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大生意
g,更新快,無彈窗,!

甘油的沸點比水高,只要把含有甘油的甜水加熱至百度,把水份蒸發掉,就能得到純甘油.

當然,這種土法提煉甘油,純度肯定達不到後世的水平.但唐奕只是用它來做果酒添加劑,也並不需要太高的純度.

第二天一早,唐記照常營業,唐奕則帶著馬大偉早早了出了門,向東市而去.

唐奕此行的目的地不是別處,正是張老板的福隆雜鋪.

肥皂,甘油等物做了出來,下一步當然是尋找銷路.要讓唐奕為了這幾樣東西再開一家雜貨鋪,顯然不現實.馬家與張家聯姻在即,張老板的鋪子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

張老板本名張全福,早年間也是窮苦出身,靠著略有幾分頭腦和肯吃苦的勁頭,在鄧州打拼二十多年,才掙下這間雜貨鋪子,雖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混得個家資頗豐.

這兩天張老板也說不上心里是喜是憂,小女兒終于定了人家,算是了卻了一樁心頭大事.

但是,一想到那個老實巴交的馬大偉,原來早就惦記上了自家女兒,心里就跟吃了蒼蠅似的難受.可能每一個父親在臨嫁女之前,都是這般心理吧?

一大早上,張老板照舊早早地就來到鋪子,支應著伙計開門迎客.張四娘似是看出爹爹這兩天心有不快,也早早地就來到鋪子里幫忙.

宋人雖不似明清那般,婦女地位極低,但是祖宗規矩還是要講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光是祖宗規矩,而且是宋之法統.

張四娘和馬大偉兩情相悅,私定終身,看似是一段佳話,但怎麼說都有些逾越了.

張四娘玲瓏心思,這段時間自然乖巧些,生怕觸了這老漢的眉頭.

"爹爹,歇一會兒吧.!"四娘見爹爹忙里忙外的一早上,額前見汗,貼心地遞上汗巾.

張老板看了自家女兒一眼,暗歎一聲,接過汗巾.

四娘乖乖地跟在阿爹身後,等張老板擦完了汗,又連忙送上涼茶解渴.

張老板接過茶碗道:"家去吧,這里用不著你."

四娘嫣然一笑,"女兒陪著爹爹."

張老板又歎了一口氣,也明白,這兩天自己臉色不好,女兒心中忐忑.

"爹沒別的意思,就是....."

"女兒明白."四娘打斷道:"爹爹是怕女兒將來受苦."

"你啊...."

張全福就不明白了,自家閨女百里挑一,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而且極為懂事,怎麼就看上馬大偉那個憨小子了呢?

四娘這般體貼,張全福心里再不願,也被磨光了.正要說幾句軟話,卻見兩個人影晃進了鋪子.

不由得火氣騰的一下子又起來了.

正是唐奕和提著兩個酒壇子的馬大偉.

"誰讓你來的?給我出去!"張老板眼色不善,瞪著馬大偉,不溫不火的扔出一句.

馬大偉騷的滿臉通紅,拎著東西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

唐奕莞爾一笑,"張伯,這是怎麼了?大家馬上就是一家人了,何必這麼生份?"

"誰和他是一家人?"張老板一吹胡子."這不還沒過門呢嗎?動不動就往女家跑,成何體統!"

"我...."馬大偉想說,我是跟著唐奕,幫他提東西的.但看到四娘遞過來的眼神,並朝他微微搖頭,又把話咽了回去.

"張伯,誤會了!大哥是跟我來的,是小子來找張伯有事兒."

"你?你能有啥事?"

"好事唄,大生意!"唐奕神秘一笑.

張老板聞言,低頭沉吟了一下,"說到生意,你不來找老夫,老夫還要去找你."

指了指鋪面的里間兒,"進去說吧."說著,也不客氣,先往里走去.

唐奕急忙跟上,馬大偉傻愣愣的拎著東西也要跟進去.

"你進來干啥?"張老板現在瞅馬大偉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外面呆著去!"

"是."

"不行...."張老板轉臉一想不對,他和唐奕進去了,那外面不就剩馬大偉和四娘了?

"你...該干嘛,干嘛去吧,別在我鋪子里晃蕩."

"是.."

馬大偉這個委屈啊,心說,這成了你女婿的待遇怎麼還不如以前沒關系的時候呢?

"成親之前,不許再見四娘,否則老夫打斷你的腿!"

"是......."

馬大偉把手里的東西放下,憋曲地看了一眼四娘,悻悻然地轉身出了福隆鋪.

唐奕笑眼看著,心里明鏡似的,這老頭不出了這口惡氣,馬大偉絕在他臉上看不到好臉色.

馬大偉一走,老頭兒似乎心情舒暢不少.到了里間,和唐奕分別落座.

不等唐奕開口,老頭先說話了.

"說到生意,咱們馬上就算是一家人了.以後,唐記用的油鹽雜貨就都到鋪子里來置辦吧?老夫按進價結算."

"謝過張伯了!"唐奕也不矯情,如果果酒和肥皂的生意談成,那點小利沒人會在乎.

"正好小子也有...."

唐奕話還沒說完,就又被張伯打斷了.

"老夫問你,你那生煎當真每個就有兩文的利?"

"當真!"唐奕肯定地回答.

張伯點了點頭,沉吟了起來.

"不瞞你說,這兩天我一直叫伙計盯著你的食鋪,銷量倒是不假,一天五十鍋綽綽有余.但是,老夫還是有點不太信,就那麼一個油煎饅頭,一個就能掙兩文?"

唐奕無奈一笑,"伯伯,還怕小子騙你不成?"

張伯斜了他一眼,"量你也不敢!"

隨即正色道:"唐大郎,老夫和你做筆買賣如何?"

唐奕有點蒙,心說,自己的買賣還沒說出來,怎麼他的買賣到先來了?

"老夫出錢,在城東再開一家唐記,地段鋪面隨你挑選,所有開支都由老夫一人承擔."

唐奕一驚,"張伯,這是何意?"

張伯道:"老夫只求一條兒,新店馬家占七成份子!"

"....."

說到這兒,唐奕哪還能不明白,這老頭兒還是不放心閨女嫁過去,這是要為女兒後半輩子鋪路.

"你小子不用出錢,不用出力,白拿三成份子可好?"

唐奕無奈地搖頭苦笑,"看來,張伯您這是不放心我啊?"

"現在都是小錢,你又沒有家室,怎麼都好說.將來唐記的生意要是做大了,面對幾千貫幾萬貫的大財,會不會覺得給馬家的太多了,現在誰也說不准.我不得不為小女留條後路,大郎理解嗎?"

"理解!"唐奕心中並無芥蒂,反倒十分佩服張伯的愛女之心.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張伯覺得幾千幾萬的銀錢就算大錢了?"

"小子,你還年輕,不懂得壘財不易的道理,幾千幾萬貫已經很多了."

唐奕搖著頭,把馬大偉拎過來的東西擺上桌.

"看來,張伯還是小看小子了."

唐奕指著桌上的兩壇酒,兩個木盒道:"咱們還是談一談,比幾千幾萬更大的生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