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首次 請安
"三小姐,老爺讓你即刻前往正廳給老婦人請安",門外一下人聲音出來. 躲不過去了,歐陽嫣然面上一絲煩惱閃過,心里卻開始盤算等下如何應付. "好的,我馬上就去",歐陽嫣然對著門口說了一句,卻轉身吩咐清風去把早飯拿過來. "小姐,老爺叫你即可去,去晚了老爺會生氣的." "沒事,說不定一會怎麼鬧呢,他本來就不喜歡我,再生氣也無所謂了.不能虧待自己,吃完再說",歐陽嫣然打斷清風的碎碎念,專心的吃飯,她是現代人,才沒有古代人晨昏定省的觀念,一切以吃為大! 簡單吃完了早飯,嫣然帶著清風去主院跟歐陽海.剛走到院子,便聽到一陣歡聲笑語,看來大家都來的比她早,都喜歡看她的笑話呢.告之了門口的嬤嬤,她邁步進入屋內.只見正堂主位坐著一位老太太,年紀約50多歲,身穿深紫色錦衣,頭發梳得十分認真,沒有一絲凌亂,可那一根根銀絲一般的白發還是在黑發中清晰可見.微微下陷的眼窩里,一雙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訴說著歲月的滄桑.面帶微笑,慈眉善目的樣子,只是眼底時而透漏的犀利光芒顯示她並不是外表表現出的慈祥.這位是歐陽嫣然的祖母,歐陽海的母親.下首左下方坐著她的父親歐陽海,邊上依次是幾位姨太太.右下方坐首位是歐陽玉嬌,以下是歐陽宏幾位小輩. 觀看了一周,歐陽嫣然信步上前,躬身行禮,"給祖母,父親請安,見過幾位夫人",一句話下來,屋內頓時安靜下來,沒人吭聲.歐陽嫣然一直躬身行禮,並未起身. "喲,三妹妹,你挺能睡的啊,這個點才來給祖母請安",歐陽玉嬌一向看她不管,逮著機會就不會放過. "玉嬌啊,你三妹妹身懷有孕,自然能睡些,這些老夫人是知道的",二夫人到處標榜自己的大度善良. 果然,上位的老夫人聞言頓時怒了:"死丫頭,你給我跪下,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還有臉站在這里.這些天都不曾請安,今天竟然這麼晚,你是不把我老婆子放眼里啊." 聞言,歐陽嫣然直接站起身,裝作不經意用手用力揉了揉眼,眼眶頓時紅了起來,"祖母恕罪,父親讓嫣然閉門思過,故無法給祖母請安,其實嫣然在房內掛了祖母的畫像,每天都早起在房內對著畫像給祖母行禮". "大膽歐陽嫣然,你這是咒祖母呢",歐陽玉嬌立刻接口. "是啊,嫣然,你怎麼能咒你祖母呢,她知道你受傷昏迷可不知道多擔心呢,這些天一直都念叨你,你這樣說你祖母該多傷心呢",二夫人就這歐陽玉嬌的話可是直接踩下去. 果然,老夫人氣的上氣不接下氣,"反了反了,逆女,海兒啊,你可聽到了". "母親息怒,嫣然還小,您別跟她一般見識,她不是故意氣您的."為官多年,幾個女人的爭斗手段她還是看的出來的,只不過歐陽海看到歐陽嫣然那張跟亡妻一模一樣的臉龐,不由得心里軟下來,開始勸老夫人. 過了半盞茶的功夫,老夫人平靜了下來.歐陽海才對著歐陽嫣然說了一句,"然兒啊,這次你禍闖大了,父親也護不了你",歐陽海處處標榜慈父的模樣,此時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那神態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寵愛歐陽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