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提親
g,更新快,無彈窗,!

宋人說媒采納並不複雜.

唐奕本以為,要置辦一大推的彩禮,興師動眾的讓媒婆到女方家中說和才行.

事到臨頭才知道,他想多了.

頭一次上門說親,牙婆只要提著一只活雁去問問女方的意向就好了,並不需要太多置辦.

若是女方同意婚事,下面還有問名,納吉兩個步驟.之後才是男方家置辦聘禮,正式求婚.

所以馬老三出門沒多一會兒就拎著一只活雁回來了.

倒是去找牙婆的馬嬸,遲遲未歸,直到晚飯前才回到店中.

"找了四五家說媒的牙婆,一聽咱們相中的是張家小娘,沒一個願意幫忙的."

馬嬸跑了大半天,整個鄧州城居然沒一個願意接下馬家這樁"好事".

....

"又不少她的花紅謝禮,怎麼還沒人接呢?"唐奕就奇了怪了,這特麼送上門的生意都沒人願意做?

馬嬸臉色一苦,"大郎有所不知,城里有名的婆子都極重聲譽,一聽咱們要說合的是張家小娘,都沒提花紅謝禮,就把老身回絕了."

唐奕哪里知道,這些保媒的婆子都是職業的.謝禮銀錢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職業聲譽.你說媒的成功率高,自然雇你的人就多,給的酬勞也隨之水漲船高.

一個傭戶之家想娶全城有名兒的張小娘子,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像這種肯定成不了,給不起太多酬勞的生意,自然沒人願意接了.

什麼情況?在唐奕印象里,最沒節操的,不就是這些張家長李家短,最愛嚼舌頭的媒婆兒嗎?

"就沒一個願意的?"唐奕有點不信.

"城南了徐牙婆倒是肯接..."馬嬸愁容不減.

"但徐婆子事先言明,讓咱們別抱太大希望,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徐婆子要咱們先付花紅."

"哪有先要花紅的道理?"

"而且這徐婆子貪財勢力,名聲可不是太好,老身一時也沒敢應下."

.....

"我記得六嬸不是也做紅娘之事嗎?"唐奕想起早晨那個買生煎的六嬸.

平時街里街坊大家說笑怒罵關系還算過得去,求到那老婦身上,應該不會拒絕的吧?

"倒是沒問.但他六嬸並非是專業牙婆,一般都是兩家早有默契,找她去走個過場,做個順水人情.咱家這事兒本就難說合,怕是六嬸應付不來."

"事到如今,也只有找六嬸幫忙了."唐奕一歎,看著憋曲的馬大偉,心說大哥啊,看來咱們想簡單了,難度系數有點高.

無奈之下,馬嬸只得再次出門去尋著六嬸家去了.

直到天完全黑下來,馬嬸才回來.眾人見她眉頭舒展,不由暗松了一口氣,看來是成了.

六嬸確實肯幫忙,她並非專職媒婆,也不在意什麼名聲不名聲,而且言明,不要馬家的花紅謝禮,全當積德行善了.

其實六嬸也沒抱什麼希望,那麼多人家去張家提親都沒成,你老馬家憑啥啊?就算你馬老三命好,攤上個好主家,但說到底,也只是個無地無產的傭戶.

.....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六嬸穿戴整齊,特意換了一身新衣,才來了唐記食鋪.

進到店中,一見馬老三劈頭就道:"昨日還說你這老漢命好,今兒就應了老身的話頭兒,這都張羅起大偉的婚事了?"

馬老三憨笑著給六嬸看坐.兒子娶親,這可能是馬老三一輩子最大的事兒了.

六嬸大喇喇地坐下閑言道:"大偉心氣兒也夠高了,居然也看上了張四娘!"

唐奕端著幾盤精致菜肴從廚房出來,一邊把菜肴擺上桌,一邊道:"嬸子只管去說合,張家有什麼要求讓他們盡管提就是,俺們絕不還價."

"呸~!"六嬸白了唐奕一眼,"好好的一件事,讓你說的好像是拐子賣人似的!"

"丑話說在前頭,要是沒說成,可別怪老身嘴拙,壞了你們的好事,那張四娘子....."下面的話六嬸沒忍心說,那張四娘眼高于頂,張全福愛女如命,哪能看上大偉?

唐奕掏出一張帶字的黃皮紙,"若是張老伯嫌棄我大哥,你就把這東西給他看看,這事兒應該就能成了."

六嬸大字不識一個,左右翻看,也看不出個什麼特別.

"這是啥?"

"嬸子不用多問,給張老伯看了就是."這是唐奕昨夜左右思量,現寫的一張東西.

六嬸狐疑地把紙收了起來,心說,這麼一張紙就管用?

馬老三倒不似唐奕那般樂觀,誠然道:"他嬸子只管去說合,成不成的俺們心里有數,也就是斷了孩子的一個念想罷了."

"唉!!"六嬸聞言也歎道:"你們也別如此悲觀,咱大偉長像,品性都不差,就是家世...說不准張家就相上了咱大偉呢."六嬸雖然平日里嘴上不饒人,但是心卻不壞,這個時候也少有的說起了軟話,安慰起馬老三來.

"就算張家說不成,老哥老嫂子也把心放在肚子里,大偉的事就包在老身身上了,老身就還不信了,沒了他張家小娘,大偉還娶不上好婆娘了?"

馬老三作了個長揖,"那就勞煩他嬸子了!"

"見外了不是?"六嬸一甩手中絹帕."動動嘴皮子的事情,什麼勞煩不勞煩的."

.......

唐奕不禁搖頭,好好的喜事,怎麼讓他們弄得這麼悲壯呢?小爺還就不信了,憑爺的本事,還不能幫大哥娶上一門好親了?要是張家說不成,就讓大哥等兩年,兩年之後,爺讓全鄧州的小娘子排著隊讓大哥挑!

"吃飯,吃飯."唐奕索性也不想了,張羅著大伙兒開餐.

"早聽孫郎中吹噓大郎廚藝了得,還真是不假."六嬸早就看著一桌的吃食暗吞了幾次口水了.

北宋的烹飪水平,還是以煮燉為主,百性家的餐食花樣兒就更是寡淡.像唐奕弄這一桌香飄滿室,油光鮮亮的吃食,六嬸連見都沒見過.

"那嬸子就多吃點!"唐奕給六嬸添上白飯,還不時為其添菜.一餐下來,六嬸吃得香甜無比.抹了抹嘴道:"行了,等老身的消息吧."

說完,提著馬老三早就准備好的活雁出了門.

唐奕等人送到門口,眼見著六嬸一手提雁,一手搖晃著絹帕,步上長街.

此時,唐記門前已經開始有食客聚集,看六嬸提雁出來,當然知道這是納采舊俗,都以為是唐大郎的好事呢.

"六嬸子這是幫大郎去說合好事?"

早就聽說,唐記食鋪是西市早賺錢的餐食鋪子,沒想到這麼掙錢,這才開了半年多,就能掙夠老婆本兒?

"三叔莫要說笑."唐奕一板臉,"小子可才十四,還不想現在就找個管家婆!"

"哈哈哈......"大伙一陣哄笑."十四咋了?十四也不小啦,娶個知冷知熱的在家里頭,才踏實啊!"

唐奕無奈笑道:"早晚讓你們把我給教壞了.六嬸這是幫我大哥去說親,莫要再取笑于我!"

"哦?"眾人一聲輕疑,原來是給馬大偉去說親.

"不知看上了哪家小娘子?"

"張家四娘!"唐奕扔下一句,就折回了店里,留下一眾呆若木雞的街坊鄰居.

被喚作三叔的那漢子愣了半天,才不禁搖頭苦笑,"這馬老三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別說是馬大偉,就算是他們的主家唐大郎惦記張四娘,那張老板都不一定樂意.

你們家一個傭戶,要錢沒錢,要地沒地,憑啥啊?

就憑你馬大偉長的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