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祭奠
大家要信任俺,俺是一個溫情脈脈的理想主義者,畢生的理想就是構建和諧社會,所以我不會對小景不好的,無論他是死是活我都會對他好的……

-----------------這是被砸磚頭的分割線-----------------

金陵城外的地勢,西南北面均以平地為主,間或起伏些舒緩的丘陵,唯有東郊方向隆起山脈,雖都不甚高,卻也連綿成片.

孤山便是東郊山區中距京城最近的一座山峰.從帝京東陽門出,快馬疾馳小半個時辰即可到達孤山山腳.若是秋季登山,觸目所及必是一片紅楓灼灼,但此時尚是隆冬,光禿禿的枝干林立于殘雪之中,山路兩邊彌漫著濃濃的肅殺蕭瑟之氣.拾階而上,在孤峰頂端幽僻的一側,有亭翼然,藤欄茅簷,古樸中帶著拙趣.距此亭西南百步之遙,另有一處緩坡,斜斜地伸向崖外,坡上堆著花岩砌成的墳塋,墳前設著兩盤鮮果,點了三炷清香,微亮的火星處,細煙嫋嫋而上.

今年的新春來的晚,四九已過,不是滴水成冰的那幾日.但在孤嶺之上,山風盤旋之處,寒意依然刺骨.

夏冬身著一件連身的素色絲棉長袍,靜靜立于墳前,純黑的裙裾在袍邊的分叉處隨著山風翻飛.她平常總披在肩上的滿頭長發此時高高盤起,那縷蒼白依然醒目,襯著眼角淡淡的細紋,述說著青春的流逝.

紙灰紛飛,香已漸盡,祭灑于地的酒漿也已滲入泥土,慢慢消了痕跡.只有墓碑上的名字,明明已被蒼白的手指描了不下千萬次,可依然那麼殷紅,那麼刺人眼睫.

從天蒙蒙亮時便站在這里,焚紙輕語,如今日影已穿透枝干的間隙,直射前額,晃得人雙眼眩暈.前面深谷的霧嵐已消散,可以想見身後的京華輪廓,只怕也已漸漸自白茫茫的霧色中浸出,朦朦顯現它的身影.

"聶鋒,又是一年了……"

自他別後,一日便是三秋,但這真正的一年,竟也能這樣慢慢地過去.

站在他的墓前,讓他看著自己一年一年年華老去,不知墳里墳外,誰的淚更燙些,誰的心更痛些?

也許淚到盡時,便是鮮血,痛到極致,便是麻木.

悠悠一口氣,若是斷了,相見便成為世上最奢侈的願望.

夏冬的手指,再一次輕輕地描向碑前那熟悉的一筆一劃,粗糙的石質表面蹭著冰冷的指尖,每畫一下,心髒便抽動一次.

山風依然在耳邊嘯叫,幽咽淒厲的間隙,竟夾雜了隱隱的人語聲,模模糊糊地從山道的那一頭傳來.

夏冬的兩條長眉緊緊鎖起,面上浮現出陰魅的煞氣.

冬日孤山,本就少有人蹤,更何況此處幽僻,更何況現在還是大年初五.年年的祭掃,這尚屬頭一遭被人打擾.

"宗主,那邊是小路,主峰在這邊,您看,已經可以看到了……"

"沒關系,我就想走走小路,這里林密枝深,光影躍躍,不是更有意趣嗎?"

"是,……您小心,地上還有積雪,容易打滑."

"被你這樣扶著,我滑也滑不倒啊……"

輕輕的語聲中,積雪吱吱作響.夏冬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回身,面無表情.

"夏大人……"來者似乎有些意外,"真是巧啊……"

"嚴冬登山,蘇先生好興致."夏冬語氣平靜地道,"不過今天,我記得似有一場盛會……"

"就是不耐那般喧鬧,才躲出城來,若是留在寒宅里受人力邀,倒也不好推托."梅長蘇毫不避諱,坦然地道,"何況蘇某新病方起,大夫讓我緩步登山,慢慢回健體力,也算一種療法.恰好這孤山離城最近,一時興起也就來了.可有攪擾大人之處?"

"這孤山又不是我的,自然人人都來得."夏冬冷冷道,"這是拙夫的墳塋,一向少有人來,故而有些意外."

"這就是聶將軍的埋骨之所嗎?"梅長蘇踏前一步,語調平穩無波,只有那長長雙睫垂下,遮住眸色幽深,"一代名將,蘇某素仰威名.今日既有緣來此,可容我一祭,略表敬仰之情?"

夏冬怔了怔,但想想他既已來此,兩人也算是有雪下傾談的交情,如果明知是自己亡夫墳塋卻無表示,那也不是應有的禮數.至于敬仰之類的話,真真假假也不值得深究,當下便點了點頭,道:"承蒙先生厚愛,請吧."

梅長蘇輕輕頷首一禮,緩步走到墓碑正前方,蹲下身去,撮土為香,深深揖拜了三下,側過臉來,低聲問道:"黎綱,我記得你總是隨身帶酒?"

"是."

"借我一用."

"是."黎綱恭恭敬敬地從腰間解下一個銀瓶,躬身遞上.

梅長蘇接過銀瓶,彈指拔開瓶塞,以雙手交握,朗聲吟道:"將軍百戰聲名裂.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絕.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誰共我,醉明月?……將軍英靈在此,若願神魂相交,請飲我此酒!"

言罷歃酒于地,回手仰頭又飲一大口,微咳一聲,生生忍住,用手背擦去唇角酒漬,眸色凜凜,衣衫獵獵,只覺胸中悲憤難抑,不由清嘯一聲.

夏冬立于他的身後,雖看不到祭墓人的神情,卻被他辭意所感,幾難自持,回身扶住旁邊樹干,落淚成冰.

"聶夫人,死者已矣,請多節哀."片刻後,溫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聽他改了稱呼,更覺酸楚.但夏冬到底不是閨閣孀婦,驕傲堅韌的性情不容她在不相熟的人面前示弱失態.在快速地調整了自己不穩的氣息後,她抬手拭去頰上的淚水,恢複了堅定平穩的神情.

"先生盛情,未亡人感同身受.夏冬在此回拜了."

梅長蘇一面回禮,一面又勸道:"祭禮只是心意,我看聶夫人衣衫單薄,未著皮裳,還是由蘇某陪你下山吧.聶將軍天上有靈,定也不願見夫人如此自苦的."

夏冬原本就已祭拜完畢,正准備下山,當下也不多言,兩人默默轉身,沿著山道石階,並肩緩步.一路上只聞風吹落雪,簌簌之聲,並無片言交談.

一直快到山腳,遙遙已能看見草蓬茶寮和拴在茶寮外的坐騎時,夏冬方淡淡問了一句:"先生要回城麼?"

梅長蘇微笑道:"此時還未過午,回城尚早.聽聞鄰近古鎮有絕美的石雕,我想趁此閑暇走上一走."

"赤霞鎮的石雕麼?確實值得一看."夏冬停了停腳步,"恕我京中還有事務,不能相陪了."

"夏大人請便."情境轉換,梅長蘇自然而然又換回了稱呼,"內監被殺這個案子確實難查,大人辛苦之余,還是要多保重身體."

夏冬的目光攸地掃了過來,利如刀鋒,"蘇先生此話何意?"

"怎麼?這個案子沒有交給懸鏡司麼?"

夏冬臉色更冷了一些.此案明面上是由禁軍統領府在查,她奉的是密旨參與.不過既然已經開始調查了,被人知道也是遲早的事.只不過這個蘇哲,他也知道的太早了一點.

"這的確算是一件奇詭的案子,也許懸鏡司以後會有興趣吧."夏冬虛虛地應對著,既不明言,話也沒有說死,接著又套問了一句,"不過凶手殺人如此乾淨,定是江湖高手,蘇先生可有什麼高見?"

"江湖能人異士甚多,連琅琊閣每年都要不停地更新榜單,我怎敢妄言?再說論起對江湖人物的了解,懸鏡司又何嘗遜于江左盟?目前有什麼高手停留在京城,只怕夏大人比我還要更加清楚吧?"

夏冬冰霜般的眼波微微流轉,眸色甚是戒備.懸鏡使身為皇帝心腹,自然必須不涉黨爭,不顯偏倚.這蘇哲目前差不多已算是譽王陣營里的人了,再與他交談時,實在不能不更加小心謹慎.

梅長蘇唇角含笑,將目光慢慢移開.夏冬此時的想法,他當然知道.放眼整個京城,除了那些明白他真實目的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在知道他已卷入黨爭之後,態度上或多或少都有變化,哪怕是言豫津和謝弼也不例外.若論始終如一赤誠待他的,竟只有一個蕭景睿而已.

在別人眼里,他首先是麒麟才子蘇哲.而在蕭景睿的眼中,他卻自始至終都只是梅長蘇.

無論他露出多少崢嶸,無論他翻弄出多少風云,那年輕人與他相交為友的初衷,竟是從未曾有絲毫的改變.

蕭景睿一直在用平和憂傷卻又絕不超然的目光注視著這場黨爭.他並不認為父親的選擇錯了,也不認為蘇兄的立場不對,他只是對這兩人不能站在一起的現實感到難過,卻又並不因此就放棄自己與梅長蘇之間的友情.他堅持著一貫坦誠不疑的態度,梅長蘇問他什麼,他都據實而答,從來沒有去深思"蘇兄這麼問的用意和目的".此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包括這次生日賀宴的預邀,梅長蘇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那年輕人亮堂堂的心思:你是我的朋友,只要你願意來,我定能護你周全.

蕭景睿並不想反抗父親,也不想改變梅長蘇,他只想用他自己的方式,交他自己的朋友.

霽月清風,不外如是.可惜可憐這樣的人,竟生長到了謝府.

梅長蘇搖頭輕歎,止住了自己的思緒.命運的車輪已轆轆駛近,再怎麼多想已是無益,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重新扭轉時間的因果.

對于他的感慨和沉默,此時的夏冬並沒有注意到,她的目光遠遠地落到了環繞山腳的土道另一端,口中輕輕地"咦"了一聲.

梅長蘇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也不禁挑高了雙眉.只見臨近山底的密林深處,陸陸續續跳出了大約近百名的官兵,有的手執長刀,有的握著帶尖刺的勾槍,還有人背著整卷的繩索.從他們沾滿雪水和泥漿的長靴與髒汙的下裳可以看出,這群人大概已在密林中穿梭了有一陣子了.

"找到沒有?"一個身形高壯魁偉,從服飾上看應是百夫長的士官隨後也跳了出來,聲音洪亮,吼出來似有回音.

"沒有……"

"什麼都沒看見……"

下屬們紛紛答著,大家的神情都很失望.

"不是有山民報說在這里看見過嗎?媽的!又撲空了!"百夫長氣呼呼地罵了一句,抬起頭,視線無意中轉到梅,夏兩人的方向,不由愣住.

梅長蘇露出一抹明亮的笑容,向他點頭示意.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有意無意都能遇到熟人呢……

------------------------

好啦,磚頭也砸了,去投票吧,新一周,爭取新記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