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自請懲罰
像是感覺到母親的憤怒,肚子里孩子動了下,又踢了一下. 孩子動了,歐陽嫣然感覺到了,怒氣一下子消散開來,她不能這樣被動,必須得保護好孩子.重活一世,這個是老天賜予她的,誰也不能動! 想到這些,歐陽嫣然知道現在還不是跟這家人撕破臉的時候,況且她也沒有撕破臉的本錢.現在只有先求穩,將寶寶生下來再跟這群人算賬. 看著下人手中那碗黑乎乎的藥汁,歐陽嫣然後退一步,一下子就作了決定. "父親,這個孩子是我的,我絕對不容許有人傷害他.父親,為了將軍府的聲譽,嫣然請求將我送到別院,自生自滅吧,這樣就可以保全了將軍府的名聲". 看著歐陽嫣然哭的梨花帶雨卻一臉倔強的模樣,歐陽海心里閃過一陣不舍,尤其是看到三夫人王月嵐哭紅的雙眼,他歎氣,"嫣然啊,你說自己也不知道說出去你自己都不信吧,算了,你把這個孽種打掉,等過兩年爹再給你找一門好親事". "老爺,不能啊,然兒懷胎已經5個多月了,大夫說強行打胎以後會造成終身不孕的,然兒才15歲啊,這樣會毀了一輩子,不能這樣做啊老爺",邊上的王月嵐趕緊站起來跪在歐陽嫣然身邊,替她求情到. "然兒啊姨娘求你了,你趕緊說出是誰的孩子啊",歐陽嫣然看著哽咽的說不出話的母親,她的心里一陣暖流閃過,她也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啊,說出來為毛沒有相信自己呢. "好了,別爭了,嫣然不說出是誰,就按照她自己的說法送去別院自生自滅,以後不再以將軍府自稱",老太太直接拍板定了,這是要逐出家門啊. 眾人聽了面上均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只有四夫人看了看跪著的歐陽嫣然,面上露出一絲不忍,看了看上首滿臉怒氣的老太太和歐陽海,手握了握,沒有敢啃聲. "嫣然謝過祖母,以後一定會閉門不出,抄寫佛經為祖母祈福". "老爺,不要啊,然兒還小,又懷著身孕,讓她去別院就等于殺了她啊,求求老太太別讓然兒去那里",王月嵐不舍得,一直磕頭求情. "我說妹妹啊,嫣然未婚先孕,擱別人家都是要侵豬籠的,現在老夫人開恩,只去了別院,已經是格外施恩了."這個是落井下石的二夫人. "是啊,三姨娘,三姐姐做出此事,直接影響了咱們將軍府所有的女兒,還請祖母和父親以將軍府顏面為重".這個是自私自利的歐陽玉嬌. "祖母,父親,別送三姐姐去別院了,那里路途遙遠,地處偏僻,生活清苦的很,還請祖母和父親從輕發落,露兒願意代替三姐姐受罰".這個是故作天真的歐陽玉露. "好了,都別爭了,就按照母親的意思辦吧",歐陽海下了決定. "老爺,不要啊,我只有這一個女兒啊,求求老夫人別送然兒去別院",王月嵐磕頭求情. "姨娘,別磕了,嫣然犯錯了該接受懲罰的.祖母,父親,嫣然今天收拾東西明天就動身,住院祖母身體健康,拜別各位夫人及姐妹."說完了歐陽嫣然站起來行禮後就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