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無罪
"那為啥是三小姐呢?"皇帝忍不住問. "微臣先前與洪禦史有過約定,下個月將小女嫣然嫁于洪禦史為妻,奈何小女一直拒絕,言辭激烈,曾當中打傷臣府中侍衛而逃.故臣懷疑是她不想嫁于洪禦史為妻,才派人殺害了洪禦史." "這麼說來你也只是懷疑?"**一眼看出來問題. "不是,據太醫所說,殺害洪禦史的凶手武功很高,武力值至少為8級.微臣身邊沒有這樣的高手,但嫣然身邊的隱衛武力值就為8級." "哦?三小姐竟然還有隱衛?三小姐你有何話講?" "回皇上,隱衛是師父所贈.按照父親所說,我不想嫁人殺害了洪禦史,那麼我有殺人的動機;我的隱衛武力值也是8級,有殺人的嫌疑,那麼有證據麼?就憑父親的這點推測就能證明是我殺人了麼?洪大人,你在刑部任職,難道這些懷疑就能將我定罪麼?" 洪才風看了一眼歐陽嫣然,不禁為她的冷靜折服."確實如三小姐所言,歐陽將軍的懷疑只是懷疑,並不能作為證據.家父雖然枉死,可微臣也不能讓父親死不瞑目." "皇上,那個歐陽嫣然在府中與父親出言不遜,還揚言說如果讓她嫁給洪禦史,她就殺了洪禦史,她說過這樣的話啊."歐陽玉露一看無法定歐陽嫣然的罪,趕緊下跪說道. "是啊是啊,嫣然確實說過這樣的話."高月瑤也趕緊跪下說. "三小姐,你說過這樣的話麼?"**轉頭看向歐陽嫣然,他對這個一臉平靜的女子很有好感. "從未說過." "你"歐陽玉露語塞,"皇上,臣女是冤枉的啊."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進來了一位小太監,蘇長明趕緊出去聽了一下,只見他面色一變,接過小太監手頭的東西,揮手讓小太監退下,趕緊走到**邊上,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句話,然後將手中的東西遞了過去. **看到蘇長明遞過來的龍形玉佩,臉色大變,甚至一下子站了起來.身為皇帝多年,**很快便控制了自己的失態,拂了佛衣袖,看了一眼歐陽嫣然,滿含深意.剛才蘇長明輕聲說的是"歐陽嫣然是我的人,快點放人."作為皇帝,他對暗黑帝國的了解要比平常人多一點,看到帝擎天的信物,他不禁開始懷疑,帝擎天為何幫歐陽嫣然呢?難道這個歐陽嫣然與暗黑帝國的王者有什麼關系不成?這些想法他可不敢說出來,他知道帝擎天跟傳聞一樣狠辣無情,青冥國雖然在云天大陸是老大,可是在人家暗黑帝國面前不值得一提. 歐陽嫣然很奇怪**為何會如此失態,不過她趁機看清楚了,那是帝擎天的玉佩,上次他還專門讓她看過. 對于**的打量,歐陽嫣然平靜的與他對視.**心里更加的欣賞歐陽嫣然,只可惜這是個生過孩子的女人,要不然他還真的考慮將其接入自己身邊.況且現在她又與傳聞中的暗黑之王有所瓜葛,他可不敢染指. "目前看洪禦史的死因與歐陽三小姐無關,你退下吧.這件事情朕需要重新調查,來人,先將歐陽五小姐關入大牢,帶真相查明後再做定奪."**趕緊將歐陽嫣然趕走,乖乖,人家暗黑之王都親自下令了,他要再留歐陽嫣然,那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嘛.況且真實情況估計也是那歐陽一家將歐陽嫣然推出來代替歐陽玉露受罰的吧. 歐陽嫣然一聽,趕緊行禮後走出了禦書房,看也不看哭泣的歐陽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