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文賽3
看到四位公子已經都做完了詩後,主持賽事的人叫人把四首詩分好,分別鑒定出第一名的作品.

"各位等一下,一會我們四位公子再一次的佳作就會出來了,我們在耐心的等一下."

主持這賽事的人是很機智的,他知道怎麼帶動大家的興致,就說道,"在等待結果出來的過程中,我就先來說說下一場的比賽."

"我們下一場比的是就畫畫,而大家都知道我們四位公子之一的畫墨公子可是天下第一的畫聖,每年畫的比賽中穩拿第一,他的畫千金難求至今還沒有人能超越我們的畫墨公子,那現在會不會有人打破呢,我們下一場比賽就揭曉了.我們現在先看第一輪比賽的結果."

主持的人攤開剛剛送上來的結果個四位公子做的詩,大聲的宣布著,"第一就是白衣公子."

"為了公平我們還是會和以往一樣的讓在坐各位都聽一聽四大公子的作品的."

"第一首詩幻境,如下."

縹縹緲緲虛幻境,

虛虛實實景象同.

夢里恍若一世去,

醒時還得舊人來.

小乖聽到第一是那首詩是異常的高興.

紫瀟和畫墨他們聽完震驚住了,這首詩是以夢境為題的,把夢的感覺寫的如此完美,也把這紅塵看的如此透徹,他們還是稍有遜色.

因為每次的詩賽都是紫瀟獲勝,所以畫墨就自然而然的認為這次的第一還是紫瀟,贊賞的對紫瀟說,"沒想到你的作詩的境界又上漲了,佩服."

而紫瀟也是還以為這首詩是畫墨作的,正准備說幾句,畫墨就已經說出來了,"你誤會了,那詩不是我寫的."

畫墨聽到紫瀟說不是他寫的,身體一怔道,"不是嗎?那是誰?"

紫瀟搖了搖頭,兩人又盯向了惜花看.

惜花一看他們兩位的眼神就知道他們想什麼了,先是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瞪了一眼紫瀟和畫墨,"你們是傻了,不用想就知道那詩肯定也不是我寫的,我的文采是什麼樣子你們還不知道!真是…."

自嘲的惜花公子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貶低自己,說完後還用白癡的眼神看別人.那麼自戀的人….

最後他們看到呆在一旁安靜的幽璃月,懷中抱著的那靈獸兩只尾巴一擺一擺的很高興的樣子,隨即就明白了是誰寫的了.

"剛讀的那首詩就是排名第一的詩."

"這首詩的意境好淒美,真不愧稱為第一,以前詩得第一的就是紫瀟公子.那這首詩是不是也就是紫瀟公子寫的."

"不知道,快聽結果."

"那首詩就是白衣公子所作的.我們恭喜他吧."

"沒有想到那位白衣公子不止實力高,還好有才華."

"我們開始讀第二首,這是紫瀟公子的佳作名為為何."

征戰萬里沙場,

遍體磷傷為何?

一世英雄美名.

刀戟金戈鐵馬,

王者敗蔻一瞬.

"這個就是第二紫瀟公子寫的,下來就是畫墨公子寫的古殤序景."

羽落蕭蕭前路處,

塵風夜影唏無歸.

文書尚在魂別處,

月影溪下訴離情.

幽璃月點了點頭,觀察了一會畫墨的樣子,"這首詩不錯,挺適合畫墨你的."

畫墨聽到幽璃月說自己的詩不錯,含蓄的說道,"多謝誇獎."

"難怪畫墨公子不喜歡笑而且眼底還有一絲傷感原來是已經有愛的人了!看來還沒能在一起."喜歡畫墨才情的女子們聽到畫墨的詩後都是一陣的傷心哎.

"好了,還有最後一首是惜花公子的."

"噗……!"剛准備讀最後一首詩的那人沒有反應過來笑噴了,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的調整了一下,暗歎到真不愧是花花公子.

"這詩的名字是色."話說念出這個還真是讓他有些為難了,但是誰讓他是弄這個的呢,還是認命吧,反正這惜花公子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我故戀香惜美玉,

閨閣輕鎖美人顏.

牡丹羽扇映遮面,

翹首窗外玉指引.

共與同飲酒一盅,

嬌羞低吟淺嗔癡.

絆絆磕磕的讀完惜花公子寫的詩後,那位專門念詩的侍人也是滿臉通紅的就下台了.

"就知道惜花公子的詩會是這個樣子的,真是不害臊,我都臉紅了."

"就是的,難怪是多情公子呢,也就只有他寫這種詩了."

紫瀟畫墨公子他們都早已經習慣了,因為每次這個環節惜花公子就是這個樣子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當事人東方鴻闕也沒有多在意,反而還很高興的樣子.

幽璃月那是滿臉的黑線,這惜花真的是臉皮後.

"咳,好了,第一項比賽我們就就結束了,第一名是白衣公子.接下來開始比第二項畫."

主持大賽的人緩了緩場,繼續第二項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