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送別
這次洛陽之行,先去拜了少林香火,當日又夜游龍門,牡丹是第二天在白馬寺近旁的神州牡丹園看的,雖然國色天香名不虛傳,可是……好多人啊~~~~~回程還趕掉了飛機,誤了大半天,所以更新遲了,大家見諒哦~~

————————————————————————這是賞花歸來的分割線————————————————

師姐妹二人商議停當後,不再多坐,會了帳起身,正准備各自分手.恰在此時,蘇宅角門突然又再次打開,晃悠悠抬出了一頂青布鑲邊的小轎.秦般若認出那是梅長蘇時常用來外出代步的轎子,心中一動,立即尾隨在後跟了過去.四姐生性閑淡,多余的事根本沒興趣,秦般若沒有叫她,她也不出聲,自己一個人悄悄走了.

本來秦般若一直以為,梅長蘇之所以從後院角門出來,當然是想掩蓋行蹤,可是跟了足足兩條街後,她才不得不確認,人家走後門只是因為那里距離南越門比較近,不會繞路.

出了南越門,行人不似城中那般穿流如織,秦般若一來疲累,二來並非武技高手,周圍的人一稀疏,她便不敢再繼續跟蹤下去,只得停了腳步,眼看著那小轎悠悠去了.

當然,秦般若並不知道梅長蘇出城後也沒有走太遠,一行人只沿著南下的大道走了約兩里路,便在一處小坡上的歇馬涼亭旁停下,下轎進入亭中.隨從們在亭子里安置了酒茶,梅長蘇便很清閑地在石凳上坐了,拿了卷書斜依亭欄慢慢翻看起來.

大約半個時辰後,城門方向騰起一股煙塵,隨侍在旁的黎綱首先張望到,叫了一聲"宗主".梅長蘇掩卷起身,遙遙看了一下,因為距離還遠,模模糊糊只見兩人兩騎,一前一後隔著半個馬身,正向這邊奔來.

黎綱的目力更好,當梅長蘇還在定晴辨認來者是不是自己要等的人時,他已確認清楚了,低聲道:"宗主,是他們兩個."

梅長蘇嗯了一聲,沒說什麼,但黎綱已經會意,立即離開涼亭,來到大道旁.兩騎越奔越近,眉目已漸清晰,只是看樣子似乎暫時還沒有注意到黎綱.他正想舉臂招手吸引來者的視線,奔在前面的那人不知為何突然勒缰停了下來,撥轉馬頭回去張望.

不過他的這個行動很快就有了解釋.只見飛塵之後,第三騎快速追來,馬上的人邊追還邊喊著:"景睿!景睿你等一等!"

這時蕭景睿身旁隨行的另一個人似乎著了急,連聲叫著:"大哥,大哥我們快走吧."

蕭景睿抬起左手,做了個安撫的手勢,不僅沒有再走,反而翻身下了馬.

"大哥!"宇文念心里發虛,又顫聲叫了一遍.

"念念,"蕭景睿向她淡淡地笑了笑,"那是我的朋友,他叫我,我也聽見了,怎麼能甩開不理?"

"可是……你答應……"

"你放心,我答應隨你回去探望他,就一定會去的.這又不是逃亡,我的朋友來送送行,你怕什麼?"

就在這兩三句話間,言豫津已奔到近前,看起來風塵仆仆的,服飾不似往日光鮮.他甩鞍下馬後,直沖至蕭景睿面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臂問道:"景睿,你去哪里?"

蕭景睿毫不隱瞞地答了四個字:"大楚郢都."

"景睿!"

"念念收到來信,她父親病重,想要……想要見我一面……家母也准許,所以于情于理,我都該去探望一下."

言豫津原本是趕來挽留他的,聽到這個緣由,反倒沒有話講,抓著蕭景睿胳膊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松了松.不過呆了片刻後,他到底不放心,又追問了一句:"那你還會回來吧?"

蕭景睿垂下眼簾,"母親還在,哪有永遠不回來的道理."

他這句話語氣淡淡,可言豫津聽在耳中,卻覺得心中酸楚.只是人家蕭景睿尚且可以保持平靜,沒道理自己反而激動起來,所以忙抿著嘴角穩了穩情緒,好半天才道:"景睿,那天之後,我一直想找你好好聊聊,可時機總是不對.既然現在你要走,該說的話必須要說了.景睿,有些事情你真的不要太在意,那畢竟已經過去了,是上一輩子的恩怨,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好了豫津,"蕭景睿低聲打斷他,"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怎麼都不能說跟我沒關系.我的父親,我的母親,我的兄弟姐妹,這是斬也斬不斷的關系,何況還有多年的親情,多年的恩義,這一切……不是說揭開了什麼真相就能撕擄開的……"

"景睿……"

"我明白你是想勸我想開一點,你希望我還是以前的蕭景睿.但是豫津,這一點我真的做不到.對我來說,僅僅一夕之間,周圍已人事全非,既然一切都變了,我又怎麼可能不變?所以無論我願不願意,蕭景睿早已不是以前的蕭景睿,只能讓你失望了."

言豫津深深吸了一口氣,踏前一步,雙手用力握住了蕭景睿的肩頭,使勁搖了搖,一字一句道:"沒錯,我的確希望你還是以前的你.不過你既然做不到,那也沒關系.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反正你一直在變,從以前胖嘟嘟的小矮子,變成現在又高又俊;從安安靜靜不愛說話,變成會跟著謝弼一起吐我的槽.我不介意你繼續變下去,反正不管你怎麼變,你還是我那個獨一無二的朋友,咱們兩人的交情是不會變的!所以你給我聽著,不管你走到哪里,一定要記住我這個朋友,要是你敢忘,我可絕對饒不了你,聽明白了嗎?"

他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聲音已有些喑啞,眼圈兒也已經發紅,按在蕭景睿肩頭的手,力度更是大到手指都捏得發疼.他這一番話並不長,但話中所蘊含的真摯,坦然和溫暖,誰也不會懷疑.蕭景睿低下頭,眼眶有些發潮,連旁觀的宇文念都忍不住轉過臉過,悄悄用指尖拭了拭眼角.

"好啦,現在你想去哪里就去吧,反正以前你也到處跑的,只是大楚遠了些,你要保重."言豫津吸了吸鼻子,退後一步,"有事沒事的,記得寫信給我."

蕭景睿嗯了一聲,抬起頭.兩人相互凝望著,都不約而同地努力露出了微笑,只不過在彼此含笑的表情下,他們看到的卻都是無法掩蓋,無法稀釋的憂傷.

因為兩個年輕人心里都明白,這一分別,不知何日才會再見.

太皇太後守喪期一過,連蒞陽長公主也會離京前往自己的封地,到時就算蕭景睿回梁,也很難再踏上帝都的土地.

他們二人出身相仿,年齡相近,性情相投,本以為可以一直這樣莫逆相交,本以為一定會有差不多的人生軌跡,誰知旦夕驚變,到如今眼睜睜天涯路遠.

即使是樂觀如言豫津,此時也不禁心中茫然.

"大哥,我們走吧?"宇文念揉著紅紅的眼睛走了過來,牽了牽兄長的袖子.

蕭景睿和言豫津同時抬起雙臂,緊緊擁抱了一下.

"你上馬吧,我看著你走.路上要小……"言豫津正強笑著說最後一句道別的話,語聲卻突然梗住,視線落在蕭景睿身後某個地方,表情有些古怪.

蕭景睿立刻察覺到,轉身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十丈開外的地方,黎綱正腰身筆挺地站在路邊,見他回頭,立即舉手指向旁邊的小山坡.

其實在隨著黎綱的指引抬頭之前,蕭景睿就已經明白自己會看到誰,所以最初的一瞬間,他有些猶豫,但不過片刻之後,他還是坦然地抬起了雙眼.

半坡涼亭之上,梅長蘇憑欄而立,山風滿袖,雖然因為稍遠而看不清他面上的細微表情,但那個姿勢卻清楚地表明,他是專門在此等候蕭景睿的.

"景睿……"言豫津有些擔心地叫了一聲.

蕭景睿定了定神,回頭淡淡地道:"他大概也是來送行的,我過去說兩句話."

"我陪你一起……"這句沖口而出的話只說了半句便停住了.聰明如言豫津,自然明白有些心結必須當事人自己去解,絕非旁人可以插手,所以最終,他也只是退後了幾步,不再多言.

宇文念原本不太清楚蕭景睿與梅長蘇之間曾經的朋友關系,所以有些摸不清狀況,正上前想問上兩句,卻被言豫津一把抓住,拉了回來

蕭景睿這時已大踏步邁向涼亭,雖然臉色略白,但神態和步伐都很平穩.

"請坐."梅長蘇微微笑著,提起石桌上的銀壺,斟好滿滿一杯清酒,遞了過去,"此去路途遙遠,杯酒餞行,願你一路平安."

蕭景睿接過酒杯,仰首一飲而盡,擦了擦唇角的酒漬,還杯于桌,拱了拱手道:"多謝蘇先生來送行,在下告辭了."

梅長蘇凝目看著這年輕人掉頭轉身,一直等他走到了亭邊方輕輕問了一聲:"景睿,你為什麼不恨我?"

蕭景睿身形一頓,默然了片刻,徐徐回身直視著他,答道:"我能恨你什麼呢?我母親的過往,不是你造成的;我的出生,不是你安排的,謝……謝侯的那些不義之舉,都是他自己所為,並非由你慫恿謀劃……你我都明白,其實讓我覺得無比痛苦的,說到底還是那個真相本身,而不是揭開真相的那只手.當年的事根本與你無關,我也不至于可笑到遷怒于你,讓你來為其他人做的錯事負責."

"可是,我本來有能力讓真相繼續被掩蓋的,但我讓它爆發了,而且爆發得那麼激烈,絲毫沒有考慮過你的感受,也沒有顧及過你我之間的交情,你對此,多多少少也應該有一些怨言吧?"

蕭景睿搖著頭,慘然一笑:"說實話,你這麼做,我曾經很難過.但我畢竟不是自以為是的小孩子,我知道人總有取舍.你取了自己認為重要的東西,舍棄了我,這只是你的選擇而已.我不可能因為你沒有選擇我而恨你,畢竟……你並沒有責任和義務一定要以我為重,就算我曾經那樣希望過,也終不能強求."

"我確實不一定要以你為重,但自從你我相交以來,你對我卻一直是赤誠相待的,在這一點上,是我愧欠你."

"我之所以誠心待你,是因為我想要這麼做.如果能夠爭取到同樣的誠心,我當然高興,如果不能,也沒什麼好後悔的."

梅長蘇眼神愴然,面上卻仍帶著微笑:"你雖然不悔,但你我之間,終究不可能再做朋友了."

蕭景睿低下頭,默然不語.自兩人結識以來,他一直仰慕梅長蘇的才華氣度,將他視為良師益友,小心認真地維系著那份友情.可是沒想到一步一步,竟會走到今日這般不能再續為友的地步.

其實認真算起因果來,兩人之間除了一些心結以外,也沒什麼抹不開的血海深仇.但是經過了這麼多事,蕭景睿已經深刻地感覺到言豫津以前說的話很對,他與梅長蘇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他們之間有太多的不對等,缺乏成為朋友的基礎.

無恨,無怨,已經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也許將來,成長可以帶來變化,也許將來,還會有意想不到的交集,可至少在目前這個階段,他們的確正如梅長蘇所說的,不可能再做朋友了……

"景睿,"梅長蘇踏前一步,柔和地看著年輕人的臉,"你是我認識的最有包容心的孩子,上天給了你不記仇恨,溫厚大度的性情,也許就是為了抵銷你的痛苦.我真心希望以後,你可以保持這份赤誠之心,可以得到更多的平靜和幸福,因為那都是你值得擁有的……"

"多謝."蕭景睿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地吐出.其實他心里還有很多話,只是到了唇邊,又覺得已是說之無益,所以一定神,再次轉身,快步離開了涼亭.

宇文念和言豫津都在坡下大道上等著他,三人重新會合後,只說了簡單的幾句道別之語,蕭景睿兄妹便認鐙上馬,向南飛馳而去.言豫津目送他們身影消失,表情悵然,再抬頭看看仍在涼亭中的梅長蘇,猶豫了一下,還是過去打了個招呼.

不過這不是攀談的場合,兩人也沒有攀談的心情,所以客套數語後,言豫津便出言告辭,自己上馬回城去了.

"宗主,此處風大,我們也回去吧?"黎綱過來收了酒具,低聲問道.

梅長蘇無言默許,緩緩起身出亭.臨上轎前,他又回頭看看了蕭景睿遠去的方向,凝住身形,陷入了沉思之中.

"宗主?宗主?"

梅長蘇兩條長而黝黑的雙眉慢慢向額心攢攏,歎息一聲,"大楚終究也非淨土……傳我的命令,派朱西過去,盡量照應一下吧."

-----------------------------------

(景睿可以暫時休息休息了,喜歡他的讀者們,跟他道個別吧,等過一陣子,海姐姐再去接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