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今朝有酒
悲劇還是喜劇,這是一個問題,現階段只能回答它是正劇……呵呵……其實作者本人是個很怕悲劇的人,所以在邏輯合理的前提下,我會盡我所能,本著理想主義和樂觀主義的態度,對男主安排出路的……

——————————————————————這是爭取和諧社會的分割線-----------

幾個人說說笑笑,仿佛又回到了初相識時那般心無隔閡.時間不知不覺過得很快,似乎沒多久天色就暗了,梅長蘇置酒留客,三人也沒有推辭,席間大家談天說地,只絕口不提朝事,過得甚是愉快.

酒,是從北方運來的烈釀,一沾口火辣不已.言豫津高聲叫著"這才是男人喝的酒",一口就灌了一大杯,嗆得大呼小叫.謝家兩兄弟相比之下要斯文許多,即使是非常愛酒,酒量也甚豪的謝弼也只是小杯小杯地品著,飛流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屋子里,好奇地看著桌上的液體.

"小飛流……"言豫津有了幾分酒意,也不是那麼在意飛流身上陰寒的氣息了,端著一杯酒向他招招手,"喝過這個沒有,很好喝哦……"

"你別亂來,"因為生病而一直在喝湯的梅長蘇忙笑著阻止,"我們飛流還小呢."

"我十四歲就開始喝酒了,怕什麼,飛流是男孩子嘛,不會喝酒永遠都變不成男人的."言豫津滿不在乎地搖著手,"來來來,先嘗一杯."

飛流看了蘇哥哥一眼,見他只是笑了一下,沒有繼續阻攔,便上前接過酒杯,不知輕重地一口喝下,頓時滿口細針亂鑽,整個頭上爆開了煙花.

"不好喝!"飛流頗覺受騙,酒杯一甩,一掌便向言豫津劈去,國舅公子一推桌沿,跳起來閃身躲過,兩人在屋子里上翻下跳,追成一團.蕭景睿開始還看得有些緊張,後來發現飛流只是追著出氣,沒有真的想傷人的意思,這才放下心來.

"自從跟我來金陵之後,飛流就很少這樣玩過了,"梅長蘇也含笑看著,"所以你們每次來,他還是很高興的."

蕭景睿顯然從沒感到過飛流高興他們來,但這座宅院有些空落冷清倒是真的,不由問道:"蘇兄,過年時你們還是只有這些人嗎?"

"除夕多半就是這樣了,不過到了初三初四,我也還是要請些客人來聚聚的,你會來吧?"

"我隨時都可以來啊,"蕭景睿看看飛流,再看看梅長蘇,有些不忍地道,"可是除夕只有你們兩個,也未免太寂寞了些,到我們家來過年吧,到時候卓爹爹一家人也會進京,很熱鬧的."

"謝謝你了,"梅長蘇溫和地笑了一下,"不過誰說我們只有兩個人?你們進來時沒看見嗎,這園子里,少說也住著二十個人呢."

"可那都是下人……不是家人啊……"

"貴府里的難道是我的家人?"梅長蘇微覺不悅,不由自主地就說出了一句尖銳的話,不過他隨即發現自己反應過度,又放緩了語氣,"除夕是親族團圓之日,你們一家濟濟一堂,我去算什麼?再說,甯國侯府的主人是你父親,你擅自邀請外人參加自己的家宴,總歸是不妥的."

蕭景睿沖口一言,本來就沒考慮太多,被他這樣一說,自知莽撞,低頭道:"蘇兄教訓得是."

"你又干什麼傻事讓蘇兄費神教訓你了?"言豫津運動了一圈後回到原位,剛好聽到了最後一句.

"景睿是好意,擔心我和飛流過年太冷清."梅長蘇淡淡笑著,想把話題隨意帶過.

"你不會是邀請人家蘇兄去你家過年吧?"言豫津卻一下子就射中了靶心,用手敲著蕭景睿的額頭,"有腦子沒有啊?"

"大哥只是一時沒考慮周全而已嘛,"謝弼原本與蕭景睿的關系就好,這一陣子發現父親欺瞞自己的真相後,又全靠這個大哥從旁開解陪伴,當然更加維護他,"你腦子好,還不是只會吃喝玩樂."

言豫津搖著腦袋道:"蘇兄又不愛熱鬧的,再說還有飛流陪他,你要同情也該同情我吧,每次祭完祖叩過頭之後,我家就跟只有我一個人似的……"

梅長蘇奇道:"今尊呢?"

"回房靜修去了啊."

梅長蘇不由怔了怔.言老太師和豫津的母親都已去世,他又沒有兄弟姐妹,父親要真是一離開祠堂就回自己房里去,這個愛熱鬧的孩子還真是寂寞啊……

"你博什麼同情啊?"謝弼卻笑罵道,"自己本來就是個風liu浪子,沒你爹管你你還更高興吧,秦樓楚館,倚香偎翠,十幾個姑娘陪著你你還孤單啊?"

梅長蘇端起茶杯嗅了嗅那氤氳香氣,心中暗暗歎息.謝弼終究還是家族羽翼下長大的孩子,只怕從小到大都沒有真正寂寞過,風月場所的那種喧囂和熱鬧,又如何可以代替家庭中的團圓與溫暖?

言豫津卻沒有反駁謝弼的話,唇邊依然掛著他永遠不滅的那抹微笑,仿佛什麼也不放在心上似的,"蘇兄,要不要今年跟我到螺市街的青樓上去逛逛?你看飛流差不多也該成年了……"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梅長蘇挑了挑眉竟然道:"好啊,我還要養病就不去了,你帶飛流去吧."

"我一個人帶他出去?"言豫津嚇了一大跳,"這也太要命了,他要是被青樓的姑娘們摸一下就發飚,誰攔得住他啊."

"不會的,我們飛流脾氣很乖,"梅長蘇微微笑道,"你祭完祖就過來我這邊吧,大家一起喝點酒,然後你帶飛流出去玩.今年不在廊州,我又剛好病了,飛流一定會覺得不習慣的."

"庭生!"飛流突然道.

"你想請庭生來玩嗎?"梅長蘇揉著少年的頭發.

"嗯!"

"庭生這名字好熟,哪里聽過……"言豫津抓了抓頭.

"就是打敗百里奇那三個孩子中的一個啊,"蕭景睿記得更清楚些,"放出宮掖庭後,是靖王殿下收留他們當親兵了吧?"

"沒錯,這三個孩子都在靖王府里,"梅長蘇點點頭,"大概跟長官告個假就能出來了吧?"

"我想應該沒問題,"言豫津很仗義地道,"他們都算是被你救出來的啊,到時候我去幫你接,看誰敢刁難不放他們."

"那就多謝你了."梅長蘇又轉向飛流,"你還想請其他人嗎?"

飛流認真地想了想:"大叔!"

"大叔不行哦,大叔自己有家,要在自己家里過年的."

"哪個大叔啊?"謝弼問道.

"就是飛流到京城第一個交手而且在他手下落敗的那位了."

"蒙大統領?!"三個年輕人一齊嚇一跳,言豫津看著飛流搖頭道:"從罪奴小兵到禁軍大統領,我看全天下也只有你才會請客請得這麼怪."

"在飛流的眼里,只有喜歡不喜歡,沒什麼身份地位的區別."梅長蘇淡淡道,"其實這樣,不是更簡單更好嗎?"

"只可惜世人有幾個做得到……"蕭景睿輕輕慨歎一聲,"身份,就象人的第二層皮膚一樣,如果撕爛了,恐怕會面目全非……"

梅長蘇眉尖一跳,不知是被他這句無意的感慨觸動到了什麼心思,臉色有些發白,看向蕭景睿的目光,也變得更加深邃,更加複雜.

"好啦!"言豫津伸了個懶腰跳起來,長吐一口氣道,"好酒要足興,卻不能盡興,太盡興了未免散後無趣,看你們一個個喝到這里全都惜春悲秋起來了,再喝下去豈不要長歌當哭?我看蘇兄也乏了,都該告辭回家了吧?"

"也對,"蕭景睿跟著站了起來,"蘇兄是外感的病症,要多休息,我們叨擾了這麼久,也該走了."

梅長蘇因為身體確實是有些困倦,再加上剛剛無端地被蕭景睿惹得有些莫名的酸楚和惆悵,自覺情緒上有些波動,需待一個人靜靜地調理一下,所以也沒有多留,只低聲客套地請他們日後常來,便准備起身送客.

"外面風大,好象又在飄雪,蘇兄不要出來."蕭景睿忙將他按回椅中,"跟我們三個還客套什麼,大家都是朋友.蘇兄好生休養,改天我們再來看你."

梅長蘇一笑,也不勉強,叫飛流送他們出去了,自己靠回軟枕上,准備閉目養一會兒神.大概是這一天太過勞神,只一會兒功夫就神思恍惚,似睡非睡,全身一時似火燒般灼熱,一時又如浸在冰水般刺骨沁寒,輾轉掙紮了不知有多久,突覺心髒猛然一絞一沉,身體微彈一下驚醒了過來,一睜眼,就赫然看到三張臉懸在自己的上方.

"你們在這兒做什麼?"梅長蘇左右看看,發現自己躺在臥室的床上,已換了睡衣,被柔軟的被子包裹著.

"你暈了一夜,自己不知道麼?"晏大夫噴著白胡子怒沖沖道,"看看窗戶,天都亮了,想嚇死我們啊?"

"……呃?……我沒覺得有什麼啊,精神也還好……"梅長蘇試圖從枕上坐起來,被飛流一把抱住,只好又跌了回去,拍著少年的背安撫道,"飛流不怕,蘇哥哥睡一覺而已,你扶我起來好不好?"

"你還想起來?"晏大夫惡狠狠道,"三天之內我要是讓你下了床,我就不姓晏!"

"晏大夫,這幾天不行,有好多事情要辦……"

"我管不了那麼多,這次來醫你是跟人打了賭的,你再這麼折騰下去我就要輸了!"

梅長蘇本來想跟他說自己有寒醫荀珍特制的丹藥,只要按時吃不會出什麼大事,但又怕大夫們之間也會同行相輕,說出來情況變得更糟,也只好不再多說,在老人家火暴的注視下躺平了身子,轉頭對飛流道:"你認得蒙大叔的家麼?"

"認得!"

"你去請蒙大叔到我們家里來一趟好不好?要悄悄去,不給任何一個人看見哦."

"好!"飛流見他醒來,臉色說話都跟平時一樣,單純的心里立時便安定了下來,不象晏大夫和黎綱那樣仍懸著心.接受了剛剛的指派後,馬上就閃了出去.

"黎大哥,煩你傳訊給十三先生,請他追查一下近期到港的官船,有沒有關于運送火yao的最近線索."

"是!"黎綱是江左盟的下屬,不象晏大夫那樣敢管他,所以盡管也擔著心,卻不敢多嘴,立刻領命而去.

"你鬧夠了吧?"晏大夫粗暴地抓過他的手腕開始診脈,凝目診了半日,又換了一只手再診,然後翻翻他的眼皮,再叫伸出舌頭來看了看,病情如何半句也沒有點評,其他的話倒是羅嗦了一籮筐,什麼年輕人不懂保養啦,什麼身體是最重要的啦,什麼要安穩心神不能胡思亂想啦,絮絮地說個沒完.梅長蘇靜靜地看著他,半句也沒有駁還,從表情上看,似乎聽得非常認真.

但不要說別人,實際上連晏大夫自己心里也明白,這個操勞命的年輕病人,腦子只怕早就轉到其他的事情上面去了……

-------------------------------

本章是過渡章節,舒緩節奏用的,情節進展不多,但這是不妨礙大家去投票的,快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