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跟蹤
看到戰天是真的把她到做朋友來看,前世沒有朋友的幽璃月欣慰的笑了笑,"戰大哥,你們不用擔心的,明天的比賽我有把握,如果需要丹藥的話找我要,這陣子忙完後我就會去鐵狼的."

聽到幽璃月說丹藥不夠找她要!戰天就不明白了,為什麼莫兄弟會有那麼多丹藥!難道?

"莫兄弟難道你是煉……."

"戰大哥,不要說出來!"幽璃月小聲的提醒著戰天.眼神還向後面示意著.

想到了有一種可能後,戰天就很驚訝地准備問幽璃月確認確認,但是就被幽璃月制止住了.疑惑的戰天不知道為什麼.

"團長!你傻啊!這大街上這麼多人你怎麼可以那麼大聲的說呢!幸虧莫公子阻止的即使,要不然…!"戰天旁邊的熊濤比戰天的反應快很多,馬上就知道了幽璃月為什麼不讓戰天說了.

"奧."意識到自己差點暴露了莫公子,戰天十分的不好意思,"莫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我剛才一時太激動了."

"沒事的,我知道戰大哥,為人爽快就是這樣子."說話的過程中幽璃月的眼神向一邊的某一處掃去,又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摸了摸懷里的小乖.

"嗯,能認識莫兄弟你真是我們鐵狼團的榮幸!明天的比賽我一定去兄弟你比賽!"戰天非常有義氣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

"我們其他人都和團長一起去,給莫公子你助威!"熊濤也說道,其實他是想見識一下莫公子到底實力有多厲害.

"嗯."

等到戰天走後,幽璃月摸了摸小乖的兩只尾巴,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小乖,你這第二條尾巴的能力是干什麼的?"幽璃月一邊摸著小乖的第二條尾巴一邊問小乖.

在懷里的小乖聽到主人的問話,打著盹的腦袋立即就清醒了,"主人,小乖的第二條尾巴的能力是可以把我變不見."

"什麼?"幽璃月皺了皺眉,把自己變不見,這是什麼能力?隨即幽璃月就懂了這萌蠢小乖的意思了,"小乖說的就是隱身吧."

"嗯,對,就是隱身術,這是小乖所有能力中最好玩的一個了,但是一天只能用一次."

"嗯,一次也就夠了."

幽璃月看向那個從她一離開客棧開始就一路跟蹤著她的人所在的方向.微微勾唇一笑,不用想幽璃月就知道這是誰派來的人.

想要知道我的身份是什麼,哪有那麼容易就讓他們知道的!

"小乖,一會兒我什麼時候讓你用隱身術你就用,知道嗎?"

聽到主人有吩咐,小乖趕緊的點了點頭,"小乖知道."

幽璃月一走身後跟蹤著的人也行動了起來.

看到周圍來往的人沒有注意到她的時候,幽璃月對小乖說,"現在就用."

聽到命令小乖的尾巴輕輕一伏而過,她和幽璃月就瞬間消失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正跟著幽璃月的暗衛眼睜睜的看著幽璃月就這麼從他眼前消失了!

主子讓他跟蹤這個才出現的白衣公子,看看他到底是什麼來頭,但是這實力也太高了吧!竟然能瞬間消失.

難怪那白衣公子一直在街上轉來轉去,看來其實是早就發現有人跟蹤他了.

"主子,恕屬下無能跟丟了那白衣公子."飛鷹回到幽璃月剛才離開的客棧內.

"嗯,無妨,他怎麼可能會讓你那麼輕松的就跟蹤上."紫瀟對飛鷹擺了擺手.

"什麼!連你也會跟丟了!怎麼很丟的."惜花非常的吃驚!飛鷹那可是紫瀟手下最出色實力最強的殺手,他出馬沒有失敗過,這次竟然被人發現了.

飛鷹只是個冷冷的看了惜花一眼,並沒有回答惜花的問題.

惜花看到飛鷹冷冷的眼神,並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樣子,不滿的嘟囔著,"真是什麼樣的主子身邊有什麼樣子的人,都是冷冰冰的樣子,好像誰和你都有仇的樣子!哼."

"但是屬下在跟蹤那白衣公子的過程中發現他好像和鐵狼傭兵團的團長關系很熟."

"就以前是第一傭兵團但是現在卻是第三了的鐵狼?"和紫瀟他們一起的畫墨問道.

"是的,那白衣公子和鐵狼團長說話的過程中,屬下看到鐵狼團長拿出了一個白色瓷瓶給白衣公子."

紫瀟問飛鷹,"白色瓷瓶?那你知道里面是什麼?"

"當時屬下不敢跟的太近,只是聽到那個鐵狼團長說那個瓷瓶里裝的是高級丹藥聚靈丹,而且還是白衣公子給他的,因為明天的武賽鐵狼團長又還給白衣公子了,但是白衣公子沒有要."飛鷹如實的向紫瀟彙報這自己聽到的消息.

"那個鐵狼傭兵團的團長竟然對高級靈藥都不動心嗎!"紫瀟聽到飛鷹說那鐵狼團長把那十分珍貴的高級靈藥要還給白衣公子時,有些不解.

"不是的,那丹藥一共有五顆."飛鷹非常淡定的向紫瀟彙報完,其實內心卻在抽抽!五顆高級丹藥!而且那還是聚靈丹!

但是飛鷹說完,另一個人就淡定不下來了,"五顆!你說是五顆高級聚靈丹!你沒看錯?"惜花激動的都坐不住了.

"嗯."飛鷹依舊冷漠的應了一聲

紫瀟和畫墨看到惜花那激動的樣子,都是一陣的無語,雖然這個消息很不可思議,但是他這也表現的太激動了吧!

"你們知道嗎!五顆聚靈丹!那代表的是什麼!五個強者!"惜花十分激動的對紫瀟和畫墨說道.

"我們知道那可以代表五個強者."

"那你們怎麼沒有一點反應呢?"惜花看到沒有任何反應的紫瀟和畫墨到.

"那你要我們有什麼反應?那聚靈丹又不是我們的."畫墨看著激動的惜花,真是搞不懂那是別人的東西又不是他的,他在哪一直激動個什麼勁?.

"奧,也對,又不是我的."聽了畫墨說的,惜花的情緒就立即的降到零,唉聲歎氣的坐在凳子上.

紫瀟看到惜花那情緒變化之快,鄙視到,"你麼用不上那個,你已經是天才了,都已經綠階了."

"那也是才綠階,還沒有你實力高呢,光會說風涼話!"惜花用哀怨的語氣埋怨這紫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