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太子府求醫
一行人走到院中,正好碰到了給老夫人請安歸來的歐陽玉露,歐陽玉露見狀趕緊上前行禮.一看到如此絕色的女子,洪回良的眼睛都直了.聽對方稱呼歐陽海為父親,他直覺便認為此人就是歐陽嫣然,不由得心花怒放. 看到洪回良一副色眯眯的模樣,歐陽玉露狠狠的瞪了她一樣,她可是天之驕女,並不將眼前這個居心不良的老頭放在眼里. "露兒不得無禮.洪禦史莫怪,此女為小女歐陽玉露,外出多年今日剛回府,不懂得規矩." "無妨,歐陽將軍好福氣啊,幾位千金的容貌可都是絕色." "大人過獎." 洪回良又深深看了一眼歐陽玉露,眼底滿是贊賞,隨後就與歐陽海走出去了. 當晚,歐陽嫣然就知曉了發生在歐陽將軍家的事情.歐陽家明知道她不同意嫁人,還收了聘禮,肯定還會有後招,她不得不防.歐陽玉露?你可是終于回來了,要知道當年她墜崖的事情里面可是有歐陽玉露的功勞呢. "清風,派人讓洪禦史知道歐陽玉露的武力值,提醒歐陽玉露的價值更高." "是,小姐.對了,小姐,派去跟蹤歐陽玉嬌和高月瑤的人傳來消息,近期歐陽玉嬌一直在四處尋找名醫,高月瑤這些年幾乎很少出門,只是每個月都去要寺廟進香幾次,每次都要住上幾天." "看來歐陽玉嬌生不出孩子有點著急了,要知道一旦太子登基,一個不會生育的太子妃是無論如何也當不上皇後的.歐陽玉嬌那里繼續盯著,接觸任何名醫都要彙報清楚.至于高月瑤嘛,派人去她經常去的寺廟查看,我覺得事情肯定不同尋常,一般人上香都是家里有事才會去的,歐陽家也沒有什麼大事她為何定期會上香?" 清風應了一聲就出去了.這個時候季越走了過來,手里牽著蹦蹦跳跳的歐陽辰. "媽咪,我和越爹爹來看你了." 歐陽嫣然還未回話,倒是季越搭話了,"一直都沒有問辰兒,為何喚你娘為媽咪呢?" "這個不能告訴你哦,媽咪是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歐陽辰一臉的神秘,小小的臉因為跑過來紅撲撲的,甚是可愛. "也不是什麼秘密,就是我覺得叫媽咪比較親切而已." "媽咪你不守信用,明明說不告訴別人的."歐陽辰小臉上充滿了憤慨. "可是越爹爹不是外人是不是?" "也是哦,那越爹爹要答應保守秘密哦.咱們拉勾勾,不守信用的人變成小狗狗." "好好,辰兒有理,越爹爹不告訴別人."季越在歐陽辰可愛的小臉上親了一下,與歐陽辰拉勾逗笑. "越爹爹你以後別再親我了,媽咪說男人的臉不能讓人隨便親." "哈哈,好好,你是男子漢."季越大笑起來,歐陽嫣然見狀也是忍俊不禁. "對了師妹,今天過來是告訴你,夢賢真人這兩日課程沒有上,我派人找了他不在書院,不知道去哪里了." "無礙,隨他吧,他的課程找人代替就行."歐陽嫣然聽說他不見了,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