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一直在
g,更新快,無彈窗,!

侍婢站在當處,壓根不明白眼前伍將軍這忽然的轉變是為何?只是依舊站在這院子外邊,撐著傘,站在風雪中等待著.

寒風呼嘯,朔雪吹打在臉上是凜冽的疼,伍子胥則是難以平複下來的心驚膽戰.

"公主早先說是要出去走走,不許婢子相隨,至今都還沒回來,奴婢怕公主回來的時候,風雪太深看不清路,特地在此等候呢!"

"她是大王的心頭肉,自然是出不得半點差錯.將軍大可放心,她已經回去了,自然出不了什麼事."

侍婢與王後的話交替著在伍子胥的腦海中旋轉,即便此刻深夜冰寒,但是他卻是因為一路狂奔前來的原因,頭上竟然微微的沁著汗.

當他跑到了王後的門前的時候,只見到那邊一片漆黑,只怕是王後早早便已經歇下了.遠遠的,伍子胥看見這樣的光景腳步則是停頓了下來,站在當處,凝望著那方.

"王後有心騙我,就算此刻前去質問,她也未必會實話實說!"伍子胥對這一點心知肚明.

再者說了,他與太子建情同兄弟,王後又是太子建的生母,他這樣接連著前去質問,著實不妥.

可是……孟嬴呢?

就在伍子胥躑躅不前的時候,朝著這前方另外一道下山的小徑上,風雪掩埋去了來時的路,如若是不仔細看的話,壓根不會看見這里居然還會有一條羊腸小道通向山下.

王後當初選擇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居住下來,一是為了遠離喧囂,二則是因為這個原因.這里如若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置掉一個人的話,是再好的地方不過了.

伍子胥仔細的循望著,若是細看,不難發現這落雪堆積得深的小道上,依稀還有凌亂的腳步.此刻雪花紛紛揚揚,若非是腳印刻得深了,早就重新讓雪給掩埋了.

察覺到了這一點,伍子胥再也難以沉默下去了,緊握著腰間的龍淵寶劍,再度朝著小道那邊的方向狂奔前去.

這一次,他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他深怕自己晚到一步,發生什麼不測.

…………

雪花落在白綾上,同樣的顏色,讓人分不清.

白綾的兩端,那兩個嬤嬤使勁的拉著,孟嬴掙紮不過,雙手只能緊緊的握在這白綾的兩端,卻是始終難以對抗得了這兩邊的力道同時進行.

只覺得喉嚨處無法再發出任何聲響,就連呼吸……也在逐漸的微弱下去,眼前看見的,只有迎娘這背對著她的身影.

她就要這樣籍籍無名的死在這里了嗎?

然後再被悄悄的帶回秦國,埋在秦國的某一處土地上嗎?

若是這樣……也好!

也好!

反正,在這楚國之中,她也是一身的肮髒,再也洗不清了,髒了的身子,也死了的心!要是這樣死去的話,帶著肚子里楚王的孽種一並死去,這樣的結局……也好!

孟嬴這般想著,看著雪花從眼瞼處劃過的痕跡,冰冰涼涼的,她有一滴淚落下去,逐漸迷離了的眼前,她松開了手,再不去掙紮.

就在眼前的迷離,逐漸的轉為黑暗,看不清楚任何事物了的時候,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只覺得身側寒鋒一過,刀鋒帶著凜冽,伴隨著那兩個動手的嬤嬤一身慘叫斃命,在踏入鬼門關的那一刻,她忽然又覺得能呼吸了.

冰冷的空氣的竄入了鼻口之間,她只覺得全身冰冷,前所未有的冰冷.

就在她朝著地上倒下的那一刻,卻倒在了一個厚實的懷抱之中,昏迷之下,只覺得有一道熟悉的肩膀緊緊的摟住自己的身子.

這再熟悉不過的感覺,猶如是在夢中.

聽到了這身後的慘叫聲音,迎娘發覺後轉過身來,在見到雪地上倒著的這倆人,鮮血染紅了雪地的情景,迎娘驚呼一聲出來,"伍……伍將軍?"

他怎麼會在此處的?

而面對著伍子胥的刀鋒,迎娘也忽然倉皇失措了起來.

"你竟然敢對她下手."伍子胥怒吼一聲,怒不可遏.

手起,但見龍淵劍就要落下,迎娘的下場也與那兩個死去的嬤嬤一般的時候,迎娘大呼一聲,"我是王後的人……"

寶劍頓在了她的肩膀上,迎娘心驚膽戰的看著這刀鋒,連忙繼續開口,"王後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太子殿下,如果等到她將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大王還能留住太子,阻擋她的孩兒嗎?"

"就因為這樣,你們就非殺她不可?"伍子胥聲音低沉得可怕,難以置信自己此刻所聽到的話.

王後在他的心中一向是雍容華貴,心慈大度的人,幾曾想過她居然有一天會對一個無辜的人下手?

"伍將軍,你與殿下手足情深,難道這麼淺顯的道理還不懂嗎?"迎娘繼續說,她一直跟隨在王後身側,伍子胥與太子建之間的交情如何,迎娘是再清楚不過了.

此刻,也只能夠動之以情,以他與殿下的交情,絕對不會將此事宣揚出去的.

迎娘正是看准了這一點,故而繼續說下去,"大王這般的寵愛她,如若她的孩兒出世,殿下就真的離死不遠了."

"住口."伍子胥卻是怒吼了一句,打斷了她的話,"殿下有難,我伍家上下就算是拼盡了性命,也會保殿下無虞,但是如果你們想殺她,我絕不允許."他如同宣誓的一般,絕對不可能讓她出任何事,"別忘了,她還救過殿下."

迎娘無言以對,她根本就不知道伍子胥和孟嬴之間的情感,根本不知道搖了孟嬴的命,無異于就是要了他伍子胥的命.

面對著迎娘,伍子胥終究還是將寶劍給收了回去,她是王後的人,伍子胥不想殺了她.

隨後,便將這懷中昏了過去的人兒橫身抱了起來,轉身離開.

迎娘渾身顫抖著,根本不明白為何殿下為了這個秦國公主癡狂也就罷了,何以連伍將軍也非救她不可?

她朝著伍子胥的背影高聲喊:"伍將軍,她會害了殿下的,哪怕她什麼都不做,她只要活在楚國一天,殿下就早晚得死!"

"王後沒做錯!"

身後,迎娘的聲音依稀還在,伴隨著風雪的聲音,殷殷切切,卻留不住伍子胥的腳步.

他只垂首看著懷中抱著的女子,那緊閉的雙眼,羽睫在冰雪飄過的時候,輕輕的顫抖……還好,他及時趕到了,否則的話……他會發瘋的.

"你放心,無論世事如何的變遷,我會一直都在你身邊的."他對著她,說道.

聲音和著風,和著雪,微微傳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