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調虎離山
"既然來了,何必著急走呢?" "你到底是誰,為何一直針對于我?我與閣下似乎並不熟悉." "不熟悉?傻然兒,我們之間可是熟悉的很呢." "請叫我歐陽姑娘,我們並沒有熟悉到那個地步." "不不,以後你就知道了,咱們之間可不是外人."對于逗弄歐陽嫣然上了癮,你一句我一句說些毫無營養的話語.要是讓黑衣人的手下看到他們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王者是如今模樣,恐怕眼珠子都要驚的掉下來了. 不在執著于熟悉不熟悉的話題,她知道再聊下對她並不利."你到底有什麼目的?直接說出來,我不喜歡藏著掖著." "還是那句話,對于你我絕對不會有惡意的.至于其他的,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實話,等時機成熟了就告訴你."黑衣人的低沉話語以及認真的眼眸,讓歐陽嫣然竟然萌生出相信他的念頭. "上次你說你知道設計我的人是誰,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當然,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告訴你." "什麼事?先說說聽聽." "唱首歌給我聽." "我不會唱歌,就會哄孩子睡覺."歐陽嫣然其實撒謊了,作為商業帝國的繼承人,她可是被迫學習了很多的東西,唱歌,跳舞,畫畫等,不過此時她並不想去表演,因為黑衣人的眼神讓她想逃避,那眼神似乎讓人不由自主的沉溺不可自拔. "那就聽聽哄孩子睡覺的歌曲." 歐陽嫣然無語了.這個人臉皮怎麼這麼厚!"不用了,我對于閣下的提議不敢興趣,暗害我的人我會自己查找的,不勞閣下費心了.夢賢真人是不是沒有其他的事情,在下學院還有事情,先行一步." 黑衣人看到斷然起身匆匆離去的歐陽嫣然,眼底滿是笑意.歐陽嫣然,不管5年前那個人是不是你,你,早晚要屬于我的! "小姐,屬下失職."書房內,隱衛在向歐陽嫣然請罪. "不必,我也沒有什麼事情.說說發生了何事?" "屬下是在小姐到達涼亭的時候看到一道殘影略過,就趕緊過去查看,誰知卻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計,他將屬下引到郊外就消失了.屬下害怕小姐出事就趕緊趕了回來.他的本意應該只是為了引開屬下,從始至終沒有出招,看穿著那個人應該也是隱衛,武功很高,武力值至少在9階,或者是10階,屬下只看到了他的背影,屬下猜測他還是故意等著我,按照他的武功應該可以完全甩開." 歐陽嫣然心里一驚,武林中什麼時候出了武功如此高強之人!師父將隱衛交給她的時候就告訴他隱衛的武功在武林中難逢敵手,除了師父本人,鮮有人可以戰勝.幸虧那人沒有想對自己不利,想想都覺得冷汗直冒呢.既然是發生在涼亭見面之前,看來是那個黑衣人的屬下,那個的人屬下都如此厲害.他到底是什麼背景?莫不是皇室?因為只有皇室才會有武功高強的隱衛.改天要不要試探一下,歐陽嫣然心底盤算著. "師妹,師妹,"季越有些著急的聲音傳來. "師兄,不要著急,慢慢說."看著季越匆匆趕來有些汗濕的臉,歐陽嫣然平靜的拿出手絹遞給季越,季越猶豫了下,還是接過擦汗了,不過他的心里可是一片甜蜜.此時的歐陽嫣然並不知道她弄出了一個多麼大的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