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離別
看著那個挺拔的身影,歐陽嫣然心里一陣甜蜜.只是現實的情況讓她有點茫然,不知道這段感情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歸屬,走一步說不一步吧,大不了一拍兩散,她又不是古代的女子非要一棵樹上吊死.既來之則安之,以後的事情再說好了. "主子啊,看來你是真的限進去了啊,這麼為了一個女人暴露自己的身份,合適麼?要知道這麼多年暗黑的王者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云天大陸啊."說話的依然是一身紅衣的鳳揚,他一聽到消息就立馬趕了過來. "無礙,你忘記先知的話了?"帝擎天白了他一眼,徑直走到座位上坐下. "你是說先知大人預測女主子的事情麼?當時先知說是一個特別的女子,不屬于這里,難道就是歐陽嫣然?" "估計是吧,我還沒有特別的證據.根據暗衛了解到的消息,歐陽嫣然在將軍府常年深入簡出,性格懦弱,經常受他人欺負,無才無德,可以說是京城有名的廢材.可是5年前她突然跟變了個人一樣,竟然主動提出脫離將軍府.你看現在的她是世人皆知的冰月公子,才氣驚人,這種學問可不是短短的5年時間就可以學會的." "那要這樣說的話也對,不過有機會讓先知大人推斷一下不就行了?"鳳揚建議. "嗯,我原來也是這麼想的,你傳信給先知大人,讓他推斷一下那個女子的具體信息.另外,凌煙谷的事情處理的如何了?" "已經准備差不多了.按照慣例,凌煙谷每三年舉行一次公開招收內院弟子,今年已經到了時間.今年我打算在青冥國舉行,這兩年青冥國中也出現了不少的武功高強之人,尤其是那些世家子弟,還是不錯的." "具體的事情你看著辦吧,我近期准備去一趟獨龍嶺." "就是那個青冥國中傳說中的獨龍陵?據說那里毒物橫行,陣法密布,無人可以進入,你去那里做什麼,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鳳揚雖然是帝擎天的屬下,可是二人一直親如兄弟,故鳳揚說話也就隨意了很多. "不用,我去取一樣東西,很快就回來." 見到帝擎天堅決,熟悉他的性子的鳳揚不再勸了.帝擎天說一不二,一旦決定的事情無人可以更改.況且依照帝擎天的武功,這個大陸幾乎可以橫行,想了想他也就不擔心了. 將軍府 "老爺啊,露兒被打入大牢,可如何是好啊,要知道露兒一個未嫁女子待在那種地方,萬一有個好歹怎麼辦啊?"高月瑤一回到將軍府就開始跪在歐陽海的面前哭訴. 歐陽海聽到此話眉頭也是緊縮,本來這個女兒最爭氣,外貌出眾,文學武功皆為上乘,將來肯定嫁入世家甚至會有更好的去處,沒有想到才剛剛從外面求學回來就發生這樣的事情,看了這麼多年的心血算是白費了.想到這里歐陽海忽然想到了歐陽嫣然,想到她在金鑾殿的表現,還有後來皇上對歐陽嫣然的態度,歐陽海一方面是氣歐陽雨露不識時務,另一方面也對歐陽嫣然起了心思,難道這個從不放在眼里的女兒會有其他的身份和地位麼,不然無法解釋皇帝的態度.想到皇上看到的那個玉佩和猛然間變化的臉色,歐陽海心里一陣盤算,看來得找個機會跟這個女兒溝通一下了. 題外話: 親們,收藏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