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最終目的
歐陽海見歐陽嫣然油鹽不進,不禁有些惱火,他放下身段主動示好,對方竟然不領情."嫣然,你與那個冰月公子是什麼關系?" "冰月公子是辰兒的啟蒙老師."不是說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麼,她這麼說也沒有錯吧. "那冰月公子與露兒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五妹妹殺了人,與冰月公子有什麼關系?"歐陽嫣然針鋒相對. "你妹妹沒有殺人!她是被陷害的,她可是你的親妹妹,你怎麼說的如此云淡風輕?"歐陽海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殺人不殺人皇上自有公斷,我可說了不算.父親為何會認為五妹妹殺人與冰月工資有關呢?他們好像並不認識吧?"明知道歐陽海不願意聽到殺人的事情,歐陽嫣然故意一口一個殺人膈應他. "這個"歐陽海也覺得難以啟齒,"露兒本來約的是冰月公子,可是那個洪回良竟然出現在包廂內,還對露兒言語侮辱,露兒是不堪受辱才對其大打出手,誰知竟然鬧出了人命." "哦?原來五妹妹還跟冰月公子很熟呢,竟然一起約著吃飯呢,不過我記得五妹妹不是剛求學回來麼?" "這個嘛具體你就不用操心了.既然你認識冰月公子,那你安排一個人進萬松書院應該可以吧?宏兒目前在家無事,你安排他進入萬松書院就讀."歐陽海說出了他的目的. 歐陽嫣然心里冷笑了一聲,這就是所謂的親情.騙誰呢,京城內外誰不知道將軍府大公子歐陽宏整日游手好閑,在學院聚眾賭博,前一陣子還因為一個*與人大打出手,被皇家學院退了學.這樣的人渣讓他去萬松書院,做夢呢吧."我只是認識冰月公子而已,實在是與萬松書院的人說不上話,恕難從命." "誰不知道冰月公子是萬松書院的院長,他說讓進一個人還不是分分鍾的事情.然兒你借故推脫,露兒的事情你袖手旁觀,遠兒的事情你可不能再推脫了." "萬松書院的招生今年已經結束,學生都上了好久的課了,現在早就不再招生了.父親還是想別的辦法吧." "嫣然你為父低三下四的求你,你竟然連這個小小的要求都要拒絕,你心里還有父親麼,還有將軍府麼?" 歐陽嫣然很想說,歐陽將軍你真相了,我心里確實沒有將軍府,更沒有你.不過她並未說出口,只是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的品茶. 歐陽嫣然沉默的抗拒讓歐陽海頓時火氣就上來了,不過他想到昨天晚上高月瑤哭著對他說,還是忍住了.歐陽宏被退學,在京城人盡皆知,如果再不找個好學校就讀,這輩子就毀了.萬松書院雖然不大,可是名聞天下的夢賢真人和冰月公子坐鎮,京城內外誰人不知萬松學院.只要歐陽宏進入萬松書院,將來也好安排他,不像現在這樣整日在家招貓逗狗,游手好閑.高月瑤生的幾個孩子,歐陽玉露目前人還在獄中,以後怎麼樣還未得知,歐陽宏再毀了,將軍府真的是後繼無人了.歐陽海想著高月瑤說的話,歐陽宏作為歐陽家的大公子,如果真的被毀了,以後將軍府真的前途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