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勸辭
g,更新快,無彈窗,!

從孫郎中那里回來,唐奕一夜無眠.

嘴上說說容易,唐奕並不傻,想說服那位心里只有家國的老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唐奕告知馬伯,馬嬸今天依舊歇業.讓馬大偉去菜市采購了一些新鮮的肉蛋時蔬,然後就鑽到廚房里鼓搗起來.

不管能不能說服范仲淹,唐奕都打算好好地為老人做上一桌好菜.只是,菜料備上之後,卻遲遲不見老人到來.一直等到下午,才見范公從城外回來,原來老人公干出城,至此方歸.

唐奕急忙把老人迎了進來.

范仲淹左右看看,不禁疑道:"怎麼沒人?"

唐奕道:"都讓我支出去了,想和您單獨聊聊.."

說完,就轉身進了廚房,片刻功夫,里面就傳來呲拉拉的油火之聲,還有陣陣菜香.

范仲淹不禁苦笑,心說,到底是個開食鋪的,來了三回,回回都是還沒說話就先備菜.

不多時,唐奕就把各色吃食擺滿了一桌.就連范這種不逞口腹之欲的人,都有些食指大動,這回唐奕准備充分,可比前兩次豐盛的多.

唐奕給范仲淹滿酒,添菜,一旁小心伺候著.

見范仲淹吃的開心,唐奕也不由打心里高興.

"您吃著可還順口兒?"

"嗯,不錯!"范仲淹滿意地點頭.

"不輸京城大店."

唐奕欣慰笑道:"您要是喜歡,以後小子天天做給您吃."

范仲淹高深地看了唐奕一眼,不動聲色地放下竹箸道:"說吧,心里憋著何事?"

范仲淹一進門就看出唐奕今日有些不對勁,一臉的疲倦,顯然是思慮過度,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以他混跡官場幾十年的眼色,怎會看不出唐奕心里有事?

"我...."

唐奕吞吞吐吐反倒勾起了范仲淹的興致,"你不是挺能說,也挺敢說的嗎?今日這是怎麼了?"

"小子請教范公一些問題..."

范仲淹一擺手,"改日行了拜師之禮,就是問多少都行."

"有些話,小子現在就想問."

"....."范仲淹盯著唐奕不語,這孩子今天怪怪的,說不上哪里不對.

"問吧."

"范公為何要為官?"

范仲淹微微一愣,隨即答道:"報國,安民!"

報國...安民....唐奕小聲呢喃."好一個報國安民!"

"那范公覺得報國安民除了為官,可有別的路可走?"

范仲淹眉頭一皺,"看來,你還是不想當官."

"是.."唐奕如實答道.

"為什麼?"范仲淹愁容滿面,對唐奕的態度十分不喜.

"難道你還放不下商人唯利是圖的功利之心嗎?"

唐奕起身正對范仲淹,長揖不起."小子雖是小民,但不敢因為位卑而忘國.雖是商徒,但也不敢因利而忘義."

"那你為何一直不肯為官呢?是怕考不上?你放心,老夫既然把話說出去了,就算十年之後你中不了進士,老夫也會保你恩萌入仕."

唐奕一歎,"您老可否先把小子的事情放一放,小子只問您一句,去歲新政受阻,如今老相公可有了新的應對之法?"

范仲淹一怔,一時竟無言以對.

這個問題他當然想過,而且被貶出京這一年多的時間,他幾乎天天都在想這個問題.不然也不會因唐奕的幾句話,就對他觸動那麼大,還非要收唐奕為弟子不可.

新政無疑是對的,但為何敗的如此徹底?甚至連開始都算不上,就被打入了深淵.

夏敕導演的那出鬧劇,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來是構陷.但,就是這麼一出低級到不能再低級的把戲,居然輕而易舉地就把包括他在內的一眾肱骨重臣排出了權力中樞.

范仲淹知道,新政動了一些人的利益,但萬萬沒想到,反彈會這麼大.

為什麼?

直到前日在這個不起眼的小食鋪子遇到唐奕,范仲淹才被猛然點醒了.正如唐奕所說,以雷霆手段想打破這種利益壁障,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那確實是一場注定失敗的變革.

想明白這一點,隨之而來的是另一個問題,大宋的固有形態已經成形,如何打破這種固局?朝庭的惡疾又該如何醫治?

這是范仲淹至今還無法解答的,更說不上什麼應對之法了.

"大郎有應對之計?"范仲淹凝眉看向唐奕.

問出這話,范仲淹自己都愣了一下.連他們這些一輩子浸淫在治世之道中的老家伙都想不出答案的問題,他居然去問一個十四歲的孩子.

唐奕搖頭,"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但我知道,光靠朝堂上的口舌之爭是絕對改變不了什麼的."

"何意?"

"人都是自私的,想讓他們放棄現在的利益,只能是用新的利益去換.至于拿什麼去換,卻是個難題."

范仲淹不禁搖頭,這似乎是個死結.如果朝庭手里有底牌,也就不至于推行新政了.

正當范仲淹埋頭苦思之時,唐奕突然沒頭沒腦的問出一句:"老相公覺得,您還有回京的可能嗎?"

"...."

范仲淹更加沉默了.,良久方道:"很渺茫.,朝庭經不起去歲那樣的大震動了."

他又怎麼會看不透呢?不管官家對新政還支不支持,都不敢把他調回京.

唐奕又沉聲問道:"那您覺得,富相公,韓相公等人還有回去的可能嗎?"

范沉吟道:"他們與老夫不同,早晚會回到中樞."

"什麼時候呢?"唐奕意味深長地再問.

范仲淹猛然一驚,全身一顫,瞪圓雙目死死盯著唐奕,"什麼意思?!"

唐奕拿起酒壺為范仲淹斟滿."看來,老相公也想到了."

"是啊!"范仲淹沒有動酒碗,頹然地攤坐在桌前,好像瞬間蒼老了好幾歲.

長歎一聲.,"只要老夫不死,他們就很難回到京師.."

唐奕有些心疼的看著老人,事實就是如此.按照正常的曆史軌跡,直到范仲淹離世之後,富弼等人才陸續回到京師.

暗暗地一握拳,唐奕終于說出了他思量了一天一夜的話."老相公.,辭官吧.!"

.......

"辭官?"范仲淹不甘心地瞪著唐奕.國之有患,民之未安,讓他辭官?他怎會甘心?

唐奕猜到范公心中所想,勸慰道:"這不是逃避.,而是另一種抗爭."

"....."

唐奕繼續道:"其一,只有您退出這個漩渦,那些與您有相同抱負的大宋良臣才會再一次被起用,朝堂之上革新祛疾的力量才會保存下來."

"其二,剛剛小子也說了,單靠朝堂上的幾個良臣是改變不了什麼的,您的去留與否,已經沒有什麼影響了."

"其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點,您覺得,以您的身體,還可以在這個漩渦之中掙紮幾年?"

范仲淹茫然地的聽完唐奕的話.木納地道:"老夫為官一天,就算不能高居廟堂,也可以造福一方百姓.辭官?辭了官,老夫與一個廢人又有何異?"

唐奕不認同.

"只要您活著,大宋的讀書人就有榜樣.只要您還能發出聲音,在不在朝堂都是同樣有分量."

見范公依然不語,唐奕又加碼道:"也許辭了官,比您在職的時候能做的事情更多,更加有用."

"何意?"

"把您的思想傳播給更多的人,為大宋朝種下更多良心的種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