎麼又是豬油?"

他剛反應過來,唐奕說的是'十斤豬油出80斤酒".

"對啊!兌酒用的甜油,就是豬油煉出來的呀"唐奕眨了眨眼睛,如實答道.

......

"你是說,這肥皂,油蠟,還有果酒,都是10斤豬油煉出來的?"張伯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對啊,10斤豬油出20塊肥皂,10根油蠟,外加8兩甘油,正好兌出80斤果灑."

"你!你!!".

張伯指著唐奕,只覺氣血上湧,沖的他腦袋一陣眩暈.

"你家的豬油莫非是金子做出來的不成?!"

唐奕嘿嘿一笑.

"您老還真沒說錯,要不是條件有限,小子真能讓豬油變得和黃金一般值錢!"

......

唐奕還真不是吹牛,北宋的化工基礎基本為0.化學這門學科,也只有天天想著煉丹求長生的妖道粗通一點皮毛,而且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連物質化學反應的原理都不知道,更別說什麼社會基礎了.

若不是這個時代的基礎科學太差,唐奕可以用甘油干更多的事兒,創造出更多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東西.

但是話說回來,單單只是釀酒這一條,就夠唐奕受用無窮了.

10斤豬油,市面上的價格不足500文,而其帶來的產出,足足有接近二十貫!四十倍的利潤,放在哪兒都是足以讓人瘋狂的利益!

而且不論是肥皂,油蠟,還是酒水,在大宋都算是人們的生活必需品,市場需求極大,唐奕根本就不愁銷路.可以說,有多少油乘以40,唐奕就能把它變成多少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Ps:上一章豬油的價格讓蒼山寫的太高了,特意查了一下,北宋中葉牛肉的價格不過200文左右,豬肉顯然沒有那麼貴.但是唐奕買的是成品豬油,不是豬肥膘.估算了一下,加上煉制的成本,還有附加值,50文一斤應該是合理的.

順便統一一下《調教大宋》的度量衡.咱們寫的是小說,不是畢業論文,也就不那麼較真兒了.為了方便,統一按照1貫=1000文來計算,1文相當于現在的1塊錢.

1斤=十兩,也別十六兩,十八兩的了.1尺就是現在的市尺,三尺為一米,十尺為一丈.

數據控的客官老爺們,也就別跟蒼山在這較真了.

最後再次求收藏,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