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情何以堪
今天陪一個朋友去看車,她訂了紅色速騰2.0,一個好小個子的人,一進去就看不見了,象無人駕駛似的,可俺一說實話,她就打人…………

——————————————————————這是誠實的分割線——————————————

這一聲來得突兀,大家都不由一驚.聲音的主人學著梁禮向四周拱著手,滿面堆笑地道歉:"對不起,驚擾各位了……"

"陵王殿下,你又想做什麼?"謝玉只覺一口氣弊著吐不出來,直想發作.

宇文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並不答話,反而把視線移到了岳秀澤臉上,靜靜道:"岳叔,我已經按承諾讓你先完成心願挑戰了,現在該輪到我出場了吧?"

"喂,"卓青遙怒道,"我爹剛剛受傷,你想趁人之危嗎?要出場找我!"

"哎呀誤會誤會,"宇文暄雙手連搖道,"我說的出場可不是比武,在場各位我打得過誰啊?我只是覺得接下來的一幕,卓莊主最好還是留下來看一看比較好."

謝玉冷哼了一聲,拂袖道:"真是荒誕可笑,卓兄不用理他,養傷要緊."

梅長蘇卻在此時沒頭沒腦地插了一句嘴,道:"景睿,我送你的護心丹給你爹服一粒吧."

"啊?"蕭景睿不由一愣.傷在手腕上的外傷,吃護心丹有用嗎?

梅長蘇直視著卓鼎風的眼睛,歎道:"一身修為,斷去之痛,在心不在手.卓莊主終有不舍之情,難平氣血,只怕對身體不利.今夜還未結束,莊主還要多珍重才是."

他剛說了前半句,蕭景睿便飛奔向擺放禮品的桌案前取藥,所以對那後半句竟沒聽見,只忙著喂藥遞水,服侍父親將護心丹服下.

宇文暄在一旁也不著急,靜靜地看他們忙完,方才回身拉了拉旁邊一人,輕輕撫著她的背心推到身前,柔聲道:"念念,你不就是為了他才來的嗎?去吧,沒關系,我在這里."

從一開始,念念就緊依在宇文暄的身邊,穿著楚地的曲裾長裙,帶了一頂垂紗女帽,從頭到尾未發一言.此時被推到蕭景睿面前後,少女仍然默默無聲,只是從她頭部抬起的角度可以看出,這位念念姑娘正在凝望著蕭景睿的臉.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微妙和尷尬,連最愛開玩笑的言豫津不知怎麼的都心里跳跳的,沒敢出言調侃.

蕭景睿被看得極不自在,腦中想了很久,也想不出除了前日一戰外,跟這位念念姑娘還有什麼別的聯系,等了半日不見她開口說話,只好自己清了清嗓子問道:"念……念姑娘,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念念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沒有回答,只是抬起了手,慢慢地解著垂紗女帽系在下巴處的絲帶,因為手指在發抖,解了好久也沒有完全解開.

梅長蘇閉了閉眼睛,有些不忍地將頭側向了一邊.

紗帽最終還是被解下,被主人緩緩丟落在地上.富麗畫堂內,明晃晃的燭光照亮了少女微微揚起的臉,一時間倒吸冷氣的聲音四起,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一眼,只看了一眼,蕭景睿的心口處就如同被打進了粗粗的楔子,阻住了所有的血液回流,整張臉蒼白如紙,如同冰人般呆呆僵立.

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站著,互相凝視.在旁觀者的眼中,就仿佛是同樣的一個模子,印出了兩張臉,一張添了英氣,棱角,給了男人,另一張加上些嬌媚與柔和的線條,給了女孩.

可是那眉,那眼,那鼻梁,那如出一轍的唇形……當然,這世上也有毫無關系的兩個人長得非常相象的情況發生,但宇文暄打破沉默的一句話,卻斷絕了人們最後一絲妄想.

"這是在下的堂妹,嫻玳郡主宇文念,是我叔父晟王宇文霖之女……"

主座上突然傳來異響,大家回頭看時,卻是蒞陽長公主雙目緊閉,面色慘白地昏暈了過去,她的貼身侍女們慌慌張張地扶著,一面呼喊,一面灌水撫胸.

宇文暄的聲音,仿佛並沒有被這一幕所干擾,依然殘忍地在廳上回蕩著:"叔父二十多年前在貴國為質子時,多蒙長公主照看,所以舍妹這次來,也有代父向公主拜謝之意.念念,去跟長公主叩頭."

宇文念目中含淚,緩緩前行兩步,朝向蒞陽長公主雙膝跪下,叩了三下方立起身形,再次轉過頭來,凝望著蕭景睿,眸中期盼之意甚濃.

然而蕭景睿此時的眼前,卻是一片模糊.根本看不見她,看不見廳上二十多年的父母家人,看不到任何東西,就好似孤身飄在幽冥虛空,一切的感覺都停止了,只剩了茫然,剩了撕裂般的痛,剩了讓人崩潰的迷失.

小時候,他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卓家的孩子,還是謝家的孩子.後來長大了,他漸漸地開始接受自己既是卓家的孩子,又是謝家的孩子.那兩對父母,那一群兄弟姐妹,那是他最最重要的家人,他愛著他們,也被他們所愛,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上蒼會冷酷地告訴他,他二十多年來所擁有的一切,都只是幻影和泡沫……

蒞陽長公主悠悠醒來,散亂的鬢發被冷汗粘在頰邊,眼下一片青白之色,整個人仿佛蒼老了十歲.侍女將熱茶遞到她嘴邊,她推開不喝,撐起了發軟的身子,向階下伸出顫顫的手,聲音嘶啞地叫道:"睿兒,睿兒,到娘這里來,快過來……"

蕭景睿呆呆地將視線轉過去,呆呆地看著她憔悴的臉,足下卻如同澆鑄了一般,挪不動一絲一毫.

"睿兒!睿兒!"蒞陽公主越發著急,掙紮著想要起來,雙膝卻抖動地支撐不住身體,只能在嬤嬤和侍女的攙扶下跌跌撞撞地向階下爬去,口中喃喃地說著,"你別怕,還有娘,娘在這里……"

這個時候首先恢複鎮定的人竟是卓鼎風.二十多年來,他早就有景睿可能不是自己親子的准備,而當下這個結果,最震撼和最讓人難以接受的部分又都在蕭景睿和謝玉身上,他反而可以很快地調整好自己的感覺.

所以最先拍著蕭景睿的肩膀將他向蒞陽公主那邊推行的人就是他.

梅長蘇就在這時看了角落中的宮羽一眼.這一眼,是信號,也是命令.當然,沉浸在震驚氣氛中的廳堂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這寒氣如冰,決絕如鐵的眼神.

除了宮羽.

宮羽將手里抱著的琴小心地放在了地上,前行幾步來到燭光下,突然仰首,發出一串清脆的笑聲.

此時發笑,無異于在緊繃的弓弦上割了一刀,每個人都嚇了一跳,把驚詫至極的目光轉了過來.

"宮姑娘,你……"言豫津回頭剛看了她一眼,身體隨即僵住.

因為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宮羽,似乎已經不是他平時所認識的那個溫婉女子.雖然她仍是柳腰娉婷,仍是雪膚花容,可同樣的身體內,卻散發出了完全不同的厲烈灼焰,如羅刹之怨,如天女之怒,殺意煞氣,令人不寒而栗.

"謝侯爺,"宮羽冰鋒般的目光直直地割向這個府第的男主人,字字清晰地道,"我現在才明白你為什麼一定要殺我父親了,原來是因為先父辦事不力,受命去殺害令夫人的私生子,卻只殺了卓家的孩子,沒有完成你的委托……"

這句話就如同一個炸雷般,一下子震懵了廳上幾乎所有人.謝玉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怒吼一聲,抓起跌落在地上的天泉劍,一劍便向宮羽劈去.

謝玉本也是武道高手,這一劍由怒而發,氣勢如雷,可是弱不勝衣的宮羽卻纖腰微擺,如同鬼魅一般身形搖蕩,輕飄得就象一縷煙一般,閃避無痕.

夏冬不由失聲道:"夜半來襲,游絲無力……殺手相思是你何人?"

"正是先父."宮羽應答之間,已連避數招,謝玉急怒之下,大喝一聲:"來人!"

隨著他這一聲召喚,一道身影攸忽而至,直撲宮羽而去,與兩支判官筆的攻勢同時,還發出了三柄飛刀,一枚透骨釘,出手狠辣毫無余地,目力好的人還能察覺出暗器上幽幽的煨毒藍光.

宮羽甩袖如云,仍是應對自如,卷走三柄飛刀之後,撥下銀釵,正准備格擋那枚透骨釘,一柄峨眉刺橫空斜來,將毒釘震飛,一個身影隨即擋在了她身前,大家一看,出手的竟是卓夫人.

"你繼續說,誰殺了我的孩子?"卓夫人眸中一片血紅,語聲之凌厲,絲毫不見平時的溫柔嫻雅.

"夫人,你先冷靜一下,"卓鼎風喝止住妻子,全身輕顫地轉向謝玉,"謝兄請讓宮姑娘說完,她若是胡言亂語,我先不會放過她!"

"我是不是胡言亂語,看看蕭公子的臉就知道了,"宮羽說出的話,直紮人的心肺,"大家誰都不能否認,他有殺嬰的動機吧?當年死去的嬰兒全身遍無傷痕,只有眉心一點紅,我說的可對?謝侯爺那時候還年輕,做事不象現在這樣滴水不漏,殺手組織的首領也還活著,卓莊主若要見他,只怕還可以知道更多的細節呢.又或者……現在直接問一下長公主殿下吧,當初殿下明知丈夫試圖殺害自己的兒子,卻又不能當面質問他,個中苦楚自是煎熬.不過還好,雖然那時候聽你傾訴的姐妹已不在,但幸而還有知情的嬤嬤一直陪伴在你身邊……"

蒞陽公主心如刀割,呻吟一聲捂住了臉,似乎已被這突然襲來的風雨擊垮,毫無抵禦之力.她的隨身嬤嬤扶著她的身子,也早已淚流滿面.

"真是一派胡言!"謝玉眉間湧出煞氣,手一揮,"來人!將此妖女,就地格殺!"

他一聲令下,謝府的武士們立即蜂湧而上,直奔宮羽而去,卓鼎風呆立當場,反而是卓夫人執刃咬牙,叫了一聲:"遙兒!怡兒!"

卓青怡聞喚立即沖向母親,卓青遙猶豫了一下,慢慢將驚呆的妻子抱到廳角的柱子後放下,一晃身也來到父母身邊.言豫津看了看宮羽,一把拉住蕭景睿的胳膊,先把依然僵立的好友推到梅長蘇身邊,自己隨即縱身護在了宮羽之前.

謝玉此時已面沉如水,眼中殺意大盛.

對他來說,宮羽自然是非殺不可的,但卓謝兩家今夜失和只怕也在所難免,就算卓鼎風不會立即翻臉不認人,但殺子的嫌隙非同小可,一樁兒女姻親,是否保得准卓鼎風一定不會背叛,謝玉實在覺得毫無把握.想到卓鼎風多年來替自己網羅江湖高手,行朝中不能行之事,知道的實在太多,若是現在讓他就這樣離去,無異于是送到譽王手上的一樁大禮,只怕以後再也掌控不住他的動向,徒留後患,讓人旦夕難安.而且屆時譽王也一定會盡力護他,若有異動,再想除掉就難了.可如果趁他此刻還在自己府中,狠下心破釜沉舟,絕了後患,攪混一池春水,大家到禦前空口執辯,再扯上黨爭的背景,只怕還有一線生機.

念及此處,他心中已是鐵板一塊.

"飛英隊圍住!速調強弩手來援!"

一聽要出動弩手,謝綺立即嘶聲大叫了一聲"父親",便要向場中撲來,被謝玉示意手下拉住,謝弼此時已經完全昏了頭,張著嘴連話都說不出來.

"謝兄,"卓鼎風心寒入骨,顫聲道,"你想干什麼?"

"妖女惑眾,按律當立即處死,你若要護她,我不得不公事公辦!"

卓鼎風本意只是想聽宮羽把話說完,查明當年之事後再做決定,哪里是想要護她,聽謝玉這樣一說,便知他起了狠毒之心,一時氣得渾身發抖.旁觀的夏冬看到此刻,終于忍不住開口道:"謝侯爺,你當我和蒙大統領不在嗎?夙夜殺人,也太沒有王法了吧?"

謝玉牙根緊咬,面色鐵青.他知道在夏蒙二人面前殺卓鼎風並不明智,但若是此刻不殺,可以想象卓鼎風出門後就會被譽王嚴密保護起來,再無動手的機會.正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盡管怎麼做都不是萬全之策,但終究要做個抉擇.

"本朝祖制有令,凡涉巫妖者,立殺.這個妖女在我侯府以樂惑人,已引人迷亂,夏大人,請你不必多管閑事."謝玉一面將夏冬冷冷地封回去,一面指揮手下圍成個半扇形,將廳堂出口盡數封住.

不過,他心里很清楚廳上這群人中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是夏冬和蒙摯最為棘手.一來這二人本就不一定殺得了,二來以他們的身份殺死在自己府中也是樁麻煩事,所以謝玉已做好了被他們脫身而去的准備.反正現在事已至此,倉猝之間想不到更好的處理方法,只能先把一切能滅的口全都滅了,再跟夏蒙二人到皇帝面前各執一詞,賭在沒有人證的情況下,皇帝會信誰.若是那人回來也偏幫自己的話,說不定還可以死里逃生.

"謝侯爺,有話好說,何必定要見血呢?"蒙摯見謝玉大有下狠手之意,也不禁皺眉道,"今日之事,我與夏大人都不可能袖手旁觀,請你三思."

謝玉冷笑一聲,道:"這是我的府第,兩位卻待怎樣?禦前辯理,我隨你們去,可是妖女和被她魅惑的黨羽,只怕你們救不了."

蒙摯眉尖一跳,心知他也不全是虛張聲勢,一品軍侯鎮府有常兵八百,其中槍手五百,已難對付,更何況等強弩手趕到,四周一圍放箭,個人的武技再高,也最多自保而已,想要護住卓家滿門,只怕有心無力.想到此處,他不由回頭看了梅長蘇一眼.

可此時的梅長蘇,卻正在看著蒞陽公主.

面對這一片混囂,蒞陽公主神態狂亂,努力踩著虛軟的步子挪動,似乎只是一心想趕到蕭景睿的身邊去.

"蒞陽,"謝玉也凝視著她,柔聲哄道,"你不要管,我不會傷害景睿,這些年要殺他我早就殺了,所以你放心.我做的任何事都是為了你,這一點你千萬不要忘記……"

蒞陽公主看著結縭二十多年的丈夫,只覺心痛如裂,柔腸寸斷,一時間跪倒在地泣不成聲.

謝玉的目光又轉向了宇文暄,後者聳了聳肩,道:"你不傷念念看重的人,我就不趟這淌混水多事多嘴,說到底,關我什麼事呢."

謝玉陰冷地笑了笑,道:"好,陵王殿下的這個人情我一定會領的."說著他的目光又在廳中掃視了一圈,在梅長蘇身上刻意停留得久了些,似乎正在打算把這位最讓人頭疼的敵方謀士趁亂一鍋給煮了.

蒙摯不由有些著急,挺身擋在梅長蘇前面,偏了偏頭問他:"飛流哪里去了?"

梅長蘇眼珠轉動了一下,哈哈一笑,道:"總算有人問飛流到哪里去了,其實我一直等著謝侯爺問呢,可惜您好象是忘了我還帶了個小朋友過來."

謝玉心頭剛剛一沉,已有個參將打扮的人奔了過來,稟道:"侯爺,不好了,強弩隊的所有弓弦都被人給割了,無法……"

"混帳!"謝玉一腳將他踹倒,"備用弓呢?"

"也……也……"

謝玉正滿頭火星之時,梅長蘇卻柔聲道:"飛流,你回來了,好不好玩?"

"好玩!"不知何時何地從何處進入霖鈴閣的少年已依在了蘇哥哥的旁邊,睜大眼睛看著四周的劍拔弩張.

謝玉怒極反而平靜下來,仰天大笑道:"蘇哲,你以為沒有弩手我就留不住自己想要留的人嗎?對于甯國府的實力,您這位麒麟大才子只怕還是低估了."

"也許吧,"梅長蘇靜靜道,"今夜侯爺想要流血,我又怎麼攔得住.萬事有因必有果,今天這一切都是侯爺你種下的因所帶來的,這個果你再怎麼掙紮,最終也只能吞下去."

謝玉負手在後,傲然道:"你不必虛言恫嚇,本侯是不信天道的人,更大的風浪也見過,今日這場面,你以為擊得倒本侯麼?"

"我知道."梅長蘇點頭道,"侯爺是不敬天道,不知仁義的人,當然是什麼事都敢做,但蘇某比不得侯爺,一向膽小怕事,所以今天敢上侯爺的門,事先總還是做了一點准備的.譽王殿下已整了府兵在門外靜候,要是一直等不到我出來,只怕他會忍不住沖進來相救……"

謝玉狐疑道:"你以為本侯會信?為了你個小小謀士,譽王肯兵攻一品侯府?"

梅長蘇笑得月白風清,語調輕松之極:"單為我當然沒這個面子,但要是順便可以把侯爺您從朝堂上踩下去,您看譽王肯不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