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童路
星期一,交報告,數錢錢,領紅包,買衣服,做頭發,過新年,要放假,好開心,真奇妙!

——————————————————這是三字經分割線—————————————

沒過多久,黎綱便帶著一個二十多歲的漢子進來,那年輕人一身粗布麻衣,莊稼漢的打扮,生得眉目開闊,很是健壯,來到梅長蘇面前便抱拳行禮,道:"童路拜見宗主."

童路原本就是務農之人,因妹妹被惡霸看中,家遭橫禍,幸為江左盟所救,現在老母弱妹都在廊州,他本人因為資質聰明,性情堅韌,幾年前被梅長蘇看中,派到了金陵.十三先生在樂界畢竟名聲顯著,不好常來常往,所以伶俐可靠的童路便是最佳的傳信之人,幾乎每隔一天都要以送菜之名來蘇府一趟.

"辛苦了,坐著說話."梅長蘇輕輕抬了抬手,"牢里有新的動向嗎?"

"是,"童路口齒便捷地道,"他們已經找到了合適的人.由齊敏手下最心腹的一個叫吳小乙的班頭一手經辦.人現在就關在吳小乙的家里,確有七八分長得象何文新,只是瘦些,現在正好酒好肉調理著.何文新在牢里到底吃了些苦頭,面容也不似以前那樣白胖,到時候人頭落地,只怕能夠瞞得過去.文遠伯萬萬沒想過他們有這手,再加上他本來對何文新也不是特別熟悉,即便是要來現場觀斬,也是看不出什麼破綻的."

"嗯,"梅長蘇沉吟了一下道,"那個吳小乙,替死者的家屬,牢里的獄卒,全都要盯緊,但切不可被人察覺.何文新被替換出牢後,會立即被送出京城避禍,到時千萬不可跟丟了."

"是."

"刑部以前暗換死囚的舊案,查出了幾個?"

"已查出七樁能拿到人證物證的."

"再繼續努力,務必要掌握到最要害的證人."

"是."

"告訴宮羽要留心秦般若,不能讓她察覺到有人在追查刑部舊案."

"是."

說了這些話,梅長蘇覺得眼前微微發黑,忙閉目調息了一下.吏部刑部,暫且還可以讓他們過個好年,明春行刑之日,方會上演好戲,只希望到時這個不爭氣的身體,千萬不要出狀況才好.

"宗主……"童路見他面色發白,十分地擔心,小聲問道,"要叫晏大夫過來嗎?"

"不用……晏大夫只會讓我吃補藥,"梅長蘇笑了笑,"沒事的.十三先生還有別的事要告訴我嗎?"

"有.從運河青舵和腳行幫那邊得來的消息,近幾個月來,有不同的貨主通過不同的途徑陸陸續續從雜貨中夾帶火yao運送入京,雖然每次的量都不大,但積起來怕也有兩百斤了.腳行的兄弟們暫時都裝作沒發現一樣,只暗暗通報了十三先生,現在先生尚在追查這些貨主之間是否有聯系,等有了進一步的消息,再向宗主稟報."

"大批量的火yao?"梅長蘇皺了皺眉,"與江南霹靂堂有關嗎?"

"目前還沒發現有什麼關聯."

"這些火yao入京後存在何處?"

童路頭一低,面有愧色,"收貨人實在太小心,也太狡猾了,轉了幾手後,我們居然追丟了……"

梅長蘇不由坐直了身子:"也就是說,這批火yao現在下落不明?"

"是……火yao之事,看來象是江湖紛爭,應與我們無關,所以原本十三先生不想驚動宗主的.但現在火yao的去向不明,會用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宗主你又常在京城里四處走動,我們怕萬一……"

"京城這麼大,哪里有這麼倒黴的?"梅長蘇不由一笑,"你們留心查看好了,但也不必過于擔心."

"是."童路應了一聲,從懷里摸了半天,摸出一只手掌般大小的靈貂來,那小東西擺著尾巴,歪著頭看見梅長蘇,攸地鑽進了他的懷里.

"你把小靈帶來做什麼?"

"這個……宮羽姑娘說,小靈這幾天要跟著宗主."童路低著頭道,"它對火yao最敏感,有一點點味道就會不停地亂動,宗主帶著它,不管去什麼地方,宮姑娘也放心些."

梅長蘇搖頭失笑,但也知他們都是一片好心,看童路的神情,想必也因為追失火yao一事被宮羽罵得奇慘,不忍再讓他為難,便點頭道:"也好,小靈很乖,就留幾天好了."

童路的臉上立即展開笑容,一抱拳道:"謝宗主!"

"謝我什麼?"梅長蘇好笑地擺了擺手,"好了,你也早些回去,跟十三先生……還有宮羽姑娘說,我的病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他們可以停止跟廊州那邊告狀了……"

"呃……"童路臉上陣青陣白,"我們沒有……"

梅長蘇聽也不聽,閉起眼睛已開始養神,童路不敢多說,躡手躡腳地退了出去,偷偷吐了一下舌頭.

小靈眨著黑豆似的小眼睛,爬啊爬的爬到梅長蘇肩上,用小爪子撓了撓他的耳垂,好半天沒有得到回應,悶悶地又爬回他的衣襟里窩著睡覺了.

兩只手指突然伸了過來,一下子捏住了小靈的耳朵,將它拎在空中,小東西猝不及防,嚇得身子拼命扭動,兩只小肥腿交替蹬著,發出"吱吱"的碎碎叫聲.

梅長蘇睜開眼睛,溫言道:"飛流,什麼事?"

"那三個!"

"哦,"梅長蘇揉了揉兩邊太陽穴,振作了一下精神,"你去帶他們進來吧."

"好!"飛流一松手,小靈從半空中直跌在梅長蘇的肚子上,雖然不會受傷,卻受驚非小,委屈地蜷成一團,嗚嗚低叫著不敢動彈.

"好了,不怕,飛流喜歡你而已……"梅長蘇笑著撫mo了它一會兒,才重新放回暖暖的懷里,"你晚上跟飛流一起睡好不好?"

幸而小靈聽不懂他的話,仍是眨著黑珠小眼,沒有被嚇暈過去.

這時階前響起腳步聲,輕重不一,節奏也不一樣,就如同他們各自的性格那般迥異.

"蘇兄,你好些了嗎?"進來第一個開口的人當然是言豫津,"我帶了幾筐最新從嶺南運來的柑橘,生病時嘴里覺得苦,吃那個最舒服了."

"你別這麼吵,"蕭景睿皺著眉推了他一把,再看看梅長蘇蒼白的面色,擔心地道,"蘇兄不要起來,坐著就好,這個節氣犯病不是小事,大夫的藥效驗嗎?"

"都好的差不多了,難為你們過來看我."梅長蘇微笑道,"快來坐吧,好久沒跟你們聊過了."

三人走近幾步,在旁邊的椅子上各自落坐.小靈突然在衣襟里亂動起來,小爪子抓來抓去的,梅長蘇不禁心中一動.

"溫泉泡著真是舒服,蘇兄也該去試試,對身體很有好處的."言豫津一邊說著,一邊從袖中拿了幾個柑橘放在桌上,"那幾筐他們搬到後面去了,我順便先拿幾個過來你嘗嘗,這個皮薄,又很好剝,汁多味甜,蘇兄一定喜歡,我准備明天春天在自己院子里也栽幾棵……"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謝弼白了他一眼,"你讀過書沒有?要真栽在你家里,說不定結出來的是苦瓜……"

蕭景睿與梅長蘇一起笑了出來,後者伸出手拿過一個柑橘,放在鼻間輕輕嗅了一下,清新酸甜的氣息,帶著點霜露的冷意,細察之下,竟還有幾絲淡淡的硝磺之味.

梅長蘇隱隱推測到了一些緣由.

"這橘子很新鮮啊,居然還是從嶺南運過來的?一定是走的官船吧?"

"對啊,是嶺南府直發過來的官船,走富江,中途不需要停檢,當然比漕運的船要快些,這種柑橘京里的官貴之家都喜歡,整整十船,沒有多久就分完了,搶都搶不到,幸好我爹有預定."

"是這樣啊……真是承你厚情了."梅長蘇口中客套,心中卻快速思考著.原來不止是運河和腳行,居然連官船都能偷偷混雜著搭進火yao,普遍的江湖紛爭,只怕做不到這一點……

小靈還在胸口動著,梅長蘇伸手安撫地拍弄著它,大概因為火yao的味道只是沾惹上的,並不濃烈,它最終安靜了下來,呼呼睡著了.

"蘇兄手冷嗎?要不我來幫你剝吧?"蕭景睿見梅長蘇拿著那個柑橘,半天沒有動作,體貼地問道.

"……哦,不必了,豫津說的對,這個皮很好剝的,"梅長蘇忙剝開金黃色的外皮,將微帶白筋的橘瓣放進嘴里,一咬,涼涼的汁液便滲滿口腔,果然酸甜適口,味道極是甘爽.

"好吃吧?"言豫津也朝嘴里塞了幾瓣,"身子烤得暖暖的來吃這個,真是無上的享受啊."

"你看你,人家蘇兄才吃一口,你倒開始吃第二個了."謝弼笑道,"你是不是打算把一筐都吃完了再回去?"

"好吃嘛."言豫津毫不在乎他的嘲笑,轉向梅長蘇,"蘇兄喜歡的話,我回去再多送些過來."

"這就夠了,我們人不多,大部分都是只愛吃肉的.不過飛流最愛吃柑橘,我先替他謝謝你."

言豫津左右看看,"飛流剛還在呢,又不見了?"

"大概到後面玩去了."梅長蘇看著這位國舅公子,心頭突然一動,用很自然的語調仿若順口說起般道,"你今天怎麼會有空來看我?皇後娘娘也生了病,你不去宮里探望請安?"

"皇後娘娘病了?"言豫津的驚訝表情看起來確實不是裝的,"不會吧,我昨天才進過宮,見到她還好好的,怎麼今天就病了?"

"可能也是受了風寒吧,"梅長蘇淡淡一笑,"天氣這麼冷,夜里稍稍失蓋些,就會染上寒氣.不過宮里那麼多人侍候照顧,娘娘的病體一定無憂."

"喔……"言豫津向外看了看天色,"現在太晚了,明天再去請安吧.如果確實病得重了,我再稟告爹爹叫他回來一趟."

"怎麼?國舅爺不在京里?"

"到城外道觀打醮去了.我爹現在是兩耳不聞紅塵事,只想著求仙問道煉丹,要是沒我這個兒子拖著,他一定把家里改成道觀."言豫津無奈地抱怨著,"不過也有好處啦,就是沒人管我,自由自在的.除了前一陣子我爹突發奇想要把我塞進龍禁尉里當差以外,平時倒也沒怎麼操心我的前程."

"象你這種世家少爺,本來就不用操心前程,"謝弼道,"不過你爹倒是真的越來越象方外之人了,一年到頭,連宮里都沒見他進去過幾次,皇後娘娘怎麼也不過問?"

"不知道……"言豫津歪著頭想了想,"他們兄妹一向不親近你也清楚啊,我爹喜歡清修嘛,如果不是宗祠在京城要照管,他應該會想要住到山里去呢."

蕭景睿也道:"要不是你們長得象,誰會看得出你們是父子啊?言伯伯清淡無為,如閑云野鶴一般,可你卻是個哪里熱鬧哪里湊的惹事精,別說沒半分野鶴的氣質,倒更象只野貓."

"是,你蕭大公子有氣質,"言豫津聳聳肩道,"我是野貓,你是乖乖的家貓好不好?"

梅長蘇忍不住笑出聲來,"好久沒聽你們拌嘴,還真是親切呢."

---------------------------------------------------------------------------------------------------------

關于那個QQ群,俺的確是不會,不過想來學著也不難,可要是俺都玩QQ去了,誰來寫文呢?所以別再抱怨啦,跟俺一起出去投票才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