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再提親
g,更新快,無彈窗,!

直到下了馬車,唐奕還處在異常興奮的狀態.

看到范大神極為嫌棄地把他哄下馬車,並扔下一句,明日再去唐記尋他,就匆匆躲回車內的身影,唐奕還忍不住地傻笑.

范仲淹,范希文啊,就這麼稀里糊塗的成了他的弟子了?只憑這一點,將來可是要被寫進史書里的.

抬頭看見街邊福隆雜鋪的匾額,唐奕這才想起,出來是干嘛的.強壓心中的興奮之情,深吸了一口氣,唐奕邁步走了進去.

此時臨近晌午,張老板多半會在鋪子里支應.卻不想,唐奕撲了個空,張老板今天壓根就沒來鋪子.

無奈,唐奕只得從鋪子里出來,直奔張宅而去.

到了張宅倒還順利,仆從稟告了主家,就把唐奕引了進去.只是一進張家客廳,唐奕眉頭不禁一皺,張老板還有別的客人..而且這客人不是別人,正是早上和六嬸碰到一起的徐牙婆.

這徐婆子去而複返,打的是趁熱打鐵的心思,准備一舉把錢二公子和張四娘的好事說成.

徐婆子見到唐奕頗感意外.

唐奕家敗父亡,迫不得已,十四歲就開始持家,把唐記食鋪經營得有聲有色,在鄧州也算是小有名聲,徐婆子自然認得這少年.

"呦!"徐婆子撇著掉渣兒的老臉,故作姿態,"我道是誰,原來是唐家大郎."

唐奕連正眼看都沒看這刁婆子,競自來到張老板身前.徐婆子討了個沒趣,臉色一陣發青.

唐奕對張老板板躬身一禮,"小子見過張老板,冒然來訪,多有打擾."

張老板笑著道:"賢侄,莫要見外!"

說著,就給唐奕讓坐.

徐婆子斜著眼睛,暗暗橫了唐奕一眼,.也無趣地尋了座位坐下

"不知賢侄此來何事?"張老板其實已經猜出一二,但礙于面子,不得不有此一問.

唐奕還沒說話,就聽那徐婆子不陰不陽地怪聲道:"不會是為了馬家小子的親事來的吧?您這主家還真是熱心,下人的事兒都這麼上心."

"下人?"唐奕歪頭看向徐婆子,"宋統哪條哪律還分出了上人和下人?"

徐婆子被噎的一滯,強辨道:"傭戶不就是下人?"

"恐怕,也只有您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勢力之人,才能把這麼沒品的說詞,講得這般理直氣壯!"

唐奕是睚眦必報的性子,這徐婆子吃錢家,還想拉馬大偉當墊背,唐奕對她自然沒什麼好話.

"馬家與我有再造之恩,別說大宋不把人分個三六九等,就算分,馬家也是小子的家人,而非下人.

"哼!"徐婆子氣的一聲冷哼."說的難是好聽,既是一家,你那唐記怎麼不改名叫馬記?"

唐奕怒極反笑,"您老還真是操心不怕爛肺子,管的倒寬."

"你!"徐婆子被唐奕罵的一句都還不上嘴,厚厚的脂粉都蓋不住一臉的豬肝色.

"你什麼你,小子是來拜訪張老板的,倒是您老算是張家的哪門親戚,張老板還未說話,卻聞你這婆子一頓鼓噪."

....

"好了好了!"張老板見再爭下去非打起來不可,安撫道:"兩位都是客,給老漢一個面子,莫再爭吵."

唐奕見好就收,給張老板頷首致歉,坐回去,不再言語.

他是來提親的,可不是和這刁婆子吵架的,壓住其氣焰就可以了.

徐婆子也不敢多言,她也是有命在身,不好在張家面前過份強勢,只好吃了啞巴虧.

張老板見二人不吵了,也暗松了一口氣.心說,這哪是來提親的,倒像是州府大堂.

"賢侄當真是為了馬家之事而來?"

"正是."唐奕不卑不亢地答道.

"請恕老夫直言!"張老板暗歎一聲,但為了女兒的終身幸福,就算再難聽的話,也得說了.

"但說無妨."

"馬家小子品性,樣貌,老夫看在眼里,記在心上,是認可的."張老板欲抑先揚,先挑著好的說.

"但是,徐家嬸子話糙理不糙.說到底,馬家也只是傭戶,無田無產,老夫就算再怎麼看中馬家小子的品性,也萬不能把小女送過去受苦,還請賢侄原諒則個."

"就是.."徐婆子來了精神."四娘那可是鄧州一等一的賢良小娘,找什麼樣兒的公子找不著?跟著馬大偉吃糠咽菜,大郎這不是把人往火坑里推嗎?"

說著,徐婆子轉向張老板,"我看錢家二公子就不錯,錢家什麼實力張老板可比我清楚,四娘嫁過去那可是有福了."

唐奕一聲嗤笑,"錢二公子不錯?您還真好意思說得出口."

"錢二公子在鄧州是有了名的紈绔,仗著錢家在鄧州的勢力,欺民霸市,壞事做絕,鄧州城里誰不知道?也就您這種搬弄事非的刁婆子才能厚顏無齒地誇出來吧?"

徐婆子恨不得把唐奕哄出廳去.心說,這小孩牙子怎麼這般討厭,比那六姑婆難對付的多..

"那也比馬家強!"

實在無言反駁,徐婆子只得老生常談,再次搬出貧富之別.說破大天,馬大偉也躲不開一個窮字.

轉頭對張老板道:"早間,老身回去和錢家太爺一回咱們這邊的情況,錢老太爺立馬讓備下了千貫彩禮.現在,可就差您老一句話了."

張老板此時也是為難,錢二公子的為人他是知道的.但是,四娘嫁過去怎麼也算是正室,而且以錢家的實力,就算錢二公子不是東西,想來四娘在錢家也能保得一生衣食無憂.

再說,答不答應錢家另說,馬家卻是萬萬不行的.

多少家公子求著要娶四娘去當少奶奶,傻子才把閨女往苦水坑里送呢.

眼下只有把唐奕先打發走,至于錢家.,再容他細細思量便是.

"賢侄請回......."

唐奕一直觀察張老板的神情,他一開口,唐奕就猜出了一二,急忙止住張老板的話頭.

"您莫要急著拒絕."說著,唐奕從懷中取出那張早上就讓六嬸帶過來的文書,送到張老板面前.

"說到底,馬大哥就是占了個出身不好,家資不豐的虧,你先看看這個再做決定.況且這是四姐姐一輩子的幸福,就算最後拍板的是您老,也總該問問四姐的意思吧?"

張老板已經打定主意拒了馬家的提請,不甚在意地接過唐奕遞過來的東西隨意掃了一眼.

只是一眼,張老板目光就是一聚,駭然抬頭看了唐奕一眼.

"這....這是?"

唐奕坦然一笑,"您老細看."

張老板緩緩地把目光落回紙上,一字不落地把手中的東西看完,就捧著手里的一紙文書良久未動.

他是萬萬沒想到,唐奕會拿出這麼個東西.

徐婆婦狐疑地看著張老板,見他看了唐大郎遞過去的東西臉色就不一樣了.鬧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也慢慢地湊過去,想看看那上面寫的什麼.

"徐牙婆識字嗎?"唐奕不咸不淡的一句話,讓徐婆婦又悻悻然地退了回來.

她還真不識字.

正想怎麼揶唐奕兩句,張老板開口了.

"徐家嬸子且先回吧,老夫會慎重考慮,盡快給你一個回複."

"呃....."

徐婆子一驚,"什麼情況,剛剛不是還要趕唐大郎走,怎麼一轉眼就換成老身了?"

"四福,替老夫送送徐嬸子."張老板不容有疑,直接讓仆從送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