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鍋豬油里的大生意
g,更新快,無彈窗,!

"比幾千幾萬貫更大的生意?"張伯狐疑地看著唐奕.

唐奕打開兩個木盒,把里面的東西拿出來.

"不瞞您說,小子今天來就是為了這樁大生意來的,不知道張伯有沒有興趣?"

"這就是你說的大生意?"

"對,這就是我說的大生意."

掃了一眼木盒,不禁心中輕視地暗道:"這能算什麼大生意?不過就是幾根蠟燭,外加...."

外加另外幾塊油黃色的東西,不認識.

拿起一"塊"蠟燭,張伯嫌棄地撇了撇嘴,"這東西也能拿出來賣?指著它掙錢,你小子得賠死!"

唐奕騷得臉一紅,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也不怪被張全福鄙視,唐奕這蠟燭做的.確.實太糙了,要不也不能用"塊兒"來形容了.

唐奕只是豬油廢料提煉出來的蠟,用瓷碗做模子,里面放了根粗棉線待其凝固就算了事,矮趴趴的一坨,難看得要死.

"時間匆忙,就是做出個樣子.要是您老覺得行,再把模子做的精細些就是.."

張伯點了點頭,唐奕這點倒沒說錯,蠟的好壞不再外形顏色,想給它上色塑型很容易.最最重要的,還是點著之後,看燭火夠不夠亮,煙氣夠不夠小.

拿著碗形的油黃蠟燭仔細地端詳,張伯逐漸地收起了輕視之心.良久方試探地問道:"這是....油蠟?"

"油蠟."

"牛油還是羊油?"

宋人照明普通百姓家用的都是油燈,蠟燭是富人大戶才用得起的東西.

在各種蠟當中,最次的蠟燭是石蠟,也就是一種天然的蠟.雜質多,煙大火小,也就比油燈稍亮那麼一點,所以售價不算高.

再好一點是蟲蠟,煙氣略小,火也比石蠟亮一些,價格適中.

最為高級的,就是油蠟,主要原料是牛油和羊油.煙小火亮,頗受大戶人家喜歡,價格也最高,上好的牛油大蠟要三十文一根.

"這是豬油蠟."唐奕解釋道.

"哦....."張伯眼前一亮.豬油在造價上可比牛油,羊油低上不少.如果唐奕有方法用豬油做蠟,倒不失為一條財路,而且利潤也會比別的蠟高上不少.

只是....只是不知道煙火如何.

命伙計把蠟點燃,張伯看著那明亮的火苗,更是欣喜.

"不錯!火亮煙小,是上等好蠟!"

"出蠟多嗎?一斤豬油出多少蠟?"做為一個商人,張伯馬上想到了成本問題.要是出蠟和牛油蠟相當,那這還真是一門好生意.

"十斤豬油差不多出十根細蠟."唐奕如實答道.

"什麼?"張伯氣得直跳腳"十斤油才十根細蠟?"

一屁股做到椅子上,張伯顯得極為沮喪.

還以為這小子真找來一條財路,到頭來卻是空喜一場.

最好的牛油蠟也不過三十文一根.就算唐奕做的蠟與牛蠟同價,一根30文,十根也不過300文.

但是,那可是十斤豬油啊!就算比牛油便宜,十斤豬也要將近500文.這十根油蠟光造價每根造價就50文,賣30文?還不賠死?

唐奕淡淡一笑,"您老別急,還有這個."

唐奕拿出一塊肥皂,遞到張伯面前.

張伯無趣地接過,左看右看,"這是何物?"

這東西半個巴掌大小子,似蠟非蠟,入手順滑,張伯還真認不出來.

"這叫肥皂,洗衣沐浴用的."唐奕解釋著,為了更為形象的體現肥皂的妙用,唐奕叫人取來一盆清水,讓張伯用肥皂洗手.

這個時代,做工再精細的油蠟也達不到後世的水平,總有一些反應不完全的油脂殘留在蠟中.張伯剛剛抓著油蠟鼓搗了半天,手上難免有些油膩膩的,正好用肥皂洗手.

隨著肥皂在手中搓弄,張伯驚奇地發現,這東西一沾水就變的滑不留手,而且搓洗間竟然生出細膩的白色泡沫,十分神奇.等洗淨泡沫,雙手變得潔淨無比,這可比平時只用清手洗手簡單快捷得多,而且更加乾淨.

"不錯!好東西!"張伯連連贊譽.

"它還可以用來洗衣服,去汙能力比皂角更強."

"當真?"張伯眼睛更亮了.

比起那幾根油蠟來,這才是真正的寶貝.要知道,皂角的產量很少,市面上的售價也高,只有富戶才用得起.要是這肥皂比皂角還好用,那售價肯定不低.

"呃...."張伯猛然一愕."這肥皂造價幾何?"

心說,可別像那幾根油蠟一樣,是個天價,那就沒什麼搞頭了.

唐奕笑答:"十斤豬油出二十塊這麼大的肥皂."

"十斤豬油出二十塊?"張伯沉吟了起來,這麼算來,還真大有賺頭.

"疑?.."張伯一下反應過來,一聲輕疑,"這肥皂也是豬油所制?"

"對啊!"唐奕答道.

"其實,小子為了保證肥皂的純度,在煉油之時,只取最上層的材料的做肥皂,中層的渾濁物做蠟燭.若是要求低一些,十斤油出三十塊肥皂也有可能."

"等等!"張伯瞪大了眼睛."你是說,這肥皂和油蠟都是一鍋油制成的?"

"對啊...."

"也就是說,十斤油能出二十塊肥皂,外加十根蠟燭?"

"對啊!"

"發了!"

張伯一聲怪叫,引得外間兒的伙計和四娘都探頭望了過來.張全福年近半百,很少像現在這般失態.

"小子,你算是發達了!"張伯聲調不減,由衷感歎.

原本他以為,單是肥皂,每塊售價一百文肯定不成問題.二十塊就是兩貫錢,等于把本錢翻了四倍,已經算暴利了.哪里想到,原來油蠟也是同鍋出的東西,那不等于白撿的一樣?

他浸淫雜貨行當幾十年,最是清楚什麼東西百姓之家耗費最大,就是這些日常用度的小玩意兒.只是,這些日常用品利潤極薄,雖然銷量大,掙的卻不多.如果這肥皂有一倍的利潤,他都不敢想,.待肥皂風靡開來之後,光鄧州一地的盈余,將會是一筆多大的收入.

他還不知道,這肥皂可比皂角耐用得多.一百文的皂角用不了幾次就沒了,而一塊肥皂用十幾次,幾十次也不一定用得完.所以,一百文的估價,還是太低了.

唐奕看著老頭兒激動的樣子,不免得意.

"小子早就和您說過,天下間什麼生意最賺錢?"

"壟斷!"

"壟斷!"

張伯居然異口同聲地和唐奕同時說出這兩個字.現在,他也終于明白,那日唐奕那番話的真正含義.

壟斷,這肥皂生意壟斷在唐奕手里,想用肥皂只能從他手里買,那得是多大的一筆利潤!?萬貫家財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

"大郎...."想到這里,張伯不禁正重起來,試探地問道:"這門生意...也有馬家的份子嗎?"

唐奕笑道:"您忘了嗎?"

"我們是兩家姓,一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