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逃避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逃避

聽他這樣說,沈追和蔡荃一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幸而蕭景琰似乎沒有因為被違逆而生氣,他只是猶豫了一下,便道:"既然先生有此興致,那蔡卿就請先生指教一下吧. "

蔡荃與沈追快速地交換了一下眼色,從袖中取出案卷,遞給了梅長蘇.

案卷並不很厚,大約有十來頁的樣子,訂得整整齊齊,字跡小而清楚. 梅長蘇接過來後,先向蕭景琰告了聲不恭,之後便朝椅背上一靠,姿態很放松地翻看了起來,可是他看他的,其他三人總不能傻傻地在一邊等他看完,更何況坐在上首的,還是一位尊貴無比的太子殿下,所以沈追飛快地轉動腦筋找了個話題來活躍有些冷場的氣氛.

"殿下,下月就是陛下的聖壽千秋了,記得去年殿下獻了一只好俊的獵鷹,陛下甚是喜歡,今年想必殿下一定有更好的賀禮了,呵呵呵呵……"

"對于人子而言,最好的賀禮就是孝心,只要我齊身修德,理政不失,送什麼父皇都會喜歡的……"蕭景琰努力以平常的態度,繼續與蔡沈二人交談,只是時不時,會朝梅長蘇那邊瞟上一眼.

梅長蘇並沒有注意室內其他三人在談什麼,他似乎真的被案卷內容吸引住了,一頁接一頁地翻看著,神色很專注,只是偶爾端起茶來喝上一口. 蕭景琰的視線再次轉過來地時候,他剛好正把茶碗朝手邊的小桌上放. 手指無意中碰到桌上擺著的一盤點心,便隨手拈了一塊起來,看也不看就朝嘴里放.

沈追和蔡荃突然覺得眼前一花,閃神之間蕭景琰已經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一把抓住梅長蘇的手,快速地將那塊點心從他的嘴邊奪了下來,遠遠丟開.

這離奇的一幕使得所有人都僵住了. 就連蕭景琰自己在做完這一系列舉動之後,也立即意識到不妥. 變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目光游動地道:"這點心……不新鮮了……"

太子東宮端出來待客的點心會不新鮮,這種說法實在是太新鮮了,新鮮到他解釋了這一句之後,效果還不如他不解釋地好.

梅長蘇的目光,慢慢地移到了旁邊小桌上,那里擺放地是一份細點拼盤.有芙蓉糕,黃金絲,核桃脆,還有……榛子酥……

從表情上看,梅長蘇似乎沒有什麼大的震動,只是慢慢垂下了眼簾,面色漸轉蒼白,根本看不出他此刻心中劇烈的翻滾與絞動. 原本僅僅是有意試探,然而真正試探出結果之後,他卻覺得說不出的難受. 胸口一片緊窒一片冰涼.

蕭景琰依然抓著梅長蘇的手腕,曾經健壯有力的手腕,如今虛軟地輕輕顫抖著,令他胸口如壓磐石,不由自主越握越緊,緊到想要把全身的力量都轉輸過去. 不過除此以外. 蕭景琰沒有敢做出任何其他地舉動,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因為坐在面前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但同時又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朋友. 林殊曆劫歸來,已不是當年經打經摔象是白鐵鑄成的林殊,蕭景琰不願意在這個敏感的時刻做錯什麼,說錯什麼,所以他只能握著那只手,默默無語.

良久之後,梅長蘇輕輕掙開了他的攥握,扶著座椅扶手慢慢站了起來. 灰白的雙唇微微抿著. 低聲道:"我家里還有點事,請容我告辭. "

"小……"蕭景琰張了張嘴. 到底沒敢喊出口,只能看著他轉過身去,步履緩慢而飄浮地向門外走去.

一旁地沈追和蔡荃已經看呆了,兩個人都鼓著眼睛,微張著嘴,表情如出一轍,不過現在蕭景琰早就忘了他們還在這里,在殿中僵立了片刻後,又追了出去.

梅長蘇盡量想走得快些,但大病初愈又情緒激動,四肢和臉頰都是麻麻的,剛走到廊外的長階,膝蓋便一陣顫軟,不得不停下來扶著欄杆喘息.

雖然沒有回頭看,但梅長蘇知道蕭景琰的視線還追在後面,因此咬牙撐著,不想在這個時候顯出任何虛弱之態. 他們以前一直並肩成長,他們一起賽馬,一起比武,一起爭奪秋獵的頭名,一起上戰場面對烈烈狼煙;他們前鋒誘敵,被數十倍的敵軍包圍時,一起背靠背殺出血路. 驕傲而又任性地林殊不能想象,有一天景琰會奔過來扶住自己軟泥一樣虛弱無用的身軀,用同情和憐惜的聲音說:"小殊,你沒事吧?"

不能想象,也不能接受.

所以他逃避,想要快些離開這里,回到蘇宅冷靜情緒後,再慢慢地想,慢慢地做決定.

可是等他略略調勻呼吸之後,並沒能重新邁動步伐,因為飛流突然從側門向他跑了過來,步子比平常沉重許多,懷中緊緊抱著一只灰色的大狼.

"不醒!"少年將佛牙遞到蘇哥哥面前,滿眼惶惶不安與迷惑,"都不醒!"

梅長蘇用蒼白得幾乎透明的手指撫摸灰狼黯淡的皮毛,指尖下接觸到的是一片冰冷與僵硬,心髒頓時一陣絞痛. 佛牙的眼睛閉著,看起來很安詳,飛流幾次努力想要把它的頭托起來,可是一松手,就又垂落了下去.

側門邊又響起了腳步聲,已調任東宮巡衛將軍的列戰英這時方追了過來,滿額是汗,一看到太子也在外面,他嚇了大大地一跳,可是還未及告罪,蕭景琰已快速示意他安靜旁站.

佛牙已經快十七歲了,就一只狼而言,它算是極其高壽,它地離去固然令人傷感,但對于理智的成年人來說. 這並不算一樁難以接受地事情.

可是飛流不能理解這些. 他剛才看到佛牙被裝進一只木柩中,跑去看,列戰英哄他說:"佛牙睡了. "在少年的認知中,睡了,是一定會醒的,就好象蘇哥哥經常睡著,可無論睡多麼久. 後來全都醒了過來.

于是他問佛牙什麼時候醒,列戰英的眸中露出難過的神情. 說它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飛流第一次知道睡了竟然可能再也不醒,這令他十分地驚恐,本能般地抱起佛牙,直奔蘇哥哥而來.

梅長蘇揉著少年的額發,他看得出來飛流此刻的迷茫與慌張,但卻已無心力去安慰和解釋. 死神地黑袍常年覆在他的身上,那般陰冷. 那般真切,真切到他根本無法向少年描述,死亡究竟意味著什麼.

"飛流,你會一直記著佛牙麼?"

"會!"

"作為朋友,你一直記著它,那就夠了. "梅長蘇伸手從飛流懷中抱過佛牙,因為太重,他站不住. 索性坐了下來,將灰狼地頭,貼在自己的面頰上,向它做最後的告別.

"蘇哥哥……"少年十分的害怕,卻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害怕,只能靠過去. 象佛牙一樣,擠進梅長蘇的臂間.

"沒事的,起來,把佛牙抱著,還給列將軍,列將軍會帶它躺到舒服一點的地方,快去吧. "梅長蘇輕聲安撫著,拉扯飛流地黑發. 可是飛流還沒有來得及照他的吩咐起身,一只手已經伸了過來,將佛牙沉重的身子抱了過去.

飛流跳起身來. 想去搶. 可一看清眼前的人是誰,立即想起蘇哥哥最嚴厲的命令. 沒有敢動手.

蕭景琰一只手抱著佛牙,另一只手平平伸出,掌心朝下,微微握成拳狀,停留在梅長蘇右肩前方約一尺的地方. 片刻的靜默後,梅長蘇抬起眼簾,視線與景琰正面撞在了一起.

那一瞬間,兩人都感到了極度的痛苦,而且同時也感覺到了對方心中地痛苦.

痛苦,卻又無法明言,仿佛一開口,只能吐出殷紅的鮮血.

蕭景琰的手臂,仍然靜靜地伸著,沒有絲毫的晃動,梅長蘇蒼白的臉上一片漠然,但最終,他仍是抬起了右手,按住穩穩停在面前的這只手臂,當作支撐慢慢站了起來,等他稍稍站穩,那只手便快速收了回去,就好象根本沒有扶過他一樣.

"飛流,我們回去了. "

"嗯!"

階下地列戰英迷惑不解地看著素來禮數周全的蘇先生,在撐著太子的手臂站起來後,竟連一個"謝"字也沒有說,就帶著他的少年護衛這樣走了,而抱著佛牙目送他離去的蕭景琰,那臉上的愴然表情也令他幾乎不能動彈.

"戰英……"

"呃……臣,臣在!"

"把佛牙抱去,好好收殮,明日……我來看著它下葬. "

"是!"

列戰英雖然滿腹疑團,卻也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忙上前接過佛牙的身體,安靜地躬身後退. 蕭景琰衣袍翻飛,已飛快地轉身,步履生風地回到了殿中.

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中,沈追和蔡荃已勉強從僵硬狀態中回複了一點點,討論了幾句剛才發生的離奇一幕. 不過由于缺乏足夠的資料,這兩位意氣風發,前途無可限量,什麼疑難痼症都難不倒地朝廷新貴,最終交換地卻是幾句說了跟沒說一樣的廢話.

"蔡兄,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還想問你呢,這怎麼回事啊?"

"我要知道就好了,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在"怎麼回事"地余音回蕩中,太子殿下的腳步聲已響起,兩人趕緊噤言,恭然肅立.

再次回來的蕭景琰神情與出去時不同,眉頭緊蹙,面沉似水,眸中閃動的是刀鋒一般冷酷的厲芒,一開口,聲音里也透著一股以前很少出現的狠勁.

"沈卿,蔡卿,本宮有件大事要說,你們聽著. "

"是!"

"這件事,本宮早已下定決心,非做不可. 今日告訴你們,不是與你們商量,而是要你們為我出力. "

沈蔡二人對視一眼,趕緊道:"臣等但憑殿下吩咐. "

"好. "蕭景琰咬了咬牙,緊緊握住雕成龍頭狀的座椅扶手,語調冷冽而又堅定地道,"本宮……要推翻十三年前的赤焰逆案,重審,重判,明詔天下,洗雪皇長兄與林氏身上的汙名. 不達此目的,決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