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奇毒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奇毒

當西屋門窗全部關上時,靖王的心頭實在忍不住湧上了一陣沖動,想要趁著飛流在外面玩耍的機會,派個人去偷聽一下里面在說什麼. 不過最後他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這種沖動,什麼也沒做.

梅長蘇隱瞞著一個什麼秘密,這一點現在已勿庸置疑,但是要不要不擇手段地去把這個秘密挖掘出來,靖王還在猶豫.

一年多的合作,使他對這位自己投奔過來的謀士已經從一開始的反感和懷疑,漸漸變成了現在的信任與尊重. 他不想破壞這種信任,也不願意降低這份尊重.

所以面對門窗緊閉的西屋,蕭景琰極力按捺住自己心頭翻滾的疑團,仍然保持著沉默.

主動開門走出來的人反而是梅長蘇.

謀士的臉色很蒼白,眼皮上有一層淡淡的紅暈,不過他的神情很平靜,走進主屋時整個人的感覺似乎跟平常也沒什麼兩樣.

可是靖王剛抬起頭來,他就突然跪了下去.

"蘇先生怎麼了?"靖王吃了一驚,忙上前攙扶,"好端端的,為何行此大禮?"

"蘇某有一個不情之請,望殿下允准. "

"有什麼事你盡管說好了,能辦的,我盡量給你辦. "

"蘇某斗膽,請殿下到內殿……為我請來貴妃娘娘……診治一個病人……"

"病人?"靖王目光一跳,"你房里那個……病人?"

"是. "

靖王微微皺了皺眉. 神色略有不悅,"雖說同在獵宮中,母妃過來我這里不難,但說到診治病人……不是該找太醫麼?"

"這個病人,太醫是不行的. "梅長蘇抬起頭,眼睛里閃動著懇切地光芒,"我知道這個要求不近情理. 但卻不得不向殿下開口. 請殿下看在我竭心盡力這一年的份上,代我懇請貴妃娘娘. 若她不肯來,我也無話可說. "

靖王抿了抿唇角,躊躇了一下. 梅長蘇自開始輔佐他起,功勞無數,卻從未提過什麼要求,此時他跪著不起,實在讓人無法拒絕.

"……好吧. 我進去說一說. 但來不來要由母妃自己決定. "

"多謝殿下. "

靖王既然答應了,倒也沒有耽擱,略整了整衣冠,便進了內殿. 說來也巧,梁帝自從那血腥五日,一緊一松後,時常夜夢咳喘,晚上睡不安穩. 白天卻懨懨不醒. 靜妃剛服侍他用藥安睡完畢,正坐在殿外廊下看鸚鵡,恰好無事,見靖王過來,甚是歡喜.

"怎麼又進來了?你在外面事情多,倒不必一趟趟地來請安. "靜妃拉了兒子的手. 正想帶他進殿,一看他神色,又停住了腳步,"有什麼事嗎?"

"孩兒……確實有事. "靖王想了想道,"確切的說,是蘇先生的事. "

靜妃微微一震,忙問道:"蘇先生怎麼了?"

"他倒沒什麼,只是他房里收留了個全身長著白毛的古怪病人,想請母妃去診看一二. "

"全身長著……"靜妃眼波輕閃,突然一凜. "我知道了. 你等一下. "

靖王本來以為靜妃至少會問一句"為何不請太醫",卻沒想到她根本二話不說. 親自進去拿了個小藥箱,便決定要跟他出去,不由心頭更是起疑,眼睛都眯了起來.

靜妃走在前面,無心注意兒子的表情. 她地步伐很快,靖王的小院又不遠,少時便到了. 梅長蘇在院外迎候,先見了禮,便引她進了西屋,靖王自然而然緊跟在後面.

聶鋒裹在厚被之中,只露出半個頭來,不過卻很安靜. 靖王地目光落在桌上的一只小碗中,碗中還余了兩滴未飲盡的血,再看向梅長蘇的手腕,果然重新包紮過,心中突然一緊.

梅長蘇的身體不好他很清楚,這般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血,差不多就跟拼命一樣. 如果只是為了一個陌生的病人,他何至于做到如此程度?

"娘娘,他的情況如何?"梅長蘇此刻根本顧不上靖王,全部地注意力都放在了靜妃把脈的兩根手指上,"毒性有幾層?"

"還好. "靜妃長舒一口氣,"毒性不深,未到三層,我為他行一次針,可以壓制一兩個月不發作. 但火寒之毒是天下第一奇毒,我的醫道還解不了,何況他中毒時日實在太久,解起來也很麻煩. "

"哦,"梅長蘇沉吟了一下,"那請娘娘行針吧. "

靜妃深深地看他一眼,什麼也沒說,打開藥箱取出一紮銀針,用酒焰消過毒,便開始凝神為病人行針. 這一套針法似乎十分複雜,足足紮了近半個時辰,才一一收針,病人還沒什麼反應,靜妃已是汗水淋淋.

"多謝娘娘厚德,蘇某……"

"好了,醫者應有仁人之心,何必言謝. "靜妃微笑著接過他遞來的手巾拭汗,又試探著問道,"你……應該認識能解此毒的人吧?"

"嗯. "梅長蘇坦然點頭,"我會盡快請他過來,不過路途有點兒遠,要等些日子. "

"若是那位醫者未來之前病人有什麼反複,盡管找我好了. "

梅長蘇低低應了一聲,這時才想起看了看靖王.

"母親跟蘇先生倒象是認識了好久似的,"靖王見這兩人終于想起自己,不由挑了挑眉,"不過蘇先生看起來比我年輕,應該不是我出生前認識母親的吧?"

靜妃慢慢收好銀針,輕歎道:"你總歸還是想知道……"

"但母親還是不想說嗎?"

靜妃看了梅長蘇一眼. 後者將臉轉向一邊,輕微地搖了搖頭.

"蘇先生是故人之子,我以前甚至不知道有他地存在,大家能夠見面相識,實在是機緣巧合. "

"故人?"

"對,故人……"靜妃的眸中流露出懷念與哀傷交織的複雜表情,"那時我還是個小姑娘. 跟隨師父行醫,卻被當地的醫霸百般欺凌. 若不是有這位故人路過相救,只怕早就死于溝壑之中了……"

靖王倒從沒聽說過母親的這段過往,立時動容,"蘇先生跟母親有這樣的淵源,怎麼以前沒提起過?"

"見到娘娘之前,我也不知道. "梅長蘇低下頭.

"可是……這段過往也沒什麼,母親為何不願告訴我?"

靜妃似乎知道他會這麼問. 淒然一笑,"不是不願說,而是不想說. 故人畢竟已逝,再提起舊事,實在讓人傷心……"

靖王見母親容色黯淡,雖覺得她言之不盡,也不忍再問,轉向梅長蘇道:"那這位病人……又跟先生有什麼關系?"

"朋友. "梅長蘇簡潔地答道. "很好地朋友. "

蕭景琰怔了怔,知道再問下去,無異于挖人隱私. 何況梅長蘇只是一年多前才來投靠他的謀士而已,有幾個他不知道地朋友,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景琰,陛下也該醒了. 我們走吧. "靜妃緩緩起身,略向梅長蘇點點頭,便當先走出室外. 靖王無奈之下,也只能拿起藥箱隨後跟上.

梅長蘇只送他們到門口,又返身回來,笑著安慰聶鋒道:"幸好毒性不深,你別擔心,好好養著,一切都有我呢,你當然是信得過我的. 對不對?"

聶鋒伸出長滿白毛的手. 一把抓住他,口中嗚嗚兩聲.

"我知道……"梅長蘇的笑容里蕩著淡淡的哀涼. "你曆經千辛萬苦,從梅嶺走到帝都,一路上躲避著驅逐和圍捕,就是為了要見夏冬姐姐……對不起,這次她沒有隨駕到九安山……不過她要是知道你還活著,不知會有多高興……等一回到京里,我就盡快安排你們見面,好嗎?"

聶鋒雙肩顫抖,呆了片刻,突然激烈地搖起頭來.

"沒事沒事,"梅長蘇抱著他,輕輕拍撫他的背,"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夏冬姐姐不會在乎地,只要你活著就好,活著……就是對她最大地安慰. "

聶鋒地頭,頹然地垂在梅長蘇的肩上,滾燙地液體自毛發間滴落,浸濕了他的衣裳.

"你的這條命,也是弟兄們拼死奪下來的吧?他們甯願自己死也想讓你活,你就得好好活下去. 絕魂谷地前鋒營僅有你一人幸存,赤羽營只剩下我和衛崢……主營十六名大將,好容易僥幸逃出一個聶鐸,父帥,聶叔叔,齊叔叔,季叔叔……還有七萬赤焰冤魂,他們每一個人的命,都活在我們身上,再怎麼痛苦,我們也必須背負幸存者的責任……"梅長蘇輕輕將聶鋒扶到枕上躺好,為他撫平被角,"聶大哥,我背得很累,你一定要來幫我,知道嗎?"

聶鋒重重地喘氣,將他的手握進掌中,緊緊攥住.

"這樣就對了……睡吧,我陪著你,好好地睡一覺. "梅長蘇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而聶鋒卻只看了一眼,便猛地閉上了眼睛.

因為那不是林殊的笑容,那不是記憶中充滿了勃勃青春氣息地,世上最張揚的笑容.

聶鋒在赤焰少帥如同地獄還魂般的變化上,看到了自己的將來.

這使他感到痛苦,不僅是為自己,更是為了夏冬……

出去玩耍的飛流大約一刻鍾之後回來了,進門時看到蘇哥哥正在把一張寫了字的紙細細折成小條,立即很懂事地出去抱了一只從京城帶的信鴿來,並且幫著將裝紙條的小圓筒系在鴿子的腳上.

"放了吧,黎大叔他們收到信,就會立即想辦法通知藺晨哥哥過來了. "

飛流正松開手,一聽到後半句話,本能般地伸手一抓,將剛剛展翅的信鴿又給抓了回來,緊緊抱住.

"飛流,把它放了. "梅長蘇責備地看了他一眼.

"不要!"

"叫藺晨哥哥來是有很重要地事,他不會有時間逗你地,別擔心. "

少年眨動著大大的眼睛,似乎不太相信.

"快把它放了,再不聽話蘇哥哥要生氣了. "

少年扁了扁嘴,萬般不情願地松開了手,悻悻地看那信鴿振翅沖向天際,很快就越飛越高,不見了蹤影.

"他地毒只有三層,應該可以比我好得多……"梅長蘇的視線,輕柔地落在床上安睡的人身上,用手巾掩住嘴,壓抑著低低的咳嗽,一路走到外間. 飛流奔過來為他拍背,一眼看見他腕間包紮的白巾,大怒地指著,問道:"誰?"

"我自己不小心. "梅長蘇不停地咳著,胸口越來越悶,腦子也漸漸開始發暈. 他心知不妙,立即用顫抖的手從懷里摸出一只小瓶,倒了粒殷紅的藥丸出來吞下,將身子伏在了桌上.

飛流記得,每次蘇哥哥吃這種藥時情況都是最糟的,頓時驚惶失措,繞著他轉了好幾圈兒,突然沖到屋外,大聲叫道:"水牛!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