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異能催眠
看著一步步向自己走來的幽璃月,弋芷嫣連忙後退.

一邊退一邊指著幽璃月,"不…你絕對不是幽璃月那個廢物,她沒有能力反抗我的!"

"沒有能力?二小姐呀,你要知道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看著已經退到了門外面的主仆二人,幽璃月抬了抬胳膊,對著弋芷嫣說道:"二小姐,你們一不開心就拿我泄憤而且叫了我那麼多年的廢物,現在竟然還不認識我了嗎?"

聽完幽璃月的話,漸漸冷靜下來的弋芷嫣看著幽璃月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似得.

一副非常吃驚的樣子盯著幽璃月,"你…你這麼多年來其實在一直隱藏著自己的實力,你並不是廢物!"

"呵……"幽璃月輕笑出聲,是你們一直認我是廢物的.

"你這麼做到底是有什麼陰謀!"

"我能有什陰謀呀,我只不過是想拿回屬于我丞相府大小姐應得的而已."幽璃月看向一臉震驚的弋芷嫣和她的丫鬟.

"好…好,我這就出去告訴全府上的人,說你其實都是裝的!"弋芷嫣說著就准備和丫鬟離開幽璃月的院子,把她們在這里得到的驚天秘密准備公布出去.

但是幽璃月卻沒有輕易的讓她們就這樣走了.

笑話!她們就這樣走了那豈不是全世界都要知道自己其實不是個廢物.

現在的她還什麼都沒有呢,還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其實不是廢物,要不然以現在的自己必定會成為眾失之夭的.

攔住准備離開的主仆的二人,幽璃月眼神幽深的看著弋芷嫣,"二小姐,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幽璃月是廢物嗎?"

"呃…"弋芷嫣和她的丫鬟小桃漸漸的迷失在了幽璃月的眼神中.

兩人漸漸的眼神越來越迷離和空洞,聽到幽璃月的問話都乖乖的回答,"她不是廢物,她欺騙了所有人."

幽璃月接著又說到:"不是的.我告訴你們,幽璃月不會修煉她是廢材知道嗎?"

機器一般的聲音又響起,"嗯,她是廢材,她是廢材."

突然丫鬟小桃倒在了地上徹底昏迷了.

僅僅只有紅階中級的小桃怎麼會承受住幽璃月的精神催眠,小桃這般是幽璃月早已經料想到的.

滿意的微微勾唇,繼續深度催眠著弋芷嫣.

幽璃月的眼睛越來越深邃,給人的感覺就像大海一般並且還有那麼一絲的壓抑感.

弋芷嫣的腦海中早已經被那種像是從遠方深處傳來的空幽寂靜的聲音所牽引.

看著弋芷嫣身上自己留下的鞭痕而且還有臉上的那一道,微微皺眉.

如果讓她和她的丫鬟就這樣的回去的話這鞭傷一定會讓別人起疑心的.

她們肯定不會傻到認為這鞭傷是二小姐弋芷嫣閑到無聊自己抽自己吧?

"剛才發生的一切你都要永遠的忘記,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發愁應該要怎麼說弋芷嫣身上的傷是怎麼來得的幽璃月突然露出一抹皎潔的微笑.

"你身上的傷痕是在准備打幽璃月的時候一個蒙著臉的蒙面人突然出手相救,這傷也是他打的."說到這里幽璃月自己都有些編不下去了.

她真的很對不起那個蒙著臉救她的仁兄呀!雖然這位蒙面人也是她胡鄒出來的.

看向被自己催眠的弋芷嫣問道:"我給你說的這些記住了沒有?"

"知道了,蒙面人…蒙面人."弋芷嫣機械般地重複著.

做完這些幽璃月就轉身回房了,出來時手里卻端著一盆水.

看著一個躺在地上一個眼睛空洞癡傻的兩個人,毫不猶豫的把水潑向她們.

拍了拍雙手,臉上帶著毋庸置疑的自信,"就讓我們重新開始第一次的遇見吧."

猛地被涼水潑了全身的二人全都微微轉醒.

"啊!"剛清醒的弋芷嫣就大叫了一聲,完全沒有意識和感覺到自己剛被催眠了.

"那個小賤人竟然還有個幫手!可惡!而且還那麼的厲害!"

丫鬟小桃醒後看到弋芷嫣的臉張大了嘴巴十分的驚訝,"小…小姐,你的臉…."

這才想起那個蒙面人還在自己的臉上還打了一鞭子,現在還沾了冷水臉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弋芷嫣捂著臉惡狠狠的看向幽璃月.

幽璃月無辜的為自己辯解,"二小姐,你們沒事吧?我還以為你們早都走了."

"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不要認為有一個蒙面人幫你你就囂張,我看下一次誰還會幫你!"

"小桃我們快走趕緊給我取煥容丹."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

她的臉不能留疤的,她還要嫁給太子的,她還要成為太子妃呢.

就這樣的對話,又一次的掩蓋住了幽璃月天才般的存在,注定了所有人都不會知道今天的真相是怎麼樣的了.

但是真的會是所有人都不會知道今天事情的真相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