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武賽1
"金龍哥哥?他是誰?還是你的獸寵嗎?"惜花聽到小乖說把剩下的帶給金龍哥哥,人又不吃魔核那肯定是魔獸了.

"原來你還有個魔獸呢."

"嗯."聽到惜花抓住了金龍這個字眼,幽璃月只能敷衍的肯定.現在還不能讓金龍過早的讓別人知道,雖說是上古神獸但也還沒有解開上古傳承的封印呢.

四大公子武賽馬上就開始了,比武的場地在墨香居的樓下,那里有專門比武的地方.人也越來越多.

"今天是四大公子奪冠賽的第二場比賽也是最後一場的比賽."

武賽共分為兩項,第一項是不用任何靈力只能肉搏可以有武器,第二項是用靈力實力的高低來一決勝負.

第一場是畫墨公子對惜花公子.

他們倆人剛一上場,畫墨拿著一把扇子,惜花拿的一把長劍.

一陣的刺和擋,最後畫墨把手中的扇子隨著手腕一轉扇子就離開了畫墨的手飛向惜花.

此時拿著劍和畫墨比武的惜花和之前幽璃月見到的惜花真的是判若兩人,眼睛里沒有以前的不羈現在只是一種凝重.

看著向自己飛來的暗器扇子,惜花用手上的長劍一個豎劈而下,劍氣就把飛向他的扇子又擋了回去.

"你的劍氣最近又厲害了不少!"畫墨看到惜花擋回了自己的扇子,贊賞著.

聽到畫墨說自己,惜花笑了笑,"那當然厲害,我苦練了好久的."

交流完後又開始比,這次畫墨直接把扇子一甩,從里面就飛出來四個只有手指寬的小刀刃就都超著惜花射去.

"這麼狠?暗器都用上了!"惜花的身子快速的一閃,那四個小刀刃落了空全部沒入了剛才惜花身後的柱子上面.

"我就擅長暗器."畫墨依舊用的是那把扇子,向惜花說明了一下.

一直都沒有分出勝負來的兩人,惜花有點不耐煩了.

"我們還是速戰速決吧,這樣比下去沒意思了,我要動真格的了!"

說完惜花就加快了自己的速度,試圖靠近畫墨,但是畫墨也不是吃素的,一手抓住惜花的胳膊控制住他的活動,另一只手連著武器就向惜花的脖子的要害處靠近,感覺到危險的惜花頭向後微微偏離,另一只拿著劍的手順便反著就也向畫墨的脖子劃去.

在這關鍵的一瞬間,兩人都挺住了,這也意味著勝負出來了.

結果就是畫墨公子的扇子速度還是不及惜花公子的劍快,扇子離惜花公子脖子的距離大概就只有三厘米的距離但是惜花公子的劍刃已經碰到了畫墨公子的脖子.所以勝負顯而易見!

"這場比試看的好過癮!"

"惜花公子這次又贏了!真厲害!"

"是呀."

"下一場就是白衣公子和惜花公子比試了,我和沒見過白衣公子比武的樣子呢."

在比試場地上,幽璃月和惜花公子相互看了一眼.

惜花看著幽璃月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覺得這白衣公子長的像女的?這一定是他的錯覺!

幽璃月回想著剛才在第一場惜花和畫墨的比試,抬眸對惜花說道,"我們速戰速決,看誰能在一招之內就把對方打敗!"

"一招!這不可能的!"惜花聽到面前的白衣公子說只用兩招打敗對方的話還有可能,但是只用一招那是真不可能的!

"你不試怎麼會知道你不行呢?我讓你先動手."幽璃月看了看惜花公子手中的長劍示意先出手.

看幽璃月如此自信的樣子,惜花提起手中的長劍,說道"這是你說的,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惜花公子的劍漸漸就要觸到幽璃月了,但是幽璃月還是定定的在那原地站著.

"白衣公子怎麼還不出手,在不出手就要輸了."

在底下觀賽的眾人著急的說,當然還有鐵狼傭兵團的那些人.

"啊……!咚…!"一聲慘叫加地上傳來咚的一聲就是惜花弄出來的響聲,他被幽璃月一個華麗的轉身和橫踢就摔在了地上.

他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人就已經在地上了.

"哎!我這還沒開始呢就輸了!"惜花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輸了,就一招就輸了!這白衣公子到底是何方妖孽.

郁悶的坐在了地上都忘了自己還沒有起來.

"白衣公子真的只用了一招就打敗了惜花公子!"

聞聲而去的眾人一看就發現惜花公子已經被幽璃月一下子就打敗了,非常的震驚,真的就只有一招!"怎麼樣?一招打敗你可能不可能?"幽璃月看向忘了站起來的惜花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竟然可以一招就打敗惜花!這白衣公子到底是有多厲害?"台下和畫墨一起觀戰的紫瀟從幽璃月用那一招就打敗惜花開始他就皺著眉頭在想.

最後一回合是幽璃月對紫瀟.

紫瀟抽出身上的軟劍,看到幽璃月遲遲不拿出武器,就問,"快拿出你的武器吧."

"武器?我可以說我不用的嗎."幽璃月對著紫瀟雙手攤開,對著紫瀟聳了聳肩.她還是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的.

"不用?既然這樣那為了公平起見我也就不用了軟劍了."紫瀟又重新把軟劍放了回去.

開始比賽後幽璃月就認真了下來,對戰紫瀟可不比惜花那麼的簡單容易,所以幽璃月下手毫不留情,出手果斷狠辣,招招是直逼紫瀟的要害.

一開始紫瀟被幽璃月逼的連連後退.

"紫瀟這是也麼回事?怎麼不出手呢?"一旁看著他們比試的惜花看到紫瀟不動手只是一直後退的就不明白怎麼回事了.

"這白衣公子的武功怎麼每招都是別人的要害處,好像就像是專門訓練過的殺手一樣."

和惜花在一起的畫墨看台上兩人的比試也很想知道這強對強的這一場比賽誰會勝出.

退到一定程度在退不了的紫瀟擋住了迎面而來的拳頭,修長並且骨骼分明的一雙大手包裹著幽璃月打來的拳頭.

讓紫瀟沒有想到的是這白衣公子身為一個男子這拳頭和女子的手是一樣的柔軟嬌小.微微的晃了一下神.

幽璃月徒手一挑,邪肆的一笑.

"紫瀟,恭喜你,你輸了."幽璃月抽回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抬起,一個白色的玉佩赫然就出現在了幽璃月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