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赤子之心
吃完湯圓來更新了~~~大家過年好!!

雖然從今天開始恢複更新,但寫文的狀態不是一下子就能進入佳境的,如果這幾章的質量差強人意,請大家海涵~~

--------------------這是打預防針的分割線---------------

梅長蘇笑著扶住他的手臂,低聲道:"今天是第一次,蒙大哥,可願陪小弟去靖王府一游?"

"好."蒙摯回答的毫不遲疑,轉身從衣架上取了狐裘的斗篷,為梅長蘇披在肩上,"地道里陰濕,你多穿些."

"你真的要陪我去?"梅長蘇眸中的亮光閃動了一下,"那要是靖王問你怎麼會跟我在一起的,你怎麼回答?"

蒙摯確實未曾想到此節,怔了怔道:"我以為他知道……"

"他知道你我有交往,他也知道你很賞識我,偏向我……"梅長蘇定定地看著這位禁軍大統領的眼睛,"但是他卻不知道你我之間真正的淵源.如果你陪著我一起從這條全京城最隱秘的地道中走出來,那就代表著你和我之間的關系,遠比他想象中還要親近十倍,他怎麼可能不驚詫?怎麼可能不想要問個清楚明白?"

"那……"蒙摯擰眉想了一陣,"就說你曾經救過我的命,我要報恩,或者說我有把柄落在你手里,所以不得不……"

梅長蘇失笑著搖了搖頭,"景琰不是那麼好騙的.你蒙大統領是什麼人物,如果你我之間只是為了報恩,或只是因為被威脅,那麼我最多能利用你一下就不錯了.若非推心置腹,若非信任無間如同手足,我怎麼可能會把這條關系到我生死成敗的秘道都告訴你呢?"

"小殊,"蒙摯突然緊緊攥住他的手,"干脆什麼都跟他說了吧,我們之間真正的關系,還有你真正的……"

梅長蘇的神色突然冷冽了起來,方才目光柔柔的眸子瞬間凝結如冰面,掩住了冰層下所有情感的流動,連說話的語調,都散發出了幽幽的寒氣.

"蒙大哥,我最怕的,就是你忍不住這個……"梅長蘇用力反握住蒙摯的手,指尖幾乎陷進了他手背上的肉中,"以後,景琰和你之間的來往會越來越多,你千萬要記著,任何情況下,你都要咬緊牙關,不能告訴他我是誰,一個字也不能說!"

"可是為什麼?!你為什麼一定要一個人撐著?如果靖王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他一定會更加……"

"那樣反而會壞事的."梅長蘇冷冷地截斷了他的話,"靖王現在奪嫡的決心還算堅定,我向他的進言,無論他感受如何,至少他全都聽了,我的計劃和行動他也一一配合,從來沒有抗拒過,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因為……"蒙摯喃喃囁嚅了半天,也說不出下半句.

"因為他現在心無雜念,奪位目前來說是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我為他所做的一切,他只需要判斷是否對奪位有利就行了.至于這些事對梅長蘇本人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他根本不必在意."梅長蘇語意冷絕,但眸中卻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絲傷感的笑意,"可一旦他知道我就是林殊,優先順序便會調換過來,他會忍不住想要保全我,要為我留後路,這樣做起事來,難免縛手縛腳,反而相互成為拖累……"

蒙摯也深知靖王的為人和心性,明白他說的不假,無從反駁,只覺得心中慘然,一陣陣疼痛難忍.

"其實從另一方面來說,不告訴他,對我也輕松些."梅長蘇深深吸一口氣,勉強露出一個笑容,"我和景琰,畢竟是太熟的朋友了,如果是以梅長蘇的身份在他面前,無論謀劃什麼,我心里也不覺得怎樣,可一旦變回了林殊,就難免會覺得傷心,難過,會莫名其妙地心緒煩躁.要是屈從于這樣的情緒,別說奪位了,多少人的命也要跟著搭進去……"

"你別說了……"蒙摯鐵打的漢子,此刻卻不禁眼圈兒發紅,"我答應你,任何情況下,決不吐露半字……靖王不知道也沒什麼,還有我呢,小殊,以後蒙大哥照看你,死也不會讓你受委屈……"

梅長蘇忍著胸中激蕩,輕輕拍著他的上臂,安慰道:"你放心,景琰不是那種兔死狗烹,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的涼薄之人,我將來也委屈不到哪里去."

"這倒也是,"蒙摯歎道,"不擅權謀,不懂機變,過于看重情義,這都是靖王的缺點,要扶他上位,實在是辛苦你了."

梅長蘇微微將臉側向窗外,面上清韻似雪,唇邊淺笑如冰,冷冷道:"我們大梁國,難道還缺那種刻薄多疑,只知玩弄帝王心術駕馭臣下的皇帝麼?扶景琰上位是難了些,可一旦成功了,就憑他堅毅不可奪的心志,憑他敏察忠奸的眼力,憑他清明公允的行事風格,難道他不是好皇帝麼?只有少了內耗,方可君臣齊心,共修德政.這些年你也看見了,朝中文不思政,武不思戰,都揣摸上意,固守權位去了,虧得大梁還算國力雄厚,制度健全,勉強才撐得住這個虛架子,如果下一朝還是這樣,只怕國力會繼續頹危,再不力圖振作,將來何以震攝虎狼四鄰,何以保土安民?"

他的聲音低沉醇厚,語調也並不慷慨激昂,但蒙摯聽在耳中,卻覺得全身的血液仿佛都突然加速了流動一般,胸口熱辣辣一片滾燙.整肅朝綱,激濁揚清,一直是皇長子祁王的心中宿願.蒙摯當年在赤焰軍中時,也曾聽這位賢王描述過他心中理想的朝局.可自他死後,當年聚集在祁王府中的濟濟英才們也隨之四散凋零,或被株連而死,或消沉隱去,或識了時務改換心志,或一直被打壓難以出頭,朝中只余一片唯唯諾諾,暮氣沉沉,皇帝的喜惡成了衡量一切的標准,人人想的都是如何爭權,如何固寵,如何為自己的將來選擇正確的立場.太子和譽王更是樂此不疲,幾乎已經把玩弄人心當成了治國寶典.若說整個大梁皇族中誰還能夠承續一點祁王當初的治國理念,確實只有從小就在蕭景禹身邊受教的靖王而已.

"蒙大哥,"梅長蘇仿佛已從他的眼睛中讀出他心中所思般,面上浮起安然的微笑,輕聲道,"你現在明白了吧?很多事,我不能讓景琰和我一起去承擔.如果要墜入地獄,成為心中充滿毒汁的魔鬼,那麼我一個人就可以了,景琰的那份赤子之心一定要保住.雖然有些事情他必須要明白,有些天真的念頭他也必須要改變,但他的底線和原則,我會盡量地讓他保留,不能讓他在奪位的過程中被染得太黑.如果將來扶上位的,是一個與太子譽王同樣心性的皇帝,那景禹哥哥和赤焰軍,才算是真正的白死了……"

蒙摯心中百感交集,只能重重地點頭,好半天也說不出話來.雖然他答應過梅長蘇很多次不吐露真相,但直到此刻,他才是真正的心悅誠服,將這個承諾刻在了心上.

梅長蘇的目光已恢複甯靜柔和,扶著旁邊的書案道:"蒙大哥,我說要請你今天跟我一道去靖王府,那是玩笑的.要讓景琰不起疑心,恐怕要你從他那一邊走到我這里才行."

蒙摯一時沒有聽明白他的意思,脫口問道:"從他哪邊走?怎麼走?"

梅長蘇覺得有些疲累,就近在身旁的木椅上坐下,又示意蒙摯也入座,方緩緩道:"你近來因為內監被殺一案,平白無故被皇上猜疑,兩個副統領都被調走,這一切人人都看在眼里,靖王自然也知道你受了委屈.我會找機會向靖王進言,讓他抓到這個時機多與你來往,把你的手下接收入他的府中關照.你也盡量不著痕跡地讓他明白你對太子和譽王的反感,以及對祁王的懷念.你們原本關系就很不錯,等再親近一點,你就假做無意中發現了他臥房之中的地道入口,逼他不得不向你道出實情.此時你再推心置腹,向他表明自己雖然絕不會背叛皇上,但在儲位之爭中,是可以支持他的.靖王素日了解你的忠心,也明白你的偏向,所以一定會深信不疑.這地道既然已經被你發現了,他瞞也瞞不住,到時候,就該是你陪著他,走到我這邊來讓我吃一驚了……"

"你還真是……"蒙摯不禁笑道,"我看看這腦子是怎麼長的,這樣一來,我的確是順理成章就變成你們的心腹了,只是靖王不免要先嚇上一跳……"

"若不是一定要讓靖王知道你是我們這方的,以便日後行事,我又何必唱這一出?將來我們就是同一位主君的同僚了,一文一武,也沒什麼沖突,就算交情再厚幾分,靖王也不會奇怪,豈不比找什麼報恩的借口更好?"

"你說的是,就依你的法子好了.只是今晚,不能陪你走這第一次了."

"今天陪了一天的客,我也乏了,又沒什麼火燒眉毛的急事,原本就沒打算過去的.時辰不早,你也該回府了,免得嫂夫人在家為你擔心."

蒙摯細細覷了覷他的臉色,皺眉道:"眼瞼下都是青的,看來你確是過于勞累了.地道在這里,今日不走也不會飛掉,好生歇息將養要緊.我不吵你了,你快些去睡吧."

梅長蘇確實覺得倦意濃濃,對蒙摯也不用多加客套,只點了點頭,便真的徑直回到內室,展被上chuang安睡去了.原本就在內室一張小床上睡著的飛流抬頭看看是他,只眨了兩下眼睛,便又閉目倒下,也不知剛才那會兒算是醒了還是沒有.

被他這可愛的樣子一逗,蒙摯的臉上忍不住綻開笑紋,但又忍著沒有發出聲音,只細心地為他們又關好門窗,吹滅了桌上的燈燭,這才悄然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