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進宮
走入禦書房,歐陽嫣然看到歐陽海,高月瑤還有歐陽玉露在一邊跪著,還有兩個年前人一身白衣在另一旁跪著.歐陽嫣然迅速抬頭看了一眼前面坐著的人,一身明黃色的服裝,年紀約50多歲,看來就是皇帝**了,心里遲疑了一下,歎口氣,還是屈膝下跪行禮了. "歐陽嫣然見過皇上萬歲萬萬歲." 主坐上坐著的**看到面前一臉淡然的歐陽嫣然,心里閃過一絲贊揚,這個三小姐身穿淺紫色的繡花羅衫,下著珍珠白湖縐裙.精致的小臉未沾脂粉,卻依然泛著醉人的微紅,頰間微微泛起一對梨渦.頭插一支紫色釵,中間的散發被隨意紮起,剩下的散發披在肩上,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整個人顯得清新雅致,氣質如蘭.與歐陽玉露的嬌柔比起來,歐陽嫣然更顯得清新自然. "歐陽嫣然,洪禦史被人殺害此事你是否知曉?" "小女知道."此事滿大街傳的沸沸揚揚,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那你可知誰是凶手啊?" "這個?大街上都傳是五妹妹誤傷了洪禦史.不過小女相信五妹妹不會那麼無狀,可能是比武之間的不留意罷了." "根本不是我殺的,歐陽嫣然你少汙蔑我.我只是氣不過洪禦史的侮辱打了他一掌,真的就是一掌啊,請皇上明鑒.嗚嗚分明是你分明就是你派人殺的."歐陽雨露哭的梨花帶雨. "放肆,皇上面前豈容你插嘴."邊上的大太監蘇長明訓斥道. "皇上恕罪,小女頭一次進宮難免緊張."歐陽海趕緊為心愛的女兒求情. "罷了."皇上擺手示意,"都起來說話吧." 眾人謝過都站起來身. "洪愛卿,你將洪禦史被害之事詳細的說明."**看向穿著的白衣的年輕人,此人正是洪回良的大兒子洪才風,目前任職于刑部,邊上的是洪回良的二兒子洪才青,並無官職. "回皇上,微臣親眼見到歐陽五小姐在包廂將家父打傷倒地吐血,家父被抬到家中不治而亡.當時目睹此事的有很多人,還請皇上為家父做主." "歐陽將軍,此事是否屬實?" "皇上,洪大人所言確有此事,不過微臣認為此事另有蹊蹺."得到了首肯,歐陽海繼續說道:"小女武力值只有5級,洪禦史武力值也有4級,小女一掌之下斷斷不能將洪禦史打傷致死.微臣看需要調查洪禦史的死因是否另有原因." "歐陽將軍所言確實有理.不過確實是歐陽五小姐將人打傷,此事不容質疑.不過歐陽將軍先前所說是歐陽三小姐派人殺害洪禦史之事是什麼原因?" "什麼?父親?你怎麼能這麼說?"歐陽嫣然忍不住驚呼,眼淚隨即掉了下來,那種不可置信,眼淚汪汪的模樣讓周圍看著的太監都不由得同情她了,被自己的父親背後捅刀子確實是很可悲的.歐陽嫣然收到了周圍的眼神,暗暗偷笑了一把,她自己都快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歐陽海的臉色閃過一絲不自在,但是他看了一眼歐陽嫣然和歐陽玉露,下了決心."皇上,臣聽聞此事之後,懷疑洪禦史的死因有問題,就派人詢問了當時為洪禦史療傷的太醫,據太醫所說,洪禦史為渾身筋脈被人震斷而死.露兒武力值只有5級,還做不到一掌震碎人全身筋脈.故凶手肯定另有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