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惘然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惘然

"我父親的名諱?"梅長蘇微怔之後,立即就明白了他此問的用意,臉上稍稍有些變色.

"既然令尊大人是我母妃的恩人,我也該知道他的名字,不是嗎?"

"那殿下……怎麼不去問貴妃娘娘呢?"

"我問過了,"靖王並不隱瞞,"現在想再問問先生. "

梅長蘇慢慢低下了頭,縮在被中的手緊緊握了起來,又緩緩放開,臉色已白得接近透明.

"先生有什麼為難之處嗎?"靖王俯低了身子,竭力想要看清他的眼睛,"令尊大人的名諱,也是秘密?"

"怎麼會?"梅長蘇虛弱地笑了笑,終于抬起雙眼,"家父名諱,上石下楠. "

靖王全身一震,臉色幾乎變得跟梅長蘇一樣的白,極力把持才穩住了心神:"能否……再說一遍?"

"家父,梅石楠……"

"哪個石,哪個楠?"靖王從齒縫間擠出這個問題,仿佛是在進行最後的掙紮.

"石頭的石,楠樹的楠. "梅長蘇看著靖王臉上的表情,知道自己這次又賭對了,但心中卻沒有絲毫輕松的感覺,反而沉甸甸的,好象有什麼粗糙的重物碾過胸口,帶來陣陣鈍痛.

靖王蹌然後退了兩步,重重閉上了眼睛. 對他來說,經過昨日迷離一夜後閃過腦中的那個念頭,是如此地突然. 如此的離奇,離奇到他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而剛才那短短的幾句話則冷酷地告訴他,原來他是真的瘋了.

瘋狂到想要去尋找那永遠不能再找回的亡魂,瘋狂到想要把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影重合在一起.

然而結局,只是一片冰冷如雪的失望.

列戰英怯怯地在門口逡巡了一下,有些畏于室內古怪地氣氛. 但剛剛送來的消息是如此重要,他不得不立即稟報.

"殿下……蒙大統領地信使從帝都星夜趕到……"

靖王無言地又靜立了片刻. 似在平息自己冰火兩重的激蕩情緒,最終他還是控制住了自己,默然轉身走了出來,可是因為心頭亂糟糟一片,他沒有注意到佛牙悄悄地從他腳邊穿過,擺著尾巴走進了內間,撲進梅長蘇的懷里.

蒙摯的信使風塵仆仆地站在院門口. 一見靖王就翻身拜倒,雙手將信筒舉過頭頂. 靖王接過信筒,大概檢查了一下封口,道:"隨我進去吧. "

"是!"

一聽說是帝都來的消息,梁帝雖在困倦中也立即爬了起來,披著外衣在臥榻上接見靖王,信使則跪在外間門邊,隨時等候傳問.

"好!朕這就放心了. "梁帝展信細讀,臉上的皺紋慢慢舒展開來,"蒙卿動作神速,留守禁軍已全部收歸他的控制,宮防也已重新整備,隨時可候朕回京……咦?!"

"怎麼了?"

"……夏江逃獄了……"

靖王眉間一跳:"怎麼會?"

"是趁著蒙卿剛剛入京與譽王對恃. 情況比較混亂時逃地. 後面還附著刑部走失獄犯的請罪折子. "梁帝的表情突轉陰狠,"此賊辜負皇恩,比譽王還令朕難以寬宥,立即發下海捕文書,死的活的無所謂,一定要給朕抓回來!"

"是. "

"你又要辛苦了,今日安排一下,明日回鑾. "

靖王清楚梁帝此刻急于回到帝都的心情,立即道:"父皇放心,孩兒這就去安排. 明日一定可以起程. "

"好. 好. "梁帝露出慈愛的笑容,"既然快回京了. 你有什麼想要的封賞,也抽空多想想. "

靖王淡淡道:"何必多想,父皇賞什麼就是賞什麼,孩兒想得多了,就逾了本份. "

梁帝深深看他一眼,又仰首笑了一陣,看起來甚是歡快,"朕就喜歡你這個不強求地脾氣,實在象你母親. 先忙去吧,今日不必再進來請安了. "

靖王叩首退出後,梁帝又歪在床頭沉思了一陣,道:"召紀王. "

高湛忙出去傳旨. 由于此處不比帝都禁苑,紀王未及片刻便趕了進來,在榻前行了禮.

"坐吧,有事跟你商量. "梁帝指了指身邊的矮椅,"這次叛亂是譽王發起的,你知道吧?"

"臣弟知道. 徐安謨已主動招了,再說除了譽王,其他皇子都隨駕在此,京里皇後……也一向是偏愛譽王的……"

"景桓已經讓朕寒心了,枉朕還曾經對他有所期許,可他呢?手段沒有手段,心志沒有心志,做出事來汙七八糟的,現在竟至于謀逆,朕實在不能再繼續容忍. "梁帝的表情甚是痛心疾首,手指揉著額頭,很不舒服地樣子,"可說到底,畢竟是朕的兒子,思來想去,心里還是痛的……"

紀王忙勸道:"皇兄,事已至此,還是保重龍體為上……"

"先不說這個. "梁帝坐起身來,看著自己的弟弟,"如今太子已廢,譽王更是罪無可赦,你看將來這儲君之位,應該歸于何人?"

紀王頓時嚇得魂不附體,伏地道:"此乃陛下聖心獨斷之事,臣弟不敢置言. "

"家常問問,也值得你這般緊張?"梁帝笑著伸手拉他起來,"你覺得靖王如何?"

紀王斟酌了一下,慢慢回道:"靖王……仁孝德厚,赤誠忠勇,可為……眾皇子楷模……"

梁帝眸色深沉地看著窗外,良久後. 似乎從胸腔深處吐出一聲歎息,"其實,景琰並不是朕最優秀的那個兒子……你不覺得嗎?"

紀王戰戰兢兢,大氣也不敢出.

"可是景琰有景琰地好處,他知道收斂,這一點跟……跟景禹不一樣,也許和他**的性情有關吧. "梁帝似乎並沒打算真要紀王說什麼. 視線仍保持在原點,"這次救駕. 景琰趕來的時候禁軍差不多已無戰力,獵宮其實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但他卻二話沒說就繳還了兵符,當時還讓朕覺得甚是意外……"

"意外?"

"朕還以為,他總會提點什麼,至少應該暗示點什麼. "

紀王勉強笑了笑,"景琰好象不是那樣性情的人. "

"離開九安山還京之後. 局勢就會重新回到朕地掌握之中. 可方才朕試探了一下,景琰好象並沒有想要延遲回鑾地意思. "梁帝向紀王靠近一點,壓低聲音道,"你說,他到底對東宮之位有沒有想法?"

紀王微微一震,笑得有些尷尬,"何止是景琰,只要身為皇子地. 要說誰對東宮之位沒有想法,那一定是假地. "

"哦?"梁帝瞟過來一眼,"你也是皇子,你有什麼想法?"

紀王這次地笑容倒很輕松,"臣弟才不是皇子,臣弟是皇弟. 那是不一樣的. "

梁帝哈哈笑了起來,用力拍著弟弟的肩膀,"你啊,你就是生的晚了些. 不過也虧了還有你,朕才有個商量的人. 擦擦汗,吃塊點心,緊張什麼呢?朕還不夠疼你,不夠縱容你的?"

紀王也跟著"嘿嘿"了兩聲,在盤中隨意揀了塊絞絲糕填進嘴里,嚼了兩口.贊道:"是貴妃娘娘的手藝吧?皇兄近來都不肯賜給臣弟了. 非要進來才吃得到. "

"好好好,你喜歡. 你就包起來帶走. 貴妃還在朕身邊,朕不愁沒得吃. "梁帝展開滿面笑紋,眼尾卻又突然一掃高湛,道,"叫淮王,豫王進來. "

紀王一愣,忙道:"那臣弟就先……"

"你別忙,吃你地吧. "梁帝臉上的笑意漸漸沉澱,轉換成更為深沉凝重的表情,"你不是說但凡皇子都有想法嗎?朕想聽聽他們兩個的想法. "

紀王幾乎噎了一下,忙端起茶杯,悄悄沖了下去.

不多時淮王和豫王進來,請安行禮完畢,梁帝也先笑眯眯地賞點心吃,可人家還沒吞下去,他就突然問了一句:"靖王當太子,你們有什麼意見嗎?"

紀王趕緊遞茶杯給兩位可憐的皇子,看他們又嗆又咳地亂了一陣後,全都伏地叩首,吶吶不敢多言.

"怎麼,你們有異議?"

"兒臣不敢……"豫王膽子略大些,定了定神道,"靖王沒什麼挑的,父皇覺得合適,兒臣們就覺得合適. "

"太子和譽王已不必再提,要是靖王不當太子,就得在你們兩個中間選……"梁帝沉沉的視線落在兩個兒子身上,"你們沒什麼想法嗎?"

"兒臣……無德無能,只求能在父皇膝前盡,盡孝,別無他想. "豫王叩首表白,淮王趕緊附和.

"可是……"梁帝語調悠悠地道,"你們序齒較長,本應位列靖王之前啊?"

豫王一時哽住,趕緊拉了拉讀書較多的淮王,淮王結結巴巴地道:"兒臣們……都,都不是嫡子,年齒相差也,也不多,自然是父皇您……擇賢而立……"

"好一個擇賢而立,"梁帝溫和地笑了起來,"若論賢孝,靖王確實當之無愧. 你們兩個有這份心胸,朕也很寬慰. 起來起來,本來是賞你們吃點心地,順便問問罷了. 吃吧吃吧,朕也困了,你們把這盤子吃完了,進去給貴妃叩頭請安. "

命兩皇子專門去拜貴妃,這個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不過豫王淮王雖不攪朝局,判斷力還是有的,早就料到了今天,倒也不意外,匆匆忙忙把幾塊點心吞下去,朝已倒下小眠的梁帝叩拜已畢,便奉命進到里間去了.

紀王悄悄退出來,命人去備馬,想出宮散散心,剛走到外殿門前,遙遙望見靖王正帶著一批文武諸臣走過,大約是去安排起駕諸事,看那沉穩自信的氣勢,儼然已有主君風度.

"原來江山最後是他的……"紀王喃喃自語了一句,突然想起當年英姿飛揚,眾望所歸的皇長子,心中不禁五味雜陳,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見過紀王爺……"身後突然傳來語聲,令紀王一驚回首.

面前站著一個白裘青衫地文士,身形單薄,面有病容,看起來似乎柔脆無害,但卻是這天下最讓人不敢輕視的人.

"對了,麒麟才子也是他的……"在微微的怔忡中,紀王在心里這樣對自己說著. 他跟梅長蘇沒有直接交往,不過卻認得他. 現在京城里有點身份的人,幾乎已經找不出不認得這位蘇先生的了.

"王爺是要出去嗎?"

"是啊. 蘇先生好象身體不豫?"

"有勞王爺垂問,睡了一天,想起來走走,聽說明日就要回鑾?"

"不錯,回到帝都,諸事可定,先生也可以放心了. "紀王爺淡淡笑著.

梅長蘇隨之一笑,眸色柔和,"其實靖王殿下,一直想要跟王爺道個謝,只是波亂紛紛,不太方便罷了. "

"謝我什麼?"紀王不由笑道,"我萬事看心不看人的,有何可謝?"

梅長蘇凝望他良久,慢慢躬下身去:"殿下多謝王爺相救庭生,若非王爺當年一點慈念,他只怕難以降生在這人間……"

紀王全身一顫,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仿佛有什麼即將翻湧而出的東西在表皮下滾動著,于眉宇之間激起悲涼與哀淒的波紋.

"這個,就更不用謝了……本來都是一家人,誰跟誰不是骨肉呢?"

說完這句話後,這位瀟灑閑淡一生地王爺轉身而去,袖袍在山風中翩亂飛舞,留下了一個黯然無奈地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