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賺錢之法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的奔波勞碌,只為年輕時吹下的牛-逼.

唐奕特麼別說年輕,成年都還算不上,就把牛-逼吹出去了,而且這個牛逼吹得還不小.

三年掙下一座書院,別說范仲淹不信,任何一個大宋子民都得把他當成是瘋子.

辦一家書院得多少錢?辦一家學資全免的書院得多少錢?

咱們來算一筆賬.

北宋中葉,一戶平民家庭每月用度不會超過兩貫錢.當然,這兩貫錢只算衣食住行,不算家中供養文生的情況下.

若是有文生在讀,那開支就要另算了,最少一月要四到五貫的收入,才能支撐.

讀書在古代可是件極為奢侈的事情.

古代,紙張是奢侈品,寫字用的紙更加昂貴,而書籍更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

宋代雖然已經發明了活字印刷,但因為活字材料的限制,沒有辦法普及,印刷書籍還采用的是雕版印刷,大大的提高了書的造價.

不說正統的經史子集,一本不足百頁的《詩詞雜記》,書鋪售價兩貫錢,相當于一家平民的一月開銷.一本《時文選集》售價一貫五百文,而且是當下看完,過不了幾天就過時了,到時候還得買新的.

在大宋朝養個讀書人,不算吃喝穿住,光書籍紙墨,一個月最少也得兩貫到三貫.唐奕鼓動范仲淹開一家學資全免的書院,也就是說,學生的讀書用度都是書院出錢.

養一個學生,一年光書本紙墨就得30貫左右,養一百個就是3000貫.這還不算完,唐奕要是腦子一熱把學生的衣食也給包了,那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辦書院得有教舍吧?買地建屋都是錢.

得有教諭吧?范仲淹要辦學,還不能雇傭學問一般的人做教諭,最起碼也得是大儒那個級別的吧?工資怎麼算?

再加上里里外外一些零碎開支,唐奕要真的想幫范仲淹把書院辦下去,一年最少要拿出兩萬到三萬貫的銀錢,才能勉強支撐,

兩三萬貫,要是光靠唐記食鋪,二十年的盈余才夠一年的開銷.更何況,唐奕一激動說要幫范辦一家天下最大的書院.

呵呵...因為這一句話,唐奕可能要一輩子都給范仲淹打工了.

....

但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唐奕心里鉚著一股勁兒.

"老子還不信了,憑我超越這個時代一千年的見識,在大宋還能讓錢難住?"

正如他在張家提親時說過的,什麼生意最賺錢?

壟斷!

不管干什麼,只要壟斷經營,就都是暴利.

穿越者最大的優勢是什麼?就是隨便拿出點東西來都是這個時代沒有的,都是壟斷.

更何況,唐奕還是個學化學的!

...

唐奕一句話,身上就背了一座書院.,.所以他不得不馬上開始琢磨怎麼掙錢了.

"大哥你去東市買十斤豬油回來,再到胭脂鋪帶幾盒胭脂水粉,再買兩丈棉布."

"弄那麼多豬油干啥?"馬大偉有點不明所以.

"再說,咱家也沒人用得上胭脂啊?"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唐奕也不做解釋,邁步出了唐記.

等到回來的時候,只見唐奕手里提著兩個空壇子,十分古怪的是,這兩個壇子在底部開了兩個洞,連著一根半尺來長的細管,這是唐奕到西市胡家鐵鋪專門訂制的.

說是訂制,其實做起來也不難.只是在現成的壇子底兒上鑽個洞,再按上管子就行了,只一會兒的工夫就做好了.

馬家三口不禁奇怪,大郎這是要鼓搗什麼?

他們哪知道,唐奕給范仲淹畫了個天大的餅,不得不想辦法掙錢了.

唐奕把兩個壇子放到一邊,從廚房取了一盆木炭來.讓大伙奇怪的是,唐奕居然往炭盆里倒水,像給木炭洗澡似的洗了起來.

馬伯一臉的疑惑,"這,大郎這是做甚?"

唐奕洗炭洗的滿手烏黑,抬頭道:"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馬伯您去找些細砂,卵石來.石子最好從大到小,每樣一盆."

唐奕是想弄一個簡易過濾器.把大小不一的碎石,細砂,再加上木炭分層放到壇子里,液體倒入壇中,再從壇底的細管流出,就能起到過濾的效果.

其實過濾效果最好的是活性炭,但是現在條件有限,唐奕只能用這土辦法代替了,等以後有會機弄出專門燒制活性炭的活化爐再說.

至于洗炭,引火用的木炭雜質非常多,不是洗一洗就能去除的,水洗也只能洗掉木炭表面的灰質罷了.

沒一會兒功夫,馬大偉提著十斤豬油,幾盒胭脂和棉布回來了.

豬油是大宋主要的食用油,這個時候還不興用植物油,所以街面上有專門煉好的豬油售賣.

馬大偉不知道唐奕這是要干什麼,但大郎向來主意多,總有他的道理,放下東西,就和唐奕一同洗炭.

這時,馬伯,馬嬸也端著幾個小盆回來了,盆著裝著細砂卵石.唐奕過去檢查了一番,滿意地點了點頭,又令馬伯,馬嬸把細砂和石子通通用清水洗上幾遍.

待炭,沙,石子都洗好之後,唐奕就拿出一個帶細管的壇子,在壇底鋪上棉布,放上一層塊兒大的木炭,又鋪一層布再鋪小塊炭,之後是細沙,小塊卵石,大塊卵石,整整碼了五層,占了大半個壇子,這個粗糙的過濾器就算完成了.

唐奕滿意地一笑,出了唐記,轉身進了孫家醫館.

"有生石灰嗎?"唐奕劈頭就問.

"石灰?"孫郎中一皺眉,古時候,石灰除了刷白牆,還有藥用.

"要石灰做甚?"

"有用就是,給我來點."

孫郎中不知道他要干嘛,但還是在藥櫃之中抽出裝石灰的藥匣.

唐奕搭眼一瞅,里面只有少半匣,最多半斤的樣子,索性把整個藥匣奪了過來.

"都給我吧."說著,抱著藥匣轉身就走.

孫郎中急了,"你拿那麼多做甚?會吃死人的!"

"放心吧,誰沒事兒吃這東西,我有別的用."唐奕扔下一句話,就消失在醫館門外.

孫郎中看他心急火燎的樣子,還是有點不放心,遂跟了出去,想看看這小子到底要干什麼.

唐奕回到唐記,又從廚房取了小蘇打,這東西是發面用的,唐記存貨頗多.

各種准備都差不多了,唐奕正准備著手開工,突然心念一動,對馬伯問道:"您知道哪有鹽鹵嗎?"

"鹽鹵?"馬伯一怔,"咱鄧州又不產鹽,哪來的鹽鹵?倒是有鹵塊."

唐奕一拍巴掌,"鹵塊更好!哪有?找一些來."

"街對面的豆腐店就有,我去要一點."馬伯說著就去要鹵塊了.

唐奕讓馬大偉取了一些豬油放鍋中化開,又取了一個鐵盆倒上水,把生石灰都倒了進去.

....

現在可能很多人都猜到了,唐奕這是要做肥皂.後世十本穿越小說,有一半都干過這個買賣,一點都稀奇.

沒錯,唐奕要做的確實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皂化反應.

但是肥皂.,卻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做為一個高分子化學碩士生,一個油脂的皂化反應就為了得到幾塊肥皂?那也太low了吧?

還有一種更為珍貴的物質,比肥皂的價值更高,更有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