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算計
"你聽說了麼,夢賢真人已經來京城了." "聽說了,聽說已經決定去萬松書院任教了." "這個萬松書院是什麼來頭,怎麼請得冰月公子任教,甚至連隱居多年的夢賢真人都請來了,聽說皇家學院的邀請都被拒絕了呢." 夢賢真人的到來在京城瞬時傳開了,當然也跟某些人的推波助瀾有關,大家都在議論紛紛,都對萬松書院萬分好奇. 消息傳出的當天,在將軍府正廳中,歐陽遠對主坐上的歐陽海說道:"父親,孩兒聽說夢賢真人前往萬松書院任職,孩兒也想去." "胡鬧,你在皇家學院好好的,干嘛要去那種小地方,不符合你的身份.皇家學院注重武術研究和教育,多學這些對你有好處." 歐陽遠苦笑了下.身為庶子的他早就明白他在這個家的地位,不是長子,父親和母親把全部的精力都用來培養二哥歐陽宏.他得為自己的將來爭取機會,雖然青冥國入仕偏重武力值,但文學也是考察的一方面,比較入朝為官,不可能不同文墨的. "如果能拜在夢賢真人門下,成為嫡傳弟子,對于孩兒的前途也是大有裨益的.聽說夢賢真人還沒有收取一個弟子,這次前往萬松書院任職說不定就有收徒的想法." "此時待為父考慮一下."歐陽海看到兒子一臉堅持,也不太好直接拒絕. "老爺,大小姐回來了."門外傳來下人的聲音. "什麼,快,隨為父出去迎接."歐陽海帶著歐陽遠趕緊前往大門迎接太子妃歐陽玉嬌. 將軍府大門口,一輛豪華的馬車停駐.只見馬車門打開,先是一雙手伸了出來,只見那一雙纖手皓膚如玉,映著陽光,便如透明一般.接著身著一襲淺綠色絲綢上衣,上繡著朵朵滿天星,似綠葉上開滿了白蓮,肩披透明薄紗,黑亮的長發挽成了側三環發髻,留了些許青絲留在頸邊,頭插了支蝴蝶寶石釵,蓮步輕移,釵上的珠子閃閃發光,煞是好看. "見過太子妃."歐陽海率府內眾人拜見太子妃.只是行禮一半,變被歐陽玉嬌攙起,"父親,折煞女兒了." "禮不可廢.太子妃,里面請." 眾人隨著歐陽玉嬌步入大廳,歐陽玉嬌在主位上坐下,歐陽海眾人依次坐下.歐陽玉嬌環顧了一周,看到眾人臉上的小心翼翼,笑了笑.她很滿意現在的地位,很符合她一直以來的追求. "父親,女兒有件事要告訴你.前一陣子女兒發現三妹回來了?" "嫣然?她不是墜崖了麼?是不是你看錯了,這麼多年了,要是她的話怎麼不見她回來呢?" "不會的,肯定是三妹妹,她親口承認了.而且她生了一個兒子,都已經5歲了.女兒勸她回來,她說將軍府不是她的家,不願意回來.還罵女兒多管閑事呢." "這個逆女,當初就不應該生她,真是丟臉."被歐陽玉嬌一說,歐陽海那股剛剛升起的激動消失匿跡了,隨之而來的是憤怒. "可是,父親,三妹妹畢竟是我們將軍府的人,總是住在外面人家會議論我們將軍府涼薄." "那依你的意思呢?" "不如父親派人請她回來,她一個女孩子還帶著孩子,想想也怪可憐的.她不回來是她不對,咱們總是做到不苛待女兒了."歐陽嫣然,你住在外面我沒有辦法,這次絕不會放過你的.歐陽玉嬌眼底陰沉一片. "好吧,我明日就派人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