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過往無痕
寫總結好痛苦,跟寫這章一樣的痛苦……

------------------------這是痛苦的分割線-----------

當蘇哲最初在京城亮相時,許多人都曾經問過"這個人是誰",問題的答案很快就被查了出來,原來蘇哲就是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的宗主梅長蘇.這個答案令大家非常滿意,似乎可以解釋很多東西,所以並沒有一個人再繼續追問:"那梅長蘇……他又是誰呢?"

梅長蘇沒有想到第一個這樣問的人會是霓凰郡主.此時她的目光就象能紮透人體的劍一樣,炯炯地定在他的臉上,不放過他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堅持要等待親口的回答.

是避口不言,還是更深的欺騙,實在讓人難以抉擇.

梅長蘇的眉間有些疲憊,更有些滄桑,他緩緩地將頭轉向了一邊,仿佛想要避開郡主的探究似的,低聲道:"舊人.和聶鐸一樣,都是劫後余生的舊人."

霓凰晶眸如水,仍是牢牢盯住他毫不放松,"如果是赤焰舊部,為什麼我不認得你?"

"赤焰軍男兒無數,你又何嘗全都記得?"

"可是現在你是宗主,連聶鐸都甘心在你之下,聽你號令.若說你當初是無名之輩,我卻不信."

"也許因為……我們現在所做的事與沙場無關吧……"梅長蘇唇邊浮起自嘲的笑,"聶鐸不擅長做這些,何況認識他的人也多,不大方便."

霓凰定定地看了他良久,突然問道:"你認識林殊嗎?"

梅長蘇垂下雙眸.既是赤焰舊人,又怎會不認識林殊,所以回答只能是:"認得."

"他是不是真的已經戰死?"

"是."

"他戰死在哪里?"

"梅嶺."

"尸骨埋于何處?"

"七萬男兒,天地為墓."

"連他的尸骨都沒有人收嗎?"霓凰緊緊地閉了一下眼睛,手指用力抓住身前的衣襟,"連一塊遺骸也找不到了嗎?"

"戰事慘烈,尸骨如山,誰又認得出哪一個是林殊?"

"是啊……"霓凰木然地點了點頭,"我知道慘烈的戰場是什麼樣子.古來沙場,又有幾人可以裹尸而還……"

梅長蘇的視線,柔和地落在她的身上,"郡主若要祭他,何處青山不是英魂?"

"你說的對,他不會在乎這個的,"霓凰喃喃自語了一句,突又抬起雙眸,眼鋒轉瞬間厲烈如刀,"可你若是赤焰舊人,當以少帥稱之,為何會直呼林殊之名?"

梅長蘇神情微震,原本淺淡的嘴唇變得更加沒有血色.不知是因為隱瞞不住,還是原本就不忍再繼續隱瞞,他並沒有回答這句問話,反而將臉轉向了一邊.

"當聶鐸講到他的宗主時,敬愛之心昭昭可見,決不象你所說的大家只是分工不同,"霓凰執拗地又轉到他的正面,堅持要盯著他的眼睛,"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聶鐸的痛苦會那麼深,就算我曾經是他戰死同袍的未婚妻,他也沒有必要象現在這樣掙紮逃避,除非……除非他知道……"

"霓凰,"梅長蘇淡淡地打斷了她的話,"聶鐸只是有一點鑽牛角尖.他慢慢會好的,你不要多心."

霓凰怔怔地看著他,面容甚是悲愴,寒風中呼出的白氣,似乎一團團地模糊了她的視線.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她突然一把抓起梅長蘇的右臂,用力扯開他腕間的束袖,將厚厚的裘皮衣袖向上猛推,一直推到了肘部.

梅長蘇順從著她的擺布,沒有抗拒,也沒有遮掩,只是那雙深邃如潭的眼眸,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淒涼.

霓凰握緊他的手臂反反複複地仔細看了好幾遍,可裸露在外的整個部分都是光潔一片,沒發現任何可以稱之為標記的痕跡.

呆呆地松開手,愣了好一陣兒,霓凰還是不甘心地又伸手扯開了梅長蘇的領口,認真察看他肩胛骨的部位.

……仍是肌膚光潔,無痕無印.

年輕姑娘的淚水終于奪眶而出,順著臉頰,不停地向下滴落,給人的錯覺,就好象這淚滴立即會在凜冽的寒風中,被凍結成鮫人的珍珠.

梅長蘇溫柔地注視著她,不能上前,不能安慰.隆冬的凜凜冰寒順著被拉開的袖口和扯松的衣領刺入皮膚深處,陰冷入骨,仿佛隨時准備直襲心髒,逼它驟停.

"你很怕冷嗎?"霓凰看著他收緊披風的動作,輕聲問道.

"是……我很怕冷……"

"他以前從來不怕冷的,大家都說他是小火人,"霓凰面色蒼白,眼眸中水氣盈盈,"到底是怎麼樣殘忍的事,才能抹掉一個人身上的所有痕跡,才能讓一個火人變得那麼怕冷……"

"霓凰……"梅長蘇的神情仍然是靜靜的,音調仍然是低低的,"看到的就已經足夠了,你不要再多加想象.有很多痛苦,都是因為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而產生的,你沒有必要面對它,更沒有必要承受它.林殊已經死了,你只要相信這個就行了……"

"可是女人的感覺總是不講道理的,"霓凰凝望著他的臉,淚水落得又快又急,"就算什麼痕跡都沒有,我們也能知道……也許越是什麼都沒有,我才越是知道……林殊哥哥,對不起,我不再離開你了,我永遠都不再離開你了……"

"傻孩子,"梅長蘇只覺得眼框一陣陣的發燙,伸手將他的小女孩摟進了懷里,"我知道你念著林殊哥哥,但那是不一樣的……已經錯過的歲月,和已經動過的心,都象是逝去的河水,永遠也無法倒流.我已經累了十二年,不想再看到身邊重要的人因為我的存在而痛苦,這樣我也可以輕松很多,你說是不是?"

霓凰緊緊抱住他的腰,淚水浸濕了他胸前的衣襟.這十年來,她一直是別人的倚靠,是別人的支柱,面對著幼弟舊將,南境軍民,柔軟的腰身一刻也不能彎下,即使是聶鐸,也不可能讓她完全放松.

可唯有這個人,唯有這個懷抱,能夠讓她回到自己嬌憨柔軟的歲月,縱情地流淚,無所顧忌地撒嬌,沒有熱烈湧動的激情,沒有朝朝暮暮的相思,有的,只是如冬日陽光般暖暖又懶懶的信任,仿佛可以閉上眼睛,重新變回那個永遠無憂無慮,讓他背著四處奔跑的小女孩……

拋開彼此的身份,拋開那樁由大人們訂下的婚約,林殊哥哥還是林殊哥哥,不管過去多少年,不管世事如何變遷,縱然有一天各尋各的愛情,各結各的佳侶,縱然將來兒女成行,鬢白齒松,林殊哥哥也依然是她的林殊哥哥.

"霓凰,你聽我說,"梅長蘇靜靜地擁著她,輕柔地撫mo她的長發,"你先不要問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一天我會讓聶鐸原原本本告訴你的,可是現在……你能不能聽我的話,乖乖回穆王府去,我們今天會面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說,即使是夏冬和靖王也不可以.以後如果再相見,我還是蘇哲,你還是郡主,不要讓其他人看出異樣來,你做的到嗎?"

霓凰用衣袖印去臉上的水跡,振作了一下精神,點點頭,"我知道,你現在要做的事很難,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梅長蘇微微笑著,伸手理順了她耳邊的亂發,輕聲道:"清明之後,你就回云南去吧,我會讓聶鐸也過去,你們在那里安靜地等我的消息,好不好?"

"不行,"霓凰郡主柳眉輕揚,"你在京城勢單力薄,起碼我要留下來幫你……"

"在云南也有事情可以做的."梅長蘇溫和地勸道,"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一定會叫你,因為你不是局外人,我們要共同努力才行."

霓凰眼波輕動,沉吟了片刻,慢慢點了點頭,"那好……我回云南可以牽制一些局面,也許確實比留在京城更有用.等我走後,穆王府在京城的所有力量,你都可以隨意調派."

梅長蘇眸中露出笑意,贊道:"這些年你實在是曆練了,果斷慧敏,思路清晰,朝局脈絡把握得也很准.有你穩定南方,我在京城也省心不少."

霓凰看著他素白清減的容顏和閑淡安甯的微笑,心中突然甚覺酸楚,又不想再惹他難過,自己勉強忍了下去,語調微顫地道:"林殊哥哥,你要小心……"

梅長蘇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從懷中摸出一方素巾,撥開旁邊地上積雪表面的一層,抓了幾把下面乾淨的雪握成冰塊,用素巾包了敷在霓凰的眼睛上,柔聲道,"你是威震三軍的女將軍,不能腫著眼睛回去哦……"

霓凰破頤一笑,接過冰包輕壓著輪流冷敷兩只眼睛,方才的郁郁悲淒略略疏散了一些,又見梅長蘇將抓過雪的手指縮回袖中煨著,嘴唇也有些微微的發青發白,不由擔心地道:"林殊哥哥,你這麼冷,還是先坐你的馬車回城去吧.我在這里等一會兒,等小青送完周老先生回來,我的眼睛也差不多好了.你放心,不會讓那小子發現的."

"要是連穆青都能發現,那還了得."梅長蘇刻意輕松地玩笑了一句,也確實有些抵禦不住身上越來越重的寒意,便又隨便叮囑了霓凰幾句,轉身走下坡地.

一直遠遠站在坡地窪處的護衛立即迎上前,看見他的手勢,心領神會地跑去叫車夫把停靠在較遠路邊的馬車趕了過來,放下腳凳,扶他上車.

梅長蘇靠住車轅,回頭又向坡地的方向看了一眼,見霓凰舉起手中的冰包向他揮動,忙也抬手回應.

馬車隨即輕輕搖晃,開始啟動向前,厚重的車簾放下,擋住了外面的山谷的朔風,也隔開了凰郡主的視線.

梅長蘇只覺得胸口湧起冰針般的刺痛感,再難強力抑制,抬袖捂住嘴一陣咳嗽,好容易平息下來時,雪白的銀裘袖口已暈染了一抹深紅.

"宗主!"護衛驚呼了一聲,過來扶住他的身體.

"沒事,"梅長蘇淡淡地一笑,"天氣太冷,回去給我燒點熱水,暖一暖就好了……"

-----------------------------

我知道有些讀者想象力豐富,但本書不是魔幻類的,不許想到什麼借尸還魂上面去啊!

痛苦也要去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