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求助
"那就好,你從小就省事,什麼都能很好的解決,為父對你很放心.你不是秀女進宮,很多事情沒有人教你,這幾日為父*專門過來教你宮規禮儀,至于其他的就讓你母親告訴你好了.讓你母親好好跟你講講進宮以後的事情好了,為父先出去了,你們娘倆說說話吧."說完歐陽海喜滋滋的走了出去,輕盈的腳步顯示著他的好心情. "露兒啊,娘真替你心疼啊,你是娘從小最*愛的女兒,娘從來都不得讓你吃苦受累.如今卻要進宮伺候皇上,雖然是為妃,要是按照尋常人家來算也是為妾啊,娘苦了一輩子,不想讓露兒再走娘的老路,娘是真的不忍心啊."高月瑤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 歐陽玉露看著一向疼愛自己的娘親哭成淚人也是不忍心,雖然說進宮是為了擺脫牢獄之災,也是為了以後報複歐陽嫣然,可是自己的親娘苦口婆心的勸慰,還是讓她產生了一絲絲退卻之意. "娘,聖旨已經下了,現在露兒也無可奈何啊."歐陽玉露說著也哭了起來,如果可以給她選擇,她也不願意伺候那個花甲老人,一想到自己以後會跟那個老頭躺在一起,甚至還要在他身下承*,她就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露兒你放心,只要有一絲希望娘都不會放棄的.娘決不允許我的露兒進去受苦."高月瑤跟下了什麼決心似的,堅定的說道. 歐陽玉露只當她是安慰自己的,並沒有在意高月瑤的話的意思,一直到高月瑤走後她也沒有在意,因為她自己還沉浸在悲傷之中呢. 寒露寺偏遠小院 "主子,求你救救露兒吧,只要不讓露兒進宮,屬下後半生做牛做馬報答你."高月瑤一身黑衣跪在地上,朝著對面同樣一身黑衣的男人苦苦哀求. "無用,無能,太讓人失望了!這明眼一看就是典型的栽贓事件,連這個小事都處理不了,還把自己搭進去了,本王為何要浪費人力物力去救一個無用的女子?"面前的黑衣人聲音沙啞,不帶一絲感情的回答. "主子,求求你救救露兒吧,她是無辜的,現在為了活命竟然要進宮,主子,她是不能進宮的啊,要知道她"說到這個地方高月瑤頓時停了下來,面露緊張的抬頭看著眼前這個面無表情的男人. "她如何?繼續說." "她她屬下不敢說."素日里趾高氣揚的高月瑤此時跟溫順的小綿羊一樣溫順.她有點發抖,不敢想象如果事情揭露出來她將受到何等懲罰. "說!"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傳來. "屬下請饒恕屬下隱瞞之罪."高月瑤吞吞吐吐的說. "在本王面前你有資格談條件麼?嗯?"男人更加的不耐煩,眸子里甚至透露出殺機.高月瑤一向聽話,這也是這麼多年他一直用她的緣故,現在高月瑤這樣的表情,典型就是隱瞞他了一些事情,他最煩的就是屬下不忠誠. 高月瑤感覺到了那股殺氣,不由得瑟瑟發抖.這個主子一向狠辣,弄不好她就把命交代在此了. "主子息怒,我說說,露兒不能進宮,因為她" 題外話: 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