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解毒
黑衣男子看了一眼,站起身,撫了撫衣袖,從衣袖中掏出一個瓶子. "念在你這麼多年盡心盡力的份上,本王饒恕你一次,若有下次,雙倍懲罰.這個是消除疤痕的藥." "多謝主子,屬下定不負主子所望."高月瑤行禮後才發現房內已經沒有其他人了,看來主子已經走遠了. 高月瑤拿起瓶子,站起身來,深深的歎了口氣.這次她弄巧成拙了,給主子抓住了把柄,把露兒的一生都搭上了,想來真是懊悔.不過事已如此,也無可奈何,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趕緊把露兒的臉治好,到時候如果耽誤主子的大事,估計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想到這里,她定了定神,從*頭的暗格中拿出美人淚的解藥,跟祛除疤痕的解藥一起,快步去了歐陽玉露的房間. 清晨喬慧端著洗漱用具步入歐陽玉露的房間,掀開帳子,一眼便看到自家小姐原本膿包遍布的連此時光潔一片,只留下淡淡的痕跡."小姐,太好了,小姐你的臉好了."喬慧高興的叫醒歐陽玉露. "你說什麼?喬慧?"歐陽玉露一下子睜開眼睛,這些日子她吃的藥物里面都有有助睡眠的東西,以至于她經常是被喬慧叫醒的. "小姐,你看,你的臉好了.真是太好了,小姐,你再也不用發愁了."喬慧從房中拿出一面小鏡子,遞給歐陽玉露. "真的啊?喬慧,太好了,我終于好了,我終于不是丑八怪了."歐陽玉露激動的哭了起來,這幾天把她都快折磨瘋了,這種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讓她一下子有點接受不來. "小姐,別哭啊,這是件好事,奴婢得稟告夫人知道."說著喬慧就要出去. "別呀,喬慧,先別給母親說,你看我不是沒有完全好麼,還是有些痕跡的,不知道這些痕跡能不能消掉?" "不會的小姐,一定可以消掉的,這下小姐可以放心了,奴婢服侍小姐起來打扮一下,一定回到原來貌美如花的樣子,小姐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呢,這下再也沒有人可以說小姐了."清風利索的給歐陽玉露整理衣服,然後又開始梳洗打扮. "小姐,你看,是不是跟原來一樣美?" 歐陽玉露朝鏡中看去,只見鏡中的女子經過裝扮,面凝鵝脂,唇若點櫻,眉如墨畫,神若秋水,說不出的柔媚細膩,那些淺淺的痕跡也被胭脂遮蓋住了,潔白的臉龐上一抹紅暈,顯得美麗動人. "小姐,你真的是太美了!"喬慧看著鏡中的女子也不由得贊歎. "走吧,好幾日都不曾給父親母親請安了,先去去前廳吧."歐陽玉露站了起來,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粉色的錦衣,摸了摸頭上的海棠步搖,帶著喬慧去了前廳. 一路上碰見將軍府的下人,看到他們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模樣,歐陽玉露頓時覺得超級滿足,她就喜歡這種眾星捧月的日子,此時的她一臉嬌笑,蓮步輕移,神態自若的朝著前廳而去,跟前幾日那個尋死覓活,哭的嘶聲裂肺的歐陽玉露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