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男人是誰
正想著今後如何度過時,院內一陣嘈雜,凌亂的腳步聲傳來,砰的一聲,門被人跺開,"歐陽嫣然,你出來,你還要臉不要",歐陽玉嬌嚷嚷著就進來了. 當看到端坐在正屋內的歐陽嫣然時,她楞了一下,似乎覺得她有哪里不一樣了,竟然敢直視她的目光了.按平時,歐陽嫣然看到她都是早早的就起來行禮了,今天是咋回事?歐陽玉嬌心里犯嘀咕,面上卻還是惱怒的叫嚷,"歐陽嫣然,你還不去死,都是你不要臉,害的我們跟著受連累,真是有什麼樣的娘就生出什麼樣的女兒,跟你娘一樣不要臉".歐陽玉嬌一直都認為王月嵐為了搶奪寵愛害了她母親,從小就跟歐陽嫣然不對付. 第四章男人是誰 看了看咆哮的歐陽玉嬌,嫣然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站起來,走到歐陽玉嬌面前,"三姐,你別著急,坐下慢慢說,你來有什麼事". 聽到這些話,歐陽玉嬌差點氣背過去,敢情她說了半天人家是一句也沒有聽進去啊.多年的教養讓她深吸一口氣,"歐陽嫣然,你知道不知道,別人都在背後怎麼非議我們將軍府"? "妹妹不知,這些天我根本就沒有出去過." 歐陽玉嬌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這個歐陽嫣然竟然還敢回嘴了,難道是打了一頓把膽子也打大了. "哼,我不管你如何,趕緊說出那個男人是誰,或者將你肚子里的孽種給處理了,不然影響了我今年大婚我要你好看".歐陽玉嬌已經被賜婚,年內舉行大婚.如果這個時候將軍府傳出將軍府小姐婚前失真並暗結珠胎,勢必會影響她的名聲,有可能會被退婚.這個是歐陽玉嬌絕對不允許的. 聽到此話,歐陽嫣然一陣苦笑,她也想知道男人是誰,可是憑她想了好幾天,記憶中沒有那個片段,難道是太痛苦了刻意忘記了還是被人有意消除了記憶,這些歐陽嫣然可不會告訴歐陽玉嬌.她明白,對付歐陽玉嬌這種人,就得以靜制動,不搭理也就不怕她蹦跶了.歐陽玉嬌見她低頭不語,火氣更大了,抬手就要打下去.歐陽嫣然前世雖然為老師,但由于從小便作為繼承人培養長大,該學習的東西她到不曾落下.女子防身術及跆拳道也都認真學過,只不過她平時為人低調,不愛在人前賣弄,所以就連蘇子冉都不知道,她其實也是一個跆拳道高手呢,已經到達了黑帶的級別, 感覺到一陣掌風襲來,歐陽嫣然扭身偏過了頭,躲過了這一掌.歐陽玉嬌人稱小天才也不是浪費虛名的,一掌雖然沒有打到她,但帶起來的掌風還是讓她覺得臉皮一陣疼痛,火辣辣的感覺. "你竟敢躲,我一定要告訴爹爹讓她好好懲罰你",歐陽玉嬌其實就是紙老虎,空有一身高強的武藝,對于人情世故及心思比她這個商業帝國的繼承人卻差遠了,當然,這也跟二夫人的教育有關. "大姐,我記得爹爹說過,要把我關在這里閉門思過,誰也不許見,要是讓他知道你偷偷的過來,不知道會不會怪你". 在歐陽嫣然平靜的注視下,歐陽玉嬌感覺自己跟個小丑似的,"你等著",她跺了跺腳,奪門而去. 看著歐陽玉嬌離去的身影,她笑了笑,這種大小姐的性子還真的挺好玩的,如果不是身上傷口太疼,她不介意陪這種嬌小姐過過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