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恩寵(下)
前幾天差不多穿了夏裝,可今天氣溫驟降十幾度,聽說重慶那邊還下了強冰雹,現在這氣侯到底怎麼了?

-------------------這是再次呼籲環保的分割線-------------

"景琰,你帶兵是個熟手,朕想把巡防營交于你節制,如何?"

此言一出,蕭景琰今天第二次感到極度意外,以至于梁帝開口之後很久,他都沒有任何回複.

梁帝一開始很耐心地等待著.他以為靖王的沉默是在斟酌如何措辭謝恩,畢竟這孩子常年在外領兵,少有恩寵,自然不象譽王那般反應靈敏,甜言蜜語張嘴便是一套,多等他片刻卻也無妨.

不過等著等著,梁帝漸漸覺得有些不對.

靖王的表情越來越不象是在考慮如何謝恩,而是在考慮是否應該接受這一任命.

梁帝心中頓時不悅.

太子和譽王在朝堂上爭得臉紅脖子粗的樣子,靖王又不是沒看到,人家爭都沒有爭到手的這份恩寵現在給了他,不說感恩涕零,好歹應該激動一下,無論如何也不當是這般猶豫的表情啊.

"景琰,你怕辛苦嗎?"梁帝沉下臉,冷冷地問道.

"兒臣不敢,"靖王忙跪倒,"父皇的恩信,兒臣荷感.只是……"

"只是什麼?"

靖王遲疑了一下,定了定神,沉聲道:"沒什麼……兒臣願領此職,今後必當克盡職守,不負父皇所托."

他雖然什麼都沒說,但只是這個遲疑的神色,梁帝便已明白了大半.雖然靖王對于聖恩皇寵的淡泊反應小小觸了一下他的逆麟,但從另一方面來說,這個兒子明顯不願意卷進目前朝堂黨爭的態度,還是讓他很放心的.

"你不必顧慮太多,"梁帝伸出手拍拍靖王的肩膀,"你堂堂皇子,又是軍功累累,節制個小小的巡防營算什麼?有父皇為你撐腰,看誰敢有話說,日後若有委屈,也盡管告訴父皇知道,自然會給你做主的."

其實方才靖王猶豫的原因,倒並不象梁帝所想的那樣淡泊.他既然已設皇位為目標,能多一分實權都是好的,之所以遲疑,不過是因為現在自身力量尚弱,不願突然顯得太受恩寵,以免過早被太子譽王所忌.可是梁帝此刻是當面許恩,不容他有時間回去跟蘇哲商量,只能一咬牙,先領受下來再說.

整個過程中,靜妃侍立在旁一言不發,好象根本不關她的事.直到父子倆話說的差不多了,她才捧了一盅雪蛤羹過來,柔聲道:"陛下今日還沒歇午覺吧?略進兩口羹,就在臣妾這里安眠片刻如何?"

梁帝接過瓷盅,用小勺舀了一口細品,比平時吃的雪蛤羹少了濃香,多了些清醇,甜味淡淡,在舌尖有薄薄一層回香,不覺吃了半盅,漱了口,由靜妃扶著躺下,頭一著枕,口鼻間便繞了清洌芬芳.

"這是什麼枕?"

"回陛下,這是臣妾曬金銀花為芯,再加入梅,桂花蕊,各色藥材,用干荷葉包裹後自制的棉枕,陛下如果喜歡,臣妾再細細為陛下縫制一個新的."

"好,好."梁帝只覺全身舒爽,略閉閉眼,又睜了開來,"朕在這里安歇,景琰就得退下,你們母子難得聚宴,豈不是讓朕給攪了?"

"侍奉陛下,是臣妾的第一本分,"靜妃恬然一笑,"陛下這樣說,倒讓景琰惶恐."

梁帝呵呵笑了兩聲,向已退至門邊的靖王說:"景琰,朕今日攪了你們,自然要補償.自即日起,你可隨意入芷蘿宮向你母妃請安,不必再另行請旨了."

他今天的恩寵一個接一個,從未有過的慷慨大方,但也只有這最後一個,得到了他所希望的反應.靜妃掩口微笑,眸中淚光輕閃,靖王更是滿面喜色,撩衣下拜,重重叩下頭去:"兒臣……謝父皇隆恩!"

皇帝的喜好,一向是宮中最靈敏的風向標.雖然不過是來歇了個中覺,賞了些器物,但大家都已意識到芷蘿宮正在開始受到聖上青睞.梁帝起駕離去後,遲來的賀客漸漸盈門,至晚不歇.黃昏前往中宮請安時,連皇後也特意問起她伴駕的細節,並借此順便刺了越貴妃幾句.不過越貴妃深諳宮中之道,分毫未露嫉色,反而嬌笑晏晏,對靜妃大加誇贊,不動聲色地將皇後頂了回去.兩個多年宿敵在朝陽殿唇舌如刀,利齒如劍,談笑間殺氣四蕩,反而是身為事情起源的靜妃本人安閑沉默,在一旁無言地甘當背景,一副寵辱不驚的樣子,讓人暗暗感歎.

宮中的這番的潮生水起,暫時還沒有那麼快傳到那座赫赫有名的蘇宅中.故而蒙摯悄悄進來探望時,只看到梅長蘇在燈下閑閑看書的樣子.

"你近來身子和心情都還調整得不錯,讓我放心."禁軍大統領放松地笑道,"在看什麼書呢?還加批注?"

"《翔地記》,這里面人文地理記載得翔實有趣,非實地勘游不可得,"梅長蘇一面笑答,一面將手中的細毫小筆放下,"有些地方我也去過,隨筆批注兩句感慨,不過無聊罷了."

蒙摯湊過去細看了一回,見梅長蘇心情甚好,早就想問的一個問題今天終于問了出來,"你的筆跡與先前大不一樣了,刻意練成的嗎?"

"算是刻意,也算是無奈吧."梅長蘇將書合上,隨手放在案邊,"我現在腕力虛浮,筆鋒勁道本就改了,再改字體行文就要簡單許多.這會兒若是讓我再寫兩個和以前一樣的字,我反而寫不來了."

蒙摯有些自悔怎麼問出這麼勾人傷感的問題來,忙岔開話題道:"聽說你不讓穆青上表請回云南,是嗎?"

"沒錯,"梅長蘇為客人斟了杯茶,推過去,"穆青當初留京,是以太皇太後為由,現在她老人家薨逝未久,穆青就急著上表要走,一來顯涼薄,二來會更招陛下疑心.他現在又沒什麼危險,不如安心呆上一年,多看一看,多曆練一下,也沒什麼壞處."

"說的也是,"蒙摯點頭道,"穆青雖不是宗室中人,但太皇太後一向關愛晚輩,皇族就不必說了,既使是外嫁公主和外姓藩王的孩子們,哪個私下里不是叫她奶奶太奶奶?為她在京守一年孝,也是應該的."

梅長蘇怔怔地看著燈花,低聲道:"她喜愛孩子們,孩子們心里都明白,所以就算是穆青那個急脾氣,也立即聽了我建議停止上表,同意留京守孝.霓凰若是能來,只怕也早就來了……"

蒙摯只覺自己今天真是多說多錯,倒象是專門來破壞梅長蘇閑淡的心情似的,忙抓起茶杯來喝著,又轉換話題:"夏冬近來安靜,似乎沒有絲毫動作.可一想起她素日的脾氣,反而覺得更讓人心悸.你說夏江會不會已經有所察覺?"

"懸鏡司那邊我只想靜觀其變.就象我一直說的,夏冬又不是吃素的,她如今已知真相,無論以前再怎麼敬仰她的師父,現在畢竟已起了戒心,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所以還輪不到我擔心.夏江察覺了也好,沒察覺也罷,讓他們先交交手吧,這個過程以及夏春夏秋的態度,我都想再看看."梅長蘇說這番話時的語氣,似乎比國喪之前更狠絕了幾分,目光中也透了刺骨寒意來,"聶大哥的未亡人,當不會使我失望吧……"

"小殊,"蒙摯凝目看他,正要說什麼,黎綱突然從外面直闖進來,急道:"宗主,譽王快進來了,他一落轎就急著朝里沖,我們根本沒法兒攔……"

梅長蘇一皺眉,知道蒙摯現在出門保不准就被撞個正著,當下立即起身,打開密道之門,順手還把桌上的《翔地記》塞給蒙摯,一面推他進去,一面快速道:"委屈大統領在里面看看書,譽王走了我們再聊."

蒙摯依言閃身而進,密道門剛剛關好,譽王的腳步聲已響至門前,梅長蘇轉身相迎,同時示意黎綱與跟在譽王身後的甄平退下.

"蘇先生,你可知巡防營歸統之事已經定了?"譽王進來後毫無開場白,第一句話就直奔主題,說的時候咬著牙,面色陰沉.

"哦?"梅長蘇挑了挑眉,"看殿下的樣子,難不成我料錯了?"

"你沒料錯,父皇的確沒有讓兵部接管,"譽王煞是氣悶,"他把節制權給了靖王."

這次梅長蘇是真的有些意外,"靖王?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今天下午.事先毫無征兆,陛下也沒問過任何人的意思,突然就這麼決定了."

"我不知殿下在惱怒些什麼?"梅長蘇淡淡道,"歸靖王節制不是很好嗎?至少他為人公允,殿下不用擔心他會偏袒太子."

"如果靖王只是靖王,我當然樂見其成,可是……"譽王對于敵人,有一種特殊的敏感,此刻他的這種感覺尤為強烈,"蘇先生不覺得靖王最近冒得太快了嗎?從接侵地案開始,父皇對他的恩寵日增,連重臣們對他的口碑也越來越好,名望一天一天水漲船高.新得用的幾個朝堂紅人,好似都對他印象甚佳,雖然暫沒有結黨的跡象,但如今的靖王已絕不是去年剛回來時的那個靖王了."

梅長蘇似乎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道:"這樣苗頭確是有些可疑.不過靖王若有野心,沒有人擁戴支持總是難成的,殿下你確認他未曾結黨?"

"據般若的情報是這樣.不過般若最近……有些讓人失望,好些事情後知後覺,更有些是錯的.她懷疑是有內奸,否則不至于那麼些眼線,齊刷刷地接連斷掉,連個錯漏的都沒有."

梅長蘇屈動指節敲著桌面,緩緩道:"秦姑娘的事我一向沒有多問過.不過想來她的眼線名單應該是很隱秘的事,安心要查內奸,怎麼會查不出?"

譽王目光一沉,沒有說話.他心里很清楚,秦般若安插在各府的眼線名單,只有自己,她本人,王府首席師爺康先生和最受自己信賴的太學士朱華知道.這些人個個都該是沒有嫌疑的,自己和秦般若不用說了,康先生入府二十多年,朱華更是自己在朝堂上的得力幫手,又是王妃的親兄長……王妃的……

梅長蘇用眼尾瞟了瞟,就象是沒看見他那時陰時晴的表情似的,仍是安然道:"殿下氣沖沖進來,真的只為靖王節制了一個巡防營?"

"當然不止這個.父皇還下了恩旨,靖王以後可以隨意入宮省母,不必另行請旨.這可是親王才有的特權,只怕他這個郡王不日就能升一大級,跟我並肩了.再想想父皇多年來冷落靜嬪,無緣無故竟然想起來要封妃,這些事湊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是巧合,父皇分明是有意在扶植靖王,就象他當年……"譽王說到這里,突然一定神,把後半話咽了回去.

就象當年他扶植你一樣嗎?梅長蘇垂下眼簾,掩住了眸中的冷笑,但卻很識趣地當做沒有聽清一般,悠悠地拿剪子剪著燈芯,仍是一派云淡風輕.

"蘇先生,"譽王被他這種不在意的態度弄得有些惱火,忍不住說話的語氣加重了幾分,"本王不是在玩笑,先生這般兒戲,倒象是沒把本王的處境放在心上似的!"

梅長蘇慢慢放下銀剪,轉身正視著譽王,目光清冷如水,足以把這位皇子周身冒出的火星全都澆滅,聲音更是平穩得如同無波的古井一般.

"譽王殿下,既然您已經看出那是陛下有意為之的,還著什麼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