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聞訊
有個朋友電腦上經常會掛著股票那個花花綠綠的曲線圖,大家認為他肯定研究頗深,常問他這支票可以買不,那支票可以賣不,他每問必答,指點人家買這個賣那個.我今天碰到他,問他自己買了哪支票,他說他根本沒入市,沒買,我說你自己不買每天都研究什麼呢,他說沒研究過啊,我說沒研究你每天開著股票曲線圖干什麼呢,他說那張是屏保畫面,一分鍾不動鼠標鍵盤就會自動出來……

———————————————————————這是無知者無畏的分割線———-—————————

從偏院走到梅長蘇所住的主屋這一路上,黎綱數番試圖從飛流嘴里打聽出宗主為什麼召喚他們,可飛流似乎還在生他的氣,有時不理,有時雖回答兩句,答案卻如天外飛仙,讓人不知所云.

到了主屋,推開房門看過去,梅長蘇並不是獨自一個人在室內,也沒有躺在床上.他半靠在南面藕色紗窗下的一張長榻上,裹得圓圓鼓鼓的,只有兩只手臂露在外面,衣袖還都高高挽起,晏大夫正俯身凝神為他收針.

"多謝了."等最後一根銀針從臂上拔下後,梅長蘇放下衣袖,笑著道謝.他白天精神一向還不錯,不似一個病勢凶危之人,只是一到了晚上,便會心口火燙,四肢冰冷,常常有接不上氣,暈厥咯血的險情.不過經過晏大夫的悉心調理,最嚇人的關口勉強算是已熬過去了.

"宗主,你召我們來嗎?"黎綱靜候晏大夫收好藥箱,方才邁步上前,輕聲問道.

"嗯."梅長蘇指指身側的凳子,"你們坐吧."

黎綱和甄平心里都有些七上八下的,互相對視一眼,什麼話也不敢多問,默默坐下.

"你們跟我說實話,"梅長蘇的目光靜靜地平視著前方,聲音還有些虛弱,"衛崢是不是出事了?"

他一下子問到事情的重點上,兩名下屬都禁不住彈跳了起來.

"飛流說,宅里住進來一位衛姐姐……"梅長蘇抬手示意兩人稍安,"我想了想,沒有其他姓衛的女子可以得到你們的准許住進來,唯一想起的就是衛崢的妻子了."

"的確是衛夫人來了,"甄平低聲道,"因為宗主在養病,所以我們沒有……"

"就算云飄蓼沒有與衛崢同行,獨自到京城來,她既然住進了蘇宅,就不應該不來見我……"梅長蘇的目光柔和地落在甄平的臉上,"她不來……是因為你們不想讓我知道她在這里,對嗎?"

黎綱與甄平一齊低下了頭.

"你們放心,"梅長蘇的語調很輕,但卻很平靜,"我知道自己現在身體狀況不好,不宜激動.但讓我這樣瞎猜也不是什麼好事吧?衛崢到底怎麼了,你們盡管告訴我,我也不至于一擊就碎."

說到這里,他微微喘息了起來,咳嗽幾聲,閉目又凝了凝神,才又重新睜開眼睛,看著兩名尚有些猶豫的下屬,緩緩問道:"飛流說衛姐姐沒有戴孝,至少說明衛崢還活著……他是不是……被緝捕了?"

黎綱的手放在膝蓋握緊又放開,如此反複了幾次,方道:"是.他于半月前被捕."

梅長蘇的嘴唇輕輕顫抖了一下,視線落在前方的書架上,沉默良久.

"宗主……"

"沒關系……你們從頭細說吧."

"是."既然開了頭,黎綱也不想讓梅長蘇勞神一句一句地問,當下詳詳細細地將懸鏡司夏秋如何猝然設伏捕人,江左盟如何得到消息,如何途中兩次搭救未果,云飄蓼如何入京,他們又怎麼策劃城門劫囚最終失敗等等,前因後果一一敘述,說到最後,又安慰了一句,"衛將軍看起來傷勢不重,請宗主放心."

梅長蘇原本就面色雪白,聽了這番話後神情倒無什麼大變,只是呼吸略為急促,有些咳喘.晏大夫過來為他推拿按撫了幾下胸口,又被他慢慢推開.

"還有呢?"

"宗主……"

"京里還有什麼別的事件發生嗎?"

黎綱和甄平又對視了一眼,後者將身子稍稍前傾了一點,努力用平緩的口氣道:"倒沒什麼大事,只是上次跟宗主提過童路有些異狀,沒想到竟是真的……譽王那邊大概察覺出妙音坊是聽宗主號令的暗堂,派了官兵去查抄,幸而十三先生見機得早,大家都撤了出來,現在隱在安全之處,沒有傷損."

"梅宗主該吃藥了."晏大夫又挑在這時過來打斷,捧了粒顏色丹紅的丸藥給梅長蘇服用,之後又盯著他一口口啜飲完一杯滾燙的姜茶藥引,這一岔神,等梅長蘇重新開始考慮目前的危局時,情緒上已平靜了好些.

"聶鐸那邊可有異動?"喝完藥,梅長蘇第一句話就是問這個.

黎綱愣了愣,答道:"暫無消息."

"立即傳暗語信過去,命他無論聽到什麼訊息,都必須留在云南郡府,不得外出."

"是!"

梅長蘇停頓了一下,神色略有感傷,"當年赤焰軍英才濟濟,良將如云,可現在幸存下來的人中有些名氣,容易被舊識認出的也只有衛崢和聶鐸了……不過為防萬一,叫廊州那邊的舊部,無論當初階位如何,都暫時蛩伏,不得輕動."

"是!"

"你們兩個……"梅長蘇的目光又轉向身側的黎綱和甄平,正要說什麼,兩人突然一起跪下,甄平哽咽著道:"我們兩人都是孤兒,自幼就長在赤焰軍中,當年也只是小小的十夫長,十多年過去,形容多多少少有些變化,不會有大人物認得我們的,請宗主不要在這個時候將我二人斥離!"

梅長蘇也知他二人並無家人故舊,又是無名之輩,被指認出來的可能性極小,所以當初才會帶著他們公開露面,至今也沒出現什麼狀況.再說如今多事之秋,也確實離不開他們的匡助,當下歎息一聲,無奈地叮囑道:"你們兩個也要小心."

"是."黎甄二人松了一口氣,大聲應諾.

這時關著的房門突然砰砰響了兩聲,一進院子就不知所蹤的飛流在外面很有精神地道:"來了!"

"飛流什麼時候學會敲門了?"甄平怔了怔,上前一打開門,外面站的卻不是孩子般的少年,而是云飄蓼.

"衛夫人請進."梅長蘇溫言道,"黎大哥,搬個座兒."

云飄蓼迤邐而進,到梅長蘇面前福了一禮方坐下,柔聲道:"梅宗主命飛流相召,不知有何吩咐?"

梅長蘇看著這個堅強美麗的女子,就如同看著霓凰一般心中憐惜,"衛崢出事,真是難為你了."

云飄蓼眸中微微含淚,又被她強行忍下,搖頭道:"衛崢藏身藥王谷這麼多年都安然無恙……是我云氏門中出了敗類,才連累了他……"

"云氏家族藤蔓牽繞,出一二莠腐之輩也難盡防.比起你多年為他苦守之情,他為你冒冒風險出來相認又算得了什麼?"

"可是現在……"

"現在人還活著,就有辦法."梅長蘇神態虛弱,但說出話來卻極有根骨,目光也異常堅定,"衛夫人,你可信得過我?"

云飄蓼立即站了起來,正要說話,梅長蘇又微微一笑,打斷了她,"衛夫人若信得過我,就立刻回潯陽吧."

黎綱沖口道:"宗主,潯陽云氏現在已被暗中監圍,只等京城有令,便會動手的.衛夫人此時回去,不是正中懸鏡司的埋伏嗎?"

"沒錯,衛夫人一回潯陽,必然被捕無疑."梅長蘇神情清冷,眸色深深,"但被捕,並不等于定罪,而潛逃,才是自承有罪.我知道被定罪後逃亡的滋味,不到絕境,不能選這條路.再者就算衛夫人能逃脫,云老伯呢?偌大的云氏家族呢?窩藏逆犯是可以株連的,你一逃,這潑天的罪名可就坐實了,如果懸鏡司拿了云老伯為質,到時你是投案還是不投案?"

云飄蓼花容如雪,喃喃道:"那梅宗主的意思是……先束手就擒,然後再鳴冤?"

"是.衛崢是十三年前的逆犯,可你們成親只有一年多,天下共知,說云氏存心窩藏,情理不通.你大可以申辯說只知他是藥王谷當家,不知他是逆犯,除了云家去告密的人有份告詞以外,懸鏡司也證明不了你們早是舊識.大戶人家內斗是屢見不鮮的事,你是長房獨女,要說他們為了爭產,不知從哪里發現衛崢真實身份後借此誣告,是很講得通的.潯陽云氏並非普通人家,朝中顯貴有多少人受過令尊與你的惠澤,你比我清楚,只要有人首倡求情相保,便能趁機造出喊冤的聲勢來.云氏行善多年,民間人望與口碑可以依持,皇帝陛下對你們也很有好感,如果懸鏡司沒有確鑿證據可以反駁你們的申辯,這藏逆的罪名不會那麼容易扣得下去.只不過……云氏脫罪有望,可是你本人……"

云飄蓼點點頭,心里很明白他的意思.云氏醫善世家,名望素著,罪名不坐實很難被株連,但是對自己本人而言,無論如何都已是衛崢的妻子,就算事先不知道他逆犯的身份,現在也已算是犯婦.

"我想現在衛崢最擔心的,就是怕連累了你,就算為了他,你也千萬不要口硬,一定要咬口說自己不知情,那麼縱然再被牽連,也會輕判.只要保了命,出了懸鏡司的牢獄,自然會有各方照應,不會讓你受太多苦楚的."

"梅宗主放心,"云飄蓼淡淡一笑,"我不是嬌養女兒,不怕受苦.只要能有再與衛崢相會之日,什麼苦我都能受.不過……即使云氏僥幸逃過此難,藥王谷那邊……"

"藥王谷我倒不是特別擔心,"梅長蘇笑了笑,"素谷主不是等閑之輩,自保之策他還是有的.西越煙瘴之地,崇山峻嶺無數,素谷主既可入朝堂鳴冤,也可藏身于雨林,看他自己怎麼選擇吧.總之懸鏡司想端掉藥王谷,恐怕沒這個力量,最多封了它貨運藥材的通路,將整個藥王谷困在山中罷了."

"封困?"云飄蓼還是有些心驚,"那豈不是……"

"沒關系,藥王谷是什麼家底,困個三四年的無妨.再說西越之地是懸鏡司熟還是人家素谷主熟?封幾條主路罷了,全封談何容易."

云飄蓼長舒一口氣,道:"這樣就好,義父不受大損,衛崢也不至過于愧疚了."

"黎綱,你去做一下准備,派人在今天黃昏宵禁前將衛夫人護送出城."

"是!"

"衛夫人路上千萬要小心,你在其他任何地方被捕,懸鏡司都可以說你是潛逃落網,只有回到了云府,才沒有話說."

"對啊,哪有潛逃的犯人,在風頭上潛回自己家里的."黎綱笑道,"一路定會安排妥當,衛夫人放心."

"另外你要注意一點,衛崢是在貨運藥材的路上被捕的,之後便押運入京,並沒有公開宣布他的罪名,你回云府一旦被捉拿,一定要當作連自己為何被扣押也不知道的樣子,沒有人當面告知你衛崢的逆犯身份之前,你只知道他是素玄,其他的一概不知,明白嗎?"

"多謝梅宗主指點."云飄蓼起身行禮,又說了幾句保重身體之類的話,便跟著黎綱等人一起退出去了.

他們一出去,飛流就飄了進來,手中抱著一束灼灼紅梅,把最大那個花瓶里供的兩天前的梅花扯出來,將新折的這束插了進去.

梅長蘇凝目在皎皎花色中看了半晌,突然想起來,"飛流,我們院中應該沒有紅梅花吧?你從哪里采的?"

"別人家!"飛流理直氣壯地回答.

梅長蘇本是心中沉郁,憂悶疼痛,竟也被他逗得哭笑不得,又咳了一陣,召手叫飛流過來:"飛流,你到密室里去幫我敲敲門,然後稍微等一會兒,如果有人來,再來扶我進去,好不好?"

飛流歪著頭問道:"水牛嗎?"

"是靖王殿下!"梅長蘇板起臉,"說了多少遍了,怎麼不聽話?"

"順口!"飛流辯解道.

"好了,不管順不順口,反正以後不許這樣叫了.快去吧."

少年輕快地轉過身子,一眨眼,便消失在了簾緯之後.

(順便回一個問題:衛崢被捕雖然是半個月前的事情,但消息也就是這幾天才傳到京城的,那時候的通訊不象現在,夏秋也不會一抓到人就打電話通知家屬,所以由此推論,黎甄這兩只可不是半個月前就開始瞞著上司做事的……海姐姐一直以為會有其他讀者幫我回答這個問題,可今天更新時還沒有,只好自己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