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郎情妾意
g,更新快,無彈窗,!

各位客官,賞個收藏可好?

----------------

張家閨女,二八年華,膚白貌美,溫婉純良,在鄧州城那是小有名氣的待嫁小娘,不知道多少家盯著呢,上門提親的都快把張家門坎踩平了,馬大偉還真敢想.

"你個憨貨!"馬老三氣得吹胡子瞪眼."你個窮漢,張家娘子也是你高攀得起的?"

就連唐奕也不禁苦笑,"呵呵....大哥還真......"

那張家娘子,唐奕是見過的.

在後世見慣了網絡,電視中的美女的唐奕也不得不說,這張家娘子端是一位清秀的美人兒.

而福隆雜鋪的張家家資豐裕,張老頭兒愛女如命,憑著自家閨女的美貌,不說嫁到大戶人家當少奶奶,最起碼也能尋個衣食無憂,家資殷實的婆家.

且這張家小娘眼光極高,一般兒郎根本看不上.要不然,也不能那麼多上門提親的,結果卻沒一個說成的.

馬嬸不似馬老三那般急火,但也深知,以他們家的條件是萬萬娶不來張家娘子的.柔聲勸道:"兒啊,張娘子咱們是高攀不起的,還是娶個好生養踏實過日子的就好."

馬大偉紅著眼睛,"孩子知道....孩子也不敢想,張老伯是萬不可能同意我倆在一起的."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馬嬸也是眼圈泛紅.

"等等!"唐奕瞪著一雙大眼睛盯著馬大偉.

這里面有故事啊!

"聽你話里這意思,這還不是你一相情願?你和那張娘子不太純潔啊?"

"什麼意思?"馬老三也愣了.這才反應過來,馬大偉說的是"我們倆",而且沒說四娘不同意,而是過不了她爹那一關......

在唐奕半猜半逼之下,馬大偉還真道出一段八卦.二人果然是男盜女倡,啊呸....是郎情妾情.

原來自從唐記開張以來,馬大偉一直就負責店內采買,與福隆雜鋪時有往來.一來二去,就結識了常在雜鋪內幫父親照應生意的張小娘子.

起初二人只是點頭之交,馬大偉雖傾慕于張小娘子的清麗美貌,但也不敢逾越.

當時馬家忠仆對舊主遺孤不離不棄,在鄧州可以說是人盡皆知.有點良知的人,都對這一家三口贊譽有佳.而張小娘子對馬家人忠厚純良的徳行佩服不已的同時,也對這家的這位俊俏漢子有著頗多好奇.但出于少女的矜持,除了生意上的接觸,也不敢有什麼過多的交集.

二人就這麼相敬如賓,也擦不出什麼火花.

但是,緣分這東西有時候就是這麼奇妙.

今年自入夏以來,鄧州雨水頗多,也不知哪塊云彩飄過來,就是一場雨.

這一日頭晌還是郎朗晴空,中午一過就眨眼轉陰,雷云滾動,眼看就要大雨傾盆.

福隆雜鋪正趕上今日進貨,整整兩大車的各色雜貨堆在店門,還沒來得急搬運,雨就要來了.

一時之間也雇不到力工搬運,老家父女急得團團亂轉.這要是大雨一泡,這兩車貨物大半就要毀了.

好巧不巧,正趕上馬大偉到福隆采買,眼見張家為難,二話不說上去就幫忙,將將趕在大雨落下之前,幫張老板把貨物搬進店里.

兩大車的貨物又要趕得急,馬大偉累得氣喘如牛,汗如雨下.張家娘子見他一身的衣袍都被汗水浸透了,還因為著急刮開了兩個口子,不禁心中更加敬服,對這個爽直的漢子不由心生好感,忍不住一翻噓寒問暖多說了幾句可心的話.隔了兩天,更是以賠償衣袍為名,送了他一套新衣.

這可不得了了,要說這新袍要是張老板賠的,倒也說的過去,但是張小娘子賠的,卻有些不同尋常的意義.

要知道,古時不論哪朝哪代,女兒家是不能隨便送男人東西的,更何況是待字閨中的大姑娘.

馬大偉就算是個呆子,也知道這張家小娘子的心意了.

于是....

"張家小娘還送你東西了?這不就是定情信物了?"唐奕張大了嘴巴,一臉的不可置信.

可以啊!這馬家大哥不撚聲不撚語的,就把全城最搶手的小娘子給拿下了.

"沒有沒有!"

"張家娘子當時就說了,只是賠我爛掉的袍子."

"那你們發展到什麼地步了?"唐奕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著.

"也.....也沒到什麼地步,就是....偶爾在一塊說些家常里短的閑話,前些天的端陽節..她送了個荷包給我...."

"哦靠!"唐奕一大叫,"還說不是定情信物?這都私定終身了嗎?"

"沒有沒有!!"馬大偉囧的臉色通紅失聲否認,翻來複去就是"沒有"二字,再說不出別的.

"唉......"馬老三一聲長歎,打掉了唐奕的玩笑之心.

"兒啊,你糊塗啊!那張老板是萬萬不會同意把女兒嫁到咱們家的,最後只能撈得個圖增煩惱."

"話不能這麼說!"唐奕一擺手."我大哥咋了?要模樣有模樣,厚道肯干,娶他張小娘不算委屈她!"

"可是...."馬老三想說,"可是咱們窮啊!"

"不試咋知道不行?那張老板也不是什麼勢力之人,我看這事能成!"

馬老三還有猶豫,畢竟兩家門不當戶不對.

"就這麼定了!"唐奕拍板道:"所性今天歇業一天,下午馬伯,馬嬸去街面上置辦些聘禮,明天就云張家提親."

"這...這...這能行嗎?"

"有什麼不行?行不行也得試過才知道!"唐奕爽聲道.

"可明天就去這也太急了,總要找個牙婆子,選個好日子吧?"

"這還有大半天的時間,找個媒婆還不手到擒來?"

這個家里別看唐奕年齡最小,但是地位卻最高,幾句話就定下了章程.

相對于馬老三的猶豫不決,倒是馬嬸爽快一些,事情定下來之後,馬上就出門去尋牙婆了.

唐奕囑咐多許花紅謝禮,找最好的牙婆,務必把這事兒說成.

馬老三歎了口氣,對于這樁親還是不抱太大希望.但唐奕發了話,自家老婆子也挺上心,他也只好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了.

把排門關上一半,掛出了歇業的牌子,馬老三就到街面上去尋獵戶,看有沒有現成的活雁.

.....

"謝了,大郎!"店內只剩下唐奕和馬大偉.

唐奕白了他一眼,"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別說這些沒用的."

"我...."

"你什麼你,我還想問你呢."

"問我啥?"

"那張小娘子才十六歲吧?"

"整十六...."

"嘖嘖嘖....才十六....你都二十大幾了,也下得去手!"

一句話咽得馬大偉面紅耳赤,唐奕則哈哈大笑著跑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