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傷逝
昨天病了,躺了一天,沒有碼字,也沒有精神上網來請假.今天好一些,所以匆匆堆了幾個字來更新,不過頭腦還是不太清醒,可能錯字會多些,有細心的讀者順便幫俺抓抓.晚上要早睡,爭取明天徹底地好起來……

————————————————————這是沒什麼精神的分割線——————————

說完這句話,梅長蘇便閉上了眼睛靠在馬車的板壁上,靜靜小憩.蒙摯素知他的性情,走這一步雖然必須,雖然不悔,但心中總難免苦澀.當下不敢多言,只默默陪他,一路無語進了蘇宅.

"你讓晏大夫診一診,如果沒什麼事,早些休息吧."臨告辭前,蒙摯低聲叮囑了一句.

梅長蘇卻似沒在聽他說話般,目光閃動著,不知在想些什麼.蒙摯怕打斷他的思路,自己慢慢轉身,准備就這樣悄然而去.誰知剛走了幾步,就被梅長蘇叫住.

"蒙大哥,後日在槿榭圍場,安排了會獵吧?"

"對.是今年最後一次春獵."

梅長蘇眯了眯眼,語聲冷洌地道:"這次會獵陛下一定會邀請大楚使團一起參加,你跟靖王安排一下,找機會鎮一鎮宇文暄,免得他以為我大梁朝堂上的武將盡是謝玉這等弄權之人,無端生出狼子野心."

蒙摯心中微震,低低答了個"好"字,但默然半晌後,還是忍不住勸道:"小殊,你就是燈油,也不是這般熬法.連宇文暄你都管,管得過來嗎?"

梅長蘇輕輕搖頭,"若不是因為我,宇文暄也沒機會見到我朝中內斗,不處理好他,我心中不安."

"話也不能這麼說,"蒙摯不甚贊同,"太子和譽王早就斗得象烏眼雞似的了,天下誰不知道?大楚那邊難道就沒這一類的事情?"

"至少他們這幾年是沒有的."梅長蘇眸中微露憂慮之色,"楚帝正當壯年,登基五年來政績不俗,已漸入政通人和的佳境,除了緬夷之亂外,沒什麼大的煩難.可我朝中要是再象這樣內耗下去,一旦對強鄰威攝減弱,只怕難免有招人覬覦的一天."

"你啊……"蒙摯雖無可奈何地向他歎氣,但心中畢竟感動,用力拍拍梅長蘇的肩膀,豪氣十足地保證道,"你放心,獵場上有我和靖王在,一定顯出軍威讓宇文暄開開眼界,回去南邊老老實實呆幾年.再說,南境還有霓凰郡主鎮著呢."

"未雨綢繆不留隱刺總是好的,讓大楚多一分忌憚,霓凰便可減輕一分壓力.後日就拜托你們了."梅長蘇笑了笑,神情放輕松了些,"你快走吧,我真是覺得冷了."

蒙摯就著月光看了看梅長蘇的臉色,不敢再多停留,拱了拱手便快速消失于夜色之中.黎綱早就准備好熱水等候一旁,此時立即過來,親自服侍梅長蘇泡藥澡,又請來晏大夫細細診治,確認寒氣只滯于外肌,並未侵入內腑,大家這才放心下來.

當晚梅長蘇睡得並不安穩,有些難以入眠,因怕飛流擔心,未敢在床上輾轉,次日起身,便有些頭痛,晏大夫來給他紮了針,沉著臉不說話.黎綱被老大夫鍋底般的臉色嚇到,便把前來稟報事情的童路擋在外面兩個時辰,不讓他進來打擾宗主的休息.結果梅長蘇下午知道後,難得發了一次怒,把飛流都嚇得躲在房梁上不敢下來.

黎綱心知自己越權,一直在院中跪著待罪.梅長蘇沒有理會他,坐在屋內聽童路把今天譽王府,公主府等要緊處的動向彙報了一遍後,方臉色稍霽.

將近黃昏時,黎綱已跪了三個時辰,梅長蘇這才走到院中,淡淡地問他:"我為什麼讓你跪這麼久,想清楚沒有?"

黎綱伏身道:"屬下擅專,請宗主責罰."

"你是為我好,我何嘗不知?"梅長蘇看著他,目光雖仍嚴厲,但語調已變得安甯,"你若是勸我,攔我,我都不惱,但我不能容忍你瞞我!我將這蘇宅托付給你,你就是我的眼睛,我的耳朵,要是連你都在中間蒙著捂著,我豈不成了瞎子聾子,能做成什麼事?從一開始我就叮囑過你,除非我確實病得神智不清,否則有幾個人,無論什麼時候來你都必須稟我知道,童路就是其中一個.難道這個吩咐,你是左耳進右耳出,完全沒記在心上嗎?"

黎綱滿面愧色,眼中含著淚水,頓首道:"屬下有負宗主所托,甘願受重罰.還請宗主保重身子,不要動氣."

梅長蘇定定地看了他半晌,搖了搖頭,道:"有些錯,一次也不能犯.你回廊州吧,叫甄平來."

黎綱大驚失色,向前一撲,抓住梅長蘇的衣袖,哀求道:"宗主,宗主,屬下真的已經知錯了,宗主要把屬下逐回廊州,還不如先殺了屬下……"

梅長蘇微露倦意地看著他,聲音反而愈加柔和:"我到這京城來,要面對太多的敵手,太多的詭局,所以我身邊的人能夠必須完全聽從,領會我所有的意思,協助我,支持我,不須我多費一絲精力來照管自己的內部,你明白嗎?"

黎綱嗚咽難言,偌大一條漢子,此刻竟羞愧得話都說不出來.

"去,傳信叫甄平來."

"宗主……"黎綱心中極度絕望,卻不敢再多求情,兩只手緊緊攥著,指甲都陷進了肉里,滲出血珠.

"你……也留下吧.我近來犯病是勤了些,也難怪你壓力大.想想你一個人照管整個蘇宅,背的干系太重,弦也一直繃得太緊,絲毫沒有放松的時間,難免會出差池.我早該意識到這一點,卻因為心思都在外頭,所以疏忽了.你和甄平兩人素來配合默契,等他來了,你們可以彼此分擔,遇事有個商量的人,我也就更加放心了."

黎綱抬著頭,嘴巴半張著,一開始竟沒有反應過來,愣了好半天才漸漸領會到了梅長蘇的意思,心中頓時一陣狂喜,大聲道:"是!"

梅長蘇不再多說,轉身回房.晏大夫後腳跟進來,端了碗藥汁逼他喝,說是清肝火的,硬給灌了下去.飛流這時才不知從哪里飄了出來,伏在梅長蘇的膝上,扁著嘴道:"生氣!"

"好啦,蘇哥哥已經不生氣了."梅長蘇揉揉他的頭發,"飛流嚇到了?"

"嚇到……"

梅長蘇微微一笑,緩慢地拍撫飛流的肩膀,拍著拍著,雙眼漸漸朦朧,仰靠到枕上,身體漸漸松馳下來.晏大夫抽了靠墊讓他睡下,拿了床毛毯給他細細蓋上,飛流堅持要繼續趴在蘇哥哥腿上,將臉埋進柔軟密集的短毛中,輕輕蹭著.

"不要吵哦."晏大夫壓低了聲音叮囑少年一句,悄步退出,剛走到廊下,迎面見黎綱匆匆又進來,不由眉頭一皺.

"宗主怎麼樣?"

"剛睡著……"

黎綱腳步微滯,但還是很快就越過晏大夫,進了室內.梅長蘇躺在長長的軟榻上,露出來的半張臉並沒有比他身上所蓋的雪白毛毯更有顏色,腦袋垂側在枕邊,鼻息微微,顯然已經入睡.黎綱在他榻旁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蹲低身子,輕輕叫了兩聲:"宗主,宗主……"

梅長蘇動了動,閉著眼睛語調模糊地問道:"什麼事?"

"童路又回來了."黎綱伸手將聞言起身的梅長蘇扶坐在床頭,"他說……剛從長公主府得來的消息,謝家大小姐謝綺今天臨產,情形好象不太好……"

梅長蘇目光一跳:"是難產嗎?"

"是,聽說胎位不正,孩子先露出腳來……已經召了五位禦醫進去了……"

"要不要緊?"

黎綱不知該怎麼回答他,呆了呆.跟他一起返身進來的晏大夫道:"先露腳的孩子,若不是有手法極精湛的產婆相助,十例中有八例是生不下來的.何況產婦又是官宦家的小姐,體力不足,只怕難免一尸兩命."

梅長蘇臉色一白:"一個都保不住嗎?"

"具體情形如何不清楚,很難斷言."晏大夫搖頭歎道,"不過女子難產,差不多就跟進了鬼門關一樣了."

"長公主召了禦醫,總應該有些辦法吧?"

晏大夫挑了挑花白的眉毛,"能成為禦醫,醫術當然不會差,可助產大多是要靠經驗的,這些禦醫接生過幾個孩子?還不如一個好產婆有用呢."

梅長蘇不禁站了起來,在室內踱了兩步:"我想長公主請的產婆,應該也是京城最好的了……希望謝綺能夠有驚無險,度過這個難關……"

晏大夫比他更清楚難產的可怕,拈著胡須沒有說話.黎綱想到了什麼,突然眼睛一亮,道:"宗主,你還記得小吊兒嗎?他娘生他的時候也是腳先出,都說沒救了,後來吉嬸用了什麼揉搓手法,隔腹將胎位調正,這才平安落地的……"

梅長蘇立即道:"快叫吉嬸來!"

黎綱轉身向院外奔去,未幾便帶著吉嬸匆匆趕來,梅長蘇快速地詢問了一下,聽說是鄉間世代傳下來的正胎手法,甚有效驗,便命立刻備車,領了吉嬸急急地趕往長公主府.

到了府門前,大概里面確實已混亂成了一團,原本守備嚴謹的門房剛聽梅長蘇說了"來幫著接生"幾個字,便連聲說"先生請",慌慌張張直接朝府里引,可見禦醫們已經束手無策,內院開始到處去請民間大夫,而梅長蘇顯然是被誤以為是受邀而來的大夫之一了.

過了三重院門,到得一所花木蔭盛的庭院.入正廳一看,蒞陽長公主鬢發散亂地坐在靠左的一張扶椅上,目光呆滯,滿面淚痕.梅長蘇忙快步上前,俯低了身子道:"長公主,聽說小姐不順,蘇某帶來一位穩婆,手法極好,可否讓她一試?"

蒞陽公主驚悚了一下,抬起頭看向梅長蘇,眼珠極緩慢地轉動了一下,仿佛沒有聽懂他說的話似的.

"長公主……"梅長蘇正要再說,院外突然傳來一聲悲嚎:"綺兒!綺兒!"隨聲跌跌撞撞奔進來一位面容憔悴的青年男子,竟是卓青遙,身後跟了兩個護衛,大概是譽王為顯寬厚,派人送他來的.

"岳母,綺兒怎麼樣?"卓青遙一眼看到蒞陽長公主,撲跪在她面前,臉上灰白一片,",她怎麼樣?孩子怎麼樣?"

蒞陽長公主雙唇劇烈地顫抖著,原本已紅腫不堪的眼睛里又湧出大顆大顆的淚珠,語調更是碎不成聲:"青遙……你……你來……來晚了……"

這句話如同當空一個炸雷,震得卓青遙頭暈目眩,一時間呆呆跪著,恍然不知身在何處.梅長蘇也覺心頭慘然,轉過頭去歎息一聲.吉嬸靠了過來,壓低了聲音道:"宗主,我進去里面看看可好?"

梅長蘇不知人都死了還能看什麼,一時沒有反應,吉嬸當他默許,快步轉過垂幃,進到內室去了.

幾乎是下一瞬間,里面一連響起了幾聲驚呼.

"你是誰?!"

"你干什麼?"

"來人啊……"

呼喝聲驚醒了卓青遙,他立即躍了起來,悲憤滿面地向里沖去.與此同時,吉嬸的大嗓門響了起來:"宗主,孩子還能救!"

對于部屬的信任使得梅長蘇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地擋在了卓青遙前方,試圖將他攔阻下來,可是已經被混亂的情緒弄昏了頭的年輕人根本想也不想,一掌便劈了過來.

"飛流,不要傷他!"一片亂局中,梅長蘇只來得及喊出這句話.數招之後,卓青遙的身子便向後飛去,一直撞在柱子上才停下,不過從他立即又前沖過來的勢頭看,飛流的確很聽話地沒有傷他.

梅長蘇正准備高聲解釋兩句,沖到半途的卓青遙卻自己停了下來.

微弱的嬰兒哭聲透出垂幃,從內室里傳出,一開始並不響亮,也不連續,哭了兩聲,便要歇一歇,可是哭著哭著,聲音便變得越來越大.

卓青遙全身的力氣仿佛都被這嬰兒啼聲抽走了一樣,猛地跌跪于地,一只手撐在水磨石面上,另一只手掩著眼睛,雙肩不停地抽動.他的牙縫中泄出極力隱忍的嗚咽之聲,斷斷續續,音調壓得極低,雖非痛哭嚎啕,卻更令聞者為之心酸.

蒞陽長公主此時已奔入了內室,大概半刻鍾之後,她抱著一個繈褓慢慢走出來.吉嬸跟在她後面,快速閃回到梅長蘇身邊,稟道:"宗主,我進去時產婦是假厥斷氣,不過現在……是真的沒救了,生了個男孩."

梅長蘇點點頭,心下茫然,不是是喜是悲.他與謝綺基本沒什麼交往,但眼見昨天的紅顏少婦,今日已是冷冷幽魂,終究不免有幾分感傷.

"來……這是你的兒子,抱一下吧."蒞陽長公主忍著哽咽,將懷中弱嬰放在了卓青遙的臂彎中.年輕的父親只低頭看了一眼,便又急急忙忙抬頭,目中滿是期盼:"綺兒呢?孩子生下來,她應該沒事了吧?"

蒞陽公主眸色悲淒,眼淚仿佛已是干涸,只余一片血紅之色,"青遙,把孩子帶走吧,好好養大……綺兒若是活著,也必定希望孩子能跟在父親的身邊……"

卓青遙的目光定定地,仿佛穿過了面前的蒞陽公主,落在了遙遠的某處.室外的風吹進,垂幃飄蕩著,漫來血腥的氣息.他收緊手臂,將孩子貼在胸前,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綺兒是我的妻子,我本不該離開她……"卓青遙向前走了兩步,霍然回頭,目光已變得異常清晰,"我要帶綺兒一起走,無論是生是死,我們都應該在一起."

蒞陽公主的身體晃了一下,面色灰敗,容顏枯縞.她這個年紀還應殘留的雍容和豔色此時已蕩然無存,只余下一個蒼老的母親,無力承受卻又不得不承受著已降臨到眼前的悲傷.

梅長蘇沒有再繼續看下去,而是靜悄悄地轉身走向院外.整個長公主府此刻如同一片死寂的墳場,只聞悲泣,並無人語.

如同來時一樣,路途中並沒有人上前來盤問,梅長蘇就這樣沿著青磚鋪就的主道,穿過重重垂花院門,走到府外,中間不僅沒有停歇,反而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一直走到氣息已吸不進肺部,方才被迫停下腳步,眼間湧起一片黑霧.

閉上眼睛,平了喘息.感覺到有人緊緊扶著自己搖晃的身體,少年的聲音在耳邊驚慌地叫著:"蘇哥哥!"

梅長蘇仰起頭,暮風和暖,吹起發絲不定向地飄動著.重新睜開的眼睛里,已是一片寒潭靜水,漠然,清冷,平穩而又幽深,仿佛已掩住了所有的情緒,又仿佛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情緒.

"飛流,"他抓緊了少年的手,喃喃道:"一個人的心是可以變硬的,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