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遭遇土匪
"小姐,啊",清風淒厲的叫聲傳來.歐陽嫣然趕緊打開一側的窗戶,一看自己也嚇一跳.只見外面密密麻麻站了幾十個凶神惡煞的黑衣蒙面人,人人手中持有大刀,大刀在陽光照射下發出屢屢寒光,車夫嚇的早就鑽車下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人倒黴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縫.歐陽嫣然垂首哀歎自己的命運,這是得罪哪路大仙了,怎麼倒黴的事全讓她碰到了. 悲催的娃沒有辦法,站起來下車,跟清風站在一起."喲,還是個小娘們啊,這娘們長的挺水靈啊,跟哥哥當壓寨夫人正好",土匪們看到歐陽嫣然下車,不由得眼前一亮.眼前的女子著了一身淺紫色織錦的長裙,裙裾上繡著潔白的點點梅花,將烏黑的秀發隨意挽起,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雖然簡潔,卻顯得清新優雅.只是微凸的小腹遮蓋不了她已為人婦的事實. "大膽,將軍府的小姐豈容你們放肆",清風護住,忍不住開口.歐陽嫣然拉住清風不讓她繼續說,免得激怒了土匪. 她往周圍看看,這里山路較窄,道路兩旁一邊是聳立的高山,一邊是深不見底的懸崖,那崖內嫋嫋的白煙說明了懸崖的高度.天要亡我!吐槽後,無奈定定神,歐陽嫣然說"大哥,小女子乃京城人士,今日出城探親並為帶足銀兩,可容小女子過去,日後大哥去將軍府領取銀兩可好"?這個時候當然得拉大旗作虎皮,說出將軍府說不定能震懾一二. "哈哈哈哈哈,"土匪們大笑起來,"將軍府,小娘子,你嚇唬誰呢,誰不知道京城的常勝將軍府家大業大,出門前呼後擁,當爺們沒有見過世面麼". 眼看說出將軍府嚇不住土匪,歐陽嫣然心里也開始發涼,難道又要死一回麼?不知道這次死了能不能回去?她身手是不錯,可是面對這多麼彪形大漢,又手持武器,她還真的不敢應戰,況且她現在不是一個人,一個不會武功的清風還有肚子里不知是男是女的寶寶讓她不敢輕易妄動.她一邊想一邊拉著清風往懸崖邊上挪動,看看能不能拖上一會,最好是碰上武功高強的武俠人士來個英雄救美什麼的.別怪她這麼想,電視劇看多了. "小姐,我害怕". "沒事,大不了咱們倆一起死,堅決不能受侮辱". 土匪們見二人一直往懸崖邊靠近,紛紛大笑,"小娘子,別想不開,跟著大爺吃香的喝辣的,死了就白長這麼漂亮了",一個類似頭目的人猥褻道. 看著白茫茫的山崖,歐陽嫣然一陣發憷,活了兩世還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不過她一向不認命,如果不是身懷有孕,她一定跟這些土匪拼上一拼.可是肚子里的寶寶讓她投鼠忌器,不敢有大的動作. 眼看著土匪圍上來,她和清風後背為萬丈懸崖,前面站著幾十個凶神惡煞的大漢.一陣崖底風吹來,吹散了她的長發,吹著她淡紫色的長裙,那景象遠遠開去美極了,只可惜沒有人欣賞這些. "大哥,直接抓回去好了,咱也好早點較差",邊上一個土匪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