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太子妃失寵
只有坐在最後的三夫人王月嵐眼睜睜的看著盛裝打扮,一臉喜氣的歐陽玉露,不由得悲從中來.她想起來自己的女兒歐陽嫣然,作為妹妹的歐陽玉露都已經出嫁了,可憐她的女兒還不知道能不能嫁出去呢.這個女兒自幼跟自己都不怎麼親近,她一直都知道嫣兒在府中被人欺負的事情,只是她有時候也是自身難保,更別說照顧一個年幼的孩子了.尤其是前一陣子因為歐陽玉露的事情更是傷了母女二人的感情,到現在嫣兒跟自己都不怎麼說話呢.哎,什麼時候她的嫣兒也可以穿上嫁衣大大方方的出嫁呢?她知道她的這個願望估計實現的希望也不大.

"母親,莫要擔心,該說的女兒昨日都給你說過了,母親應該為女兒高興才是."歐陽玉露拉著高月瑤的胳膊搖晃著.

"是啊,女兒大了,轉眼間就要出嫁了,每一個做母親的都不舍得呢,母親就是不舍得露兒罷了.好,母親不哭,母親要笑著看露兒上花轎,希望我的露兒以後在宮中平平安安的."

此時,歐陽府的管家走了進來,"將軍,夫人,吉時已到,前來迎接的大臣和花轎已經到了,還請小姐趕緊上轎,免得誤了時辰."

眾人聞言,手忙腳亂的替歐陽玉露整理好衣裙,扶著她走出大門.

只見大門外已經擁擠了很多圍觀的人群,這個時代是沒有遮蓋頭一說的,故身著嫣紅色宮裝的歐陽玉露一出現,頓時傳來一陣吸氣聲,"哇,這個五小姐太漂亮啦."

"是啊,簡直是驚為天人呢,比當年的京城第一美人歐陽大小姐還要漂亮呢."

"就是就是,真漂亮,怪不得皇上親封為美人呢."

"歐陽家好福氣啊,女兒一個賽一個漂亮."

"不是說五小姐被人下毒毀容了麼,怎麼如此的漂亮?"

"你傻啊,誰敢給皇上的美人下毒啊,肯定是無稽之談罷了."

眾人議論紛紛,都在贊揚著近日的新娘子外貌出眾,才氣驚人.歐陽玉露聽到耳朵里,很是受用,尤其是眾人見到她全部都要下跪行禮,讓她有點飄飄然了,嘴角不由得翹了起來.

"吉時已到,新人請上轎."司儀官看了一眼歐陽玉露,大聲的說道.

喬慧扶著歐陽玉露進入花轎,然後奏樂開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前往皇宮而去.

看到逐漸遠去的花轎,高月瑤的笑容頓時消失了,眼淚再也繃不住的流了下來.女兒此去是福是禍不好預料,只是以前那種平靜的日子肯定是再也不會有了.

她前半生作為小妾,一直跟後院的女子爭斗,想著有朝一日爬上夫人的寶座,這樣她的女兒就再也不用位于為妾了.誰料想,世事難料,露兒還是作為小妾嫁人了.雖然說是進宮為妃享受富貴,可是說到底也是妾而已.

想到此她更加的悲傷,尤其是露兒的身世以後被揭露後,她都不知道如何收場.

一旁的歐陽海見狀,只當她是不舍得歐陽玉露進宮,用胳膊環著她的肩膀無聲的安慰著.

太子府中,歐陽玉嬌此時正坐在主坐上,端著茶杯飲茶,"玲瓏,露兒進宮了麼?"

"是啊,五小姐這會已經進入皇宮了,先去叩見皇上和皇後,然後拜見其余妃嬪,最後才能進入自己的寢殿休息."

"跟宮中的人交代一聲,讓露兒今夜侍寢."

"大小姐,這樣會不會不合時宜?要知道秀女進宮也得5日以後才能侍寢,今夜就讓,不過也不是沒有先例,關鍵要看皇上的意思了,五小姐那麼漂亮,今日皇上一定會指定她侍寢的."

"是啊,露兒侍寢後,希望能夠順利抓住皇上的心,這樣我也好受一點.對了,那個如夫人如何了?踐人就是矯情,剛懷孕就不來請安,太不把我這個太子妃放在眼里了."

"是啊,眼看如夫人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小姐你可得想個辦法啊.如果真讓她把孩子生下來,那可就是皇長孫呢."

"皇長孫?她那肚子里是不是男孩還不一定呢."歐陽玉嬌撇撇嘴,不以為然.這時候外面傳來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還有好多人的聲音,"玲瓏,出去看看,發生何事了,怎麼這麼熱鬧?"

這個時候,慧春走了進來,"太子妃,是如夫人那里傳來的.今日大夫來給如夫人診脈,說是脈象上顯示此胎為男孩,太子大喜,派人稟告了皇上,皇上賞賜了很多東西,並嘉獎了如夫人,提升如夫人為太子側妃.如今聖旨傳來,那里正在恭賀呢."

"你說什麼?該死的踐人!"歐陽玉嬌氣的將茶杯摔的粉碎.

"太子妃息怒.如今太子的心都在那個如夫人身上,對即將出世的孩子也是頗為重視,吃食住行均是最高規格,都快超過太子妃您了.這樣下去可不是好兆頭,太子妃您得趕緊想個辦法才行."慧春走向前扶著歐陽玉嬌坐下,細細的勸說著.

"慧春說的是,不過奴婢覺得現在才三個月不到,很容易就流掉的,咱們太子府可是有很多沒有孩子的女人,太子妃何不借她們的手呢?"玲瓏不虧是歐陽玉嬌身邊最得力的侍女,立馬獻上一計.

"玲瓏說的對,如今後院中哪個比較合適呢?"

"柳夫人最合適,她原來可是後院最受寵的女人,前年才失了孩子,雖然後來查出是被人所害,害人的夫人也處死了,可是她卻是以後再也不能生育了.自從她失子之後,如夫人入府,她的恩寵就大不如從前了.聽說她現在整日把自己關在屋里,不與人交流,連脾氣都暴躁了很多,動輒打罵身邊的人."

"哎,也是一個可憐人啊."歐陽玉嬌感歎了一下,後院的女子太苦了,然後對著慧春說,"你偷偷的去找那個柳夫人,要記得別被人看到."慧春應了一聲便退下了.

不一會,下人回報,說是新晉封的太子側妃也就是原來的如夫人前來拜見請安,歐陽玉嬌簡單收拾了一下就讓人傳喚她進來了.

"妾身拜見太子妃,請恕妾身身懷有孕不能行全禮."如側妃象征性的屈了下膝就算吃行禮了.

歐陽玉嬌見狀不由的怒火中燒,虧得玲瓏及時拉住她提醒她才強制的壓住怒火,然後換上笑臉,"恭喜如側妃晉封了,現在的你可是皇上眼中的紅人,在我面前以後都免禮就好了."

"那就多謝太子妃了."如側妃順杆子就爬,氣的歐陽玉嬌嚼碎了銀牙.

"無礙,如側妃坐著吧."

"太子妃,你可不知道,我肚子里這個可真是孝順,從不鬧騰,也沒有怎麼吐,"說著說著,跟想起了什麼似的,"哎呀,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忘記了太子妃沒有生過孩子,大概也聽不得這些吧."說吧掩嘴作不好意思狀.

歐陽玉嬌再也憋不住火,猛的站了起來,"那如側妃可要好好保重呢,可別像當年的柳夫人那樣才好."

"太子妃你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如側妃說著說著竟然嗚咽哭了起來.

"如兒怎麼了?怎麼還哭了?太醫說你懷著身孕不能哭的,免得影響了寶寶."太子李想忽然就走入了進來,一眼便看到自己心間上的人兒此時正在掩面哭泣,立刻心疼的摟著安慰著.

"嗚嗚太子,妾身無事,都是妾身不懂事才惹惱了太子妃,太子妃處罰妾身也是應該的,太子不要生氣."如側妃窩在李想的懷中嗚嗚的哭訴著.

"你"歐陽玉嬌沒有想到這個從前在她面前謹小慎微的女子此時正在汙蔑著自己,氣的一下說不出話來.

"太子妃,你明知如兒有孕,為何還要責罰與她?"


"我沒有,如側妃剛剛進來,我才跟她說了兩句話."歐陽玉嬌為自己辯解.

"太子,嗚嗚,不是太子妃的錯,是我前一陣子嗜睡才沒有給太子妃請安,以後我不敢了,以後晨昏定省.太子不要生氣."

"如兒剛懷孕修養要緊,是我免除了她的請安.太子妃你難道連我也要怪罪麼?"太子李想摟著懷中哭泣的女子,滿臉的怒容,看著歐陽玉嬌跟看仇人似的.

"我如側妃你竟然當面汙蔑我!"歐陽玉嬌氣的用手指著如側妃大叫.

"太子請明察,太子妃真的沒有處罰如側妃,奴婢一直在場可以作證."玲瓏見到自己家主子氣的火冒三丈,不由站出來說明事情.

誰知這話更加刺激了太子的怒火,"夠了,你們主仆合伙欺負如兒一個弱女子,以為我看不見麼,如兒這麼善良,怎麼會說謊話?"說罷他抱著懷中的女子離去,臨走時狠狠的瞪了一眼歐陽玉嬌,"你們主仆待在這里閉門思過,不得外出."

歐陽玉嬌看到李想那凶狠的眼神,不由得哆嗦了一下.這麼多年的夫妻竟然抵不過一個新進府的小妾一句話,她的心跟刀割一樣疼痛.她失神的坐在了地上,失聲痛哭.

"太子妃,別哭了,當心身體啊.那個如夫人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她,只要五小姐在宮中得寵,太子妃的位置誰也奪不去.現在就讓那個踐人先蹦跶幾天,太子妃你這樣就中了她的計了."

"玲瓏,通知慧春快點行動,我要讓那個踐人再也囂張不起來."歐陽玉嬌惡狠狠的說.

"是,我馬上去通知,太子妃你趕緊起來吧,地上涼."

"涼怕什麼?現在的我還怕什麼,哪有人的心涼啊."歐陽玉嬌的眼淚串串的落下.

"清風,小姐醒了麼?"怡然居外,如意詢問清風.

"還沒有,小姐這次元氣大傷,每日睡眠時間較長.怎麼了?"清風害怕吵醒正在熟睡的小姐,壓低了聲音問道.

"是這樣的,剛煞盟的人過來了,說是有人在江湖中打聽容奇神醫和他的弟子,古奇護法覺得事情有點特別,需要給小姐彙報一下."古奇護法是煞盟第一大護法,地位僅此于盟主.

"哦,那好,我進去看看小姐醒了沒有."清風說說就准備推開門進入歐陽嫣然的臥室.

"好的,我先等著,小姐這才為了小少爺犧牲太大了."如意意外的加了一句.

"小姐吩咐不讓再提此事,要是讓小少爺知道了,小姐肯定會生氣的."

如意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清風看著她可愛的樣子,搖搖頭,這個如意跟著小姐這麼久了還是如此的單純可愛,不過小姐也許就是喜歡她的單純呢.

清風推開屋門,只見臥室內歐陽嫣然還在榻上沉沉的睡著,蒼白的容顏此時由于溫暖也稍微有些紅暈.歐陽辰則自行起來過了,一個人呆在房內坐著.這幾日由于二人身體都不好,為方便照顧,歐陽嫣然便在自己的床邊又放了一張小床供歐陽辰休息.

"小少爺你已經起來了啊?"清風趕緊放下手中的東西,"天氣還有些涼,怎麼不多穿點啊,你的身體才剛好,再染上風寒了該如何是好呢?"清風一面絮絮叨叨,一面趕緊拿出歐陽辰的披風給他穿上.

"清風姨,剛才你們說的是真的麼?媽咪生病是因為我麼?"歐陽辰害怕打擾歐陽嫣然睡覺,很小聲的問道,黝黑的眼珠里滿是認真和嚴肅.

"啊?小少爺說的是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呢?"清風眨眼裝沒有聽明白.

"你別騙我了,我都聽見了.媽咪,嗚嗚"歐陽辰說著竟然掉了眼淚.

"哎,你別哭啊,等下把你媽咪吵醒了.她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清風趕緊幫他把眼淚收拾一下,卻不知床上的歐陽嫣然已經目睹了全過程.

"辰兒,你過來."歐陽嫣然艱難的坐了起來,朝著歐陽辰揮手.

"媽咪,嗚嗚都是辰兒不好,還得媽咪生病,媽咪不怪我吧?"歐陽辰嗚咽著,朝著歐陽嫣然的懷中撲去.

歐陽嫣然抱住懷中的寶貝,眼眶也有些微紅.這個兒子從小就知道心疼自己,如今更是留下了眼淚,要知道他很少掉眼淚的."辰兒乖,媽咪沒事的,媽咪為了救辰兒很樂意啊,就像是如果媽咪生病了,辰兒是不是也很願意救媽咪啊?"歐陽嫣然哄著他,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

"媽咪,你能不能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啊?"歐陽辰已經停止了流淚,眼神很堅定的對著歐陽嫣然說.

"辰兒,這些事情以後媽咪再告訴你好不好?反正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看媽咪不是已經好了麼?你放心,媽咪身體沒事,過幾日肯定可以好的."

"那媽咪不願意告訴辰兒是不是害怕辰兒擔心呢?可是媽咪辰兒知道了會更加的擔心的啊?媽咪也知道如果辰兒有事不告訴媽咪,媽咪是不是也會更加的擔心呢?"

"辰兒,媽咪知道你的擔心,可是你無情姨已經說過了啊,肯定沒事,你就別擔心了好吧.你看今日的天氣不錯,要不然你陪著媽咪出去轉轉好不?"歐陽嫣然趕緊轉移了話題.

"媽咪,我知道你在轉移話題.好吧,媽咪既然不願意知道,辰兒就不問了.只不過以後要是有事媽咪一定要告訴辰兒,辰兒可是男子漢,男子漢就得負責保護媽咪."歐陽辰握了握小拳頭,一臉嚴肅的說.

"媽咪知道了,小聰明.不過是誰告訴你要保護媽咪的啊?"歐陽嫣然覺得這句好像不是兒子素日的語氣.

"帥叔叔說的啊."歐陽辰理所當然的說道.

歐陽嫣然一下子怔住了,歐陽辰口中的帥叔叔就是帝擎天,想到帝擎天走了這麼多天了,竟然連個信都沒有.歐陽嫣然心里有些懊惱,不過她隨即就想開了,也許是她多想了,兩個人的感情並沒有到那個互相彙報情況的地步吧.

想開了,她隨即笑了,"走吧,咱們收拾一下出去轉轉,老這樣待在屋里不好,身體都快發黴了."歐陽嫣然愛憐的摸著兒子的頭,笑的一臉幸福.

清風看到母子二人的互動,感動的眼睛都紅了.小姐因為小少爺吃了不少苦,好在小少爺從小就知道心疼小姐,也算是一種安慰吧.趁著歐陽嫣然收拾的空間,清風把剛才如意說的話轉述了一遍.

"哦?有人尋找師父?是誰?"歐陽嫣然也有點吃驚,要知道容奇神醫雖然久負盛名,可是早就不問世事,隱居已久,世人很少有人知道容奇在哪里,更不用說還有弟子一說了.

"讓如意過來回話吧,我剛才沒有細問."清風說著把如意帶了進來,跟在如意身後的是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

"屬下古鳳見過小姐."黑衣人行禮.

"哦?古鳳是你啊,你怎麼親自過來了?你爹爹舍得把你放出來啊."歐陽嫣然看到眼前年紀大約14歲左右的"男孩"有點吃驚的問道.

只見眼前的男孩子一下子大大咧咧的坐到座位上,"哎呀,渴死我了.嫣然姐姐你這地方可真難找.爹爹聽說你最近身體不好,派我來看看.但是,爹爹還同時派了好幾個人,美其名曰保護于我,我看其實是監視我呢.姐姐以後我跟著你好不好?"眼前的男孩子其實是女扮男裝,是古奇護法的寶貝女兒,從小在煞盟長大,跟著一幫男人混,養成了眼前這種大大咧咧的性格.歐陽嫣然見過她幾次,覺得甚是可愛.

"我沒事了,就是身體還有點虛,你既然出來了,就先在我這里玩幾日吧.不過我想你爹用不了多久就會派人把你弄回去的."


"我才不要回去呢,爹爹一天到晚的就讓強迫我看書,做女紅,你說我哪是干那種事的人?"

"鳳兒,女子也需要有些文墨,就算是學武也得通詩書才行.要不你就在這里的萬松學院就讀吧?那里有好多跟你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子,你們可以玩到一起."

"我不要去,我逃出來就是為了躲避詩書的,嫣然姐姐你還有沒有人性啊,我不要學習.讓我學武功還行,其他的免談."古鳳耍賴般坐在凳子上直踢腿.

"你看你的坐像,你爹爹看到你又該發火了."

"姐姐你就行行好,別讓我去了好不好.求求你了."古鳳站起來,搖著歐陽嫣然的胳膊,撒著嬌.

"切,都多大年齡了還撒嬌啊,連我都不跟著娘撒嬌了."一旁的歐陽辰撇撇嘴,瞧不起人的樣子.

"辰兒你個臭小子!叫姨!"古鳳小孩子天性,就喜歡跟歐陽辰打鬧.

"你雖然比我高,但還沒有我懂事,動不動就撒嬌,詩文還沒有我好呢,你不配當我姨."歐陽辰不甘示弱的回嘴.

"臭小子!不尊重長輩是要被雷劈的."

"哼,要是劈早就把你劈了,你整日跟古護法頂嘴."

"你!!!"古鳳氣的指著歐陽辰說不出去話來,因為歐陽辰說的全部都是事實,她根本無從反駁.

"好了,古鳳你多大了,還給孩子一般見識.好了,辰兒是跟你鬧著玩的."歐陽嫣然見到兩個人都快鬧翻了,趕緊站出來當和事老.

"切,誰跟她開玩笑啊!長不大的孩子,怪不得古護法天天氣的吹鼻子瞪眼睛呢."歐陽辰繼續毒蛇.

"好了啊辰兒,再這樣說姨就不應該了.你鳳姨的武功可是比你高哦,你可得向她學習呢."

"才不要,她都14歲了才6級,我才5歲不到都已經5級了,媽咪你說是誰向誰學習啊."

"恩不管怎麼樣,她的武功確實比你高,只要是比你高的你都需要學習."

"那好,我想她學習武功,她向我學習詩文.是這個意思吧媽咪?"

""歐陽嫣然也無語了,面對這個聰明的知道舉一反三的兒子,她也時常頭痛.

"古鳳小姐,你不說有要是要告訴小姐麼?"清風見到古鳳有些郁悶,趕緊提醒她.

"對啊,都是辰兒這個壞小子,我把重要的事情都忘了.是這樣的,嫣然姐姐,近幾日一直有人在江湖上打聽容奇神醫和他的弟子,爹爹覺得此事非比尋常,就派人一直跟蹤打聽消息的人,結果發現打聽二位神醫的竟然是青冥國太子妃.爹爹知道太子妃是嫣然姐姐的親姐姐,不知如何處理此事,就派我來傳話了.好了,我要說的話說完了,先出去轉轉啊.青冥國我還沒有來過呢,一定要好好的轉轉."古鳳說完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清風,派煞盟的人跟著她,人生地不熟的別出了什麼事情."歐陽嫣然不放心讓古鳳一個人出去,趕緊吩咐如意道.

"我知道了小姐,這就出去."如意行禮後出去了.

"歐陽玉嬌尋找神醫和師父是干什麼呢?"

"小姐,你忘了,肯定是因為身孕的事情啊."清風接話,

"對了,這陣子忙暈了也忘記這擋事了."

"前一陣子太子府傳出一個夫人有孕,被診出是男孩,皇上大喜,親封此夫人為太子側妃.這對太子妃可是極大的威脅呢."

"是啊,一旦皇長孫降世,歐陽玉嬌的太子妃地位將會不保.這也是她積極推動歐陽玉露進宮的原因吧."

"那小姐,關于師父的事情怎麼辦?萬一被她查出來了到時候對小姐會很不利的.

"哪有那麼容易查出來,師父和師娘隱居這麼多年都沒有知道,不會那麼容易被找到的,放心吧,讓煞盟的人盯著動向就行,"說著跟想起了什麼似的,"對了辰兒,你剛才可是沒有禮貌啊,媽咪教過你的啊,不能對長輩沒有禮貌.古鳳姨對你很好的呀."

"沒有了媽咪,她這個人你就得不能給她好臉,不然准給你惹事,媽咪你讓她出去逛,你看吧,到時候一定給你惹事.要不然古護法會一直讓她呆在藍月國不讓她出來麼?"

"說的也是,媽咪都忘記了她當年的豐功偉績了."歐陽嫣然想起古鳳原來在藍月國,女扮男裝,說話直白,又愛打抱不平,遇到看不順眼的事情就跟人理論,整日跟一群男孩子打架,讓古奇護法天天是氣的直拍桌子,煞盟的桌子的淘汰率一直都比較高也跟這位有著直接關系.

"媽咪,要不讓她趕緊回來吧,萬一她出去真的惹事了怎麼辦啊."

"她都已經出去了,還是讓她出去逛逛吧,她第一次來青冥國,難免好奇.有煞盟的人跟著相比也出不了什麼事情.好了,不想了,走,跟著媽咪出去轉轉曬曬太陽."歐陽嫣然拉著歐陽辰在院子里閑逛.

母子二人互相攙扶著在小院中曬太陽,二人互相依偎的身影讓身後的清風看著羨慕極了.這時,如意騰騰的跑了進來,"小姐,不好了,古鳳小姐又跟人打架了."

"什麼?!這才出去多久啊.跟誰啊"歐陽嫣然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這"如意看了一眼歐陽嫣然,"跟歐陽家的大公子歐陽宏."

"什麼?!哎,古鳳怎麼惹上那個禍害呢."

"好像是歐陽公子調戲女子被古鳳小姐看到了,打抱不平,二人話不投機就打了起來.小姐,你趕緊去看看吧,歐陽大公子已經報了官,說是要把古鳳小姐抓起來呢."

"這個惹禍精!剛來就跟我惹事.辰兒,你在家休息一下吧,我去看看情況."

"小姐,你的身體還沒有好,況且你的身份這樣出去也不合適吧?"清風勸著歐陽嫣然.

"你看我都暈了.這樣,我回去易容一下."歐陽嫣然說罷回到屋子里換上男裝,帶上面具,走了出去.

清風也趕緊回到自己的屋子,換上男裝,跟著歐陽嫣然走了出去.主仆二人走到大街上,遠遠的就看到為了一群人.

歐陽嫣然帶著清風走入人群中,只瞅了一眼,差點氣抽過去.

只見古鳳一身泥土,頭發散落,本來美麗的臉龐上都是泥土,嘴角更是流著血絲,歐陽宏就更倒黴了,一臉的抓痕,都是血絲,頭發更是被抓掉了不少,地上散落的到處都是,衣服更是爛的厲害,破破爛爛的跟大街的乞丐有一拼.


看來古鳳已經忘記了自己有武功的事實,竟然跟人用最原始的方法打架,簡直是慘不忍睹.更何況古鳳可是女子,竟然跟一個男子當街打架,還打的這麼的慘兮兮的,這要是讓古奇護法看到,不知道又要拍壞多少桌子了.

這個時候歐陽管家帶著官府的人遠遠的過來了,歐陽嫣然一看此事估計無法解決了,本來她想著趁著官兵沒有到跟歐陽宏談判一下賠償點錢道個歉就能解決了,現在看歐陽宏傷成這樣,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現在又驚動了官府,估計這件事無法善了了.

她即使是作為冰月公子雖然有名,可是對方是紈绔子弟估計也不會買他的帳.看了一臉一臉無措的古鳳,無奈的搖搖頭,歐陽嫣然對著暗中打了個手勢,她示意無情將古鳳救出去,反正現在人多,官兵到時候也無法抓人,就算是有人看到,憑借無情的輕功也不會讓人看到容貌.

眾人只看到一道黑影竄入了人群之中,隨後古鳳便被人抓著閃過人群消失了."快,快追啊,有人將這個無賴救走了."歐陽宏不顧臉上的傷,大聲的呼喚著管家和官兵.

已經趕到的官兵四下分散,尋找救人的黑衣人的身影,可是大街上哪里還有黑衣人的身影.歐陽宏氣的大叫,"一群廢物,連個無賴都追不上,要是抓不到看我怎麼收拾你們.氣死我了.哎呦,疼死我了."歐陽宏大叫碰到了臉上的傷口,疼的呲牙咧嘴.

"少爺,先回府吧,傷重要啊,回去通知官府通緝他!敢得罪咱們將軍府,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管家勸道.

"好,給我等著,我回去稟告父親,一定要抓住那個臭小子,等抓住了給我賣掉館子里去."歐陽宏惡狠狠的說.

"是是,少爺,先回府吧.還是別給將軍說了,要是讓將軍知道今日的事情又該處罰你了."

"你提醒的是,等會你去衙門給我說,全城通緝那個臭小子."

"好的,少爺,咱們先回府吧."管家扶著歐陽宏上了一旁准備好的馬車,回將軍府去了.

怡然居中,如意正在給古鳳上藥.

"哎呀,如意你輕點,疼死了."古鳳呲著牙喊著疼.

"你活該,你說你才出去多久就跟人打架啊,今天要不是無情在場你就進監牢了,看到時候你爹知道怎麼處罰你."歐陽嫣然忍不住說了兩句.

"嫣然姐姐,我知道了,還是不是那個紈绔子弟的錯,她竟然調戲人家賣豆腐的小姑娘,我一時不忿,就出手教訓他了."

"你說你呀,你的武功不低,有6級了吧,竟然連個小混混都打不過,還弄的一身傷回來,你還好意思說打抱不平.你的武功都咽到肚子里了?"

"我看人家也不會武功,我要是拿武功欺負人家說不去不好啊,爹爹說學武功是為了鋤強扶弱的,不是為了欺負普通人的."

歐陽嫣然看到古鳳竟然理直氣壯的給自己講道理,不由得氣樂了.

"哎,對了,剛才救我的那個姐姐呢?武功好好厲害哦,她在哪里啊,我要拜她為師.哦,如意,你輕點嘛."如意正在給她抹藥,她一個不注意又碰到了傷口.

"古鳳小姐,你的傷口在嘴角,還是別說話了,不然沒有辦法上藥呢."如意告誡她.

"好吧,不讓我出去玩也不讓我說話,這日子真的是好無聊哦."古鳳一聽連話都不能說,頓時垂頭喪氣的低頭了.

"剛才救你的人是無情,我的侍女,現在就在外面,等你好了去見她吧,至于她收不收你當徒弟就是你的本事了,我估計啊,比較難辦,誰當你的師父都頭疼.這幾ri你還是別出去了,官府肯定會通緝你,你最好小心一點,萬一被官府的人查到會有點麻煩."歐陽嫣然細細的叮囑她,"你知道你打的是誰麼?"

"不知道啊,他說是將軍府的二少爺,鬼才知道他是那個犄角旮旯的將軍府的二少爺呢,照打不誤.切,還將軍府呢,太不經打了."古鳳一臉的鄙夷.

"古鳳小姐,你說的那個將軍府就是小姐的家,你打的那個人是小姐的二哥歐陽宏,歐陽將軍家的二公子."一旁的清風看到古鳳臉上的鄙夷,忍不住插嘴,免得她說出更難聽的話來.

"啊?對不起嫣然姐姐,我不知道那個是你哥哥,要不我去找他賠禮道歉好了."古鳳一聽是歐陽嫣然的親人,立馬就坐不住了准備去將軍府道歉.

"別去了,無事,他們不是我的親人,你不用不好意思,你打了他我很高興.像那種紈绔子弟就應該被打,只是你打人得注意時間地點啊,你打了之後還站著讓人抓你,傻啊你."歐陽嫣然趕緊按住她,一臉痛快的回答.

"啊?是這樣啊,肯定是他們對姐姐不好.那嫣然姐姐不會生我的氣吧?"

"不會的,你放心吧.只要你這幾日老實給我呆著我就不生氣了."

"知道了嫣然姐姐,我不會再給你添麻煩了.對了,姐姐,你這個男裝的造型很不錯呢,能不能交交我?"

"如意不是讓你少說話嘛,等你傷好了再說吧."歐陽嫣然敷衍道.

將軍府

"宏兒,你怎麼又跟人打架啊,你看還被人打成這個樣子,要是讓你爹知道了該如何是好啊."高月瑤看到被人扶著走進來的大兒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娘,你不知道,今日的那個小子有多張狂,竟然連將軍府的面子都不給,我都說是將軍府的二少爺,他竟然說不認識什麼將軍府,氣死我了."

"這京城中還有人不認識你麼?"高月瑤顯然不相信他的話,她太知道自己這個兒子了,實在是太能惹禍了,家里不知道給他收拾了多少爛攤子.自從被退學之後脾氣越發的暴掠,整日在大街上胡混,都快把她愁死了.以後家業交給這樣的人她是真的不忍心啊.

"是真的娘,不過聽口音那小子應該不是京城人,我也從來沒有見過他,哼,以後別讓我碰到他,見一次打一次."

"好了宏兒,你也不小了,不能這樣到處給人打架,你想過沒有以後這偌大的將軍府你爹怎麼放心交給你啊?"

"什麼意思啊娘,不交給我難道還要交給四弟啊?娘你可是答應過我的,不能變化了."

"沒有的事,娘就這麼一說,你是長子,按照祖宗規矩肯定是要交給你的,只是你現在整日游手好閑,你看你四弟多上進啊,你要是再這樣娘也保不了你."高月瑤歎氣.

"四弟有什麼啊,不就是去學院比我多幾天麼,娘你可得站在我這邊."歐陽宏年紀不小了,此時竟然拉著高月瑤的胳膊撒嬌起來,刻意裝著的聲音讓人聽了有些惡寒.

"好好,娘最疼你了,只要你以後安分守己的,別再出去打架,娘保證這個家肯定是由你繼承,行了吧.不過你也得收斂點,到時候你爹真的變卦將家業傳給你四弟,娘也比較為難."

"我知道的,還是娘對我最好了."歐陽宏笑了起來.

已經下學回來的歐陽遠還沒有走進門,他本來聽說哥哥被人打傷了,便趕緊前來看看,誰知道剛好聽到這段話.他眼神閃了閃,沒有進去,直接回自己的院子了.屋子里正在說著悄悄話的母子也未曾發覺有人來過.

"對了,宏兒,上次我給你提的親事你到底考慮的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