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調虎離山
離開竹海茶莊後,蒙摯與梅長蘇兩人與出門時一樣,一個乘坐青布小轎,一個騎著棗紅駿馬,後面隨從著幾名禁軍護衛和兩個謝弼派來的家仆,一行人避開熙攘的主街人流,揀安靜的偏道回程.在剛剛走出小巷,來到一處十字交叉的大街口時,禁軍大統領手下的一名騎尉奔來,稟告說皇帝陛下傳召.蒙摯聞言剛一猶豫,梅長蘇已掀開小轎側簾道:"承蒙大統領的厚情,既是陛下相召,不敢耽擱,就在此處道別,改日蘇某再上門致謝."

"蘇先生客氣了."蒙摯拱拱手,回身吩咐隨從的禁軍護衛們小心護送蘇哲回謝府,自己道了聲再會,撥馬向宮城方向奔去.

奔出數個坊區之後,蒙摯突然想起值房內用來更換的那套官服腰帶上的佩玉昨日脫落,雖然不很顯眼,但既然要面聖,儀容整齊是很重要的,便放緩馬速,准備命傳信的騎尉繞到統領府去取一圍新的腰帶,可是一回頭,卻發現四周根本沒有那人的影子,心中登時疑云大生,再一細想,那騎尉的臉雖然乍一看是自己常見的屬下沒錯,但他來傳信時一直跪伏于地,只說了兩三句話,根本沒有細細辯認,現在思來,竟大有可能是旁人假冒的.

這道調自己入宮的聖命如果是假的,只要一進宮門就能被揭穿,所以對方的目的顯然不是為了騙自己去做什麼,而只是想要調虎離山而已.

念及此處,蒙摯不由心頭一沉,匆匆忙忙撥轉馬頭,向著來時路飛奔而去,一路上揚鞭催馬,運起內力遙遙呼喝行人閃開,只恨不能肋生雙翅,盼著梅長蘇不要有什麼意外.

奔到分手的那個十字街口時,這里早已人跡杳杳,由于不遠處有兩條分岔口都可以通往謝府,蒙摯停了下來,馬身連接回旋了幾圈,也無法決定,正在心下茫然之際,突然有幾聲隱隱的呼叱傳來,被他靈敏的耳力捕捉到.在快速地判斷出了方位和距離後,蒙摯縱身從馬鞍上躍起,直掠上旁邊平房的屋脊,足尖數點之下,身形如離弦之箭般飛射向前,片刻之後便趕到了混戰的現場,掃過去第一眼,登時又驚又怒.

只見梅長蘇所乘的小轎倒在路邊,轎頂已被擊成粉碎,轎夫和隨從們橫七豎八地四處倒著,不知是昏迷還是死了,連自己留下來的那幾個護衛中也不例外,街道正中飛流正在與一個黃衫人激烈交手,掌風劍氣仿若凌厲有形般,旋成一團暴烈的氣場,這些護衛們根本無法加入助戰.

蒙摯無暇細看,眼睛立即四處掃尋了一圈,但沒有發現梅長蘇的身影,憂急之下,大喝一聲直撲下來,一記如烈灸狂焰般的"光瀑掌"劈向當場,打算與飛流一起將對方擒下.誰知這一掌擊出,雖然確實將對方攻擊得急速後退避讓,但沒想到飛流卻大不高興,立即調轉方向,翻掌運力想要抵擋.

"是我!"蒙摯知道此時要是與飛流交上了手,那才是平白給了敵手逃走的機會,可是飛流智力單純,在判斷上有誤差,一時也來不及多說,提氣躍起,想翻到另一邊去,擋住那黃衫人的去路.

飛流見他收手,也不糾纏,轉過攻勢又向那黃衫人連出數掌.他在這電火石火的刹那接連改變了兩次交手對象,但過程卻流轉自然,氣息間毫無凝滯之感,黃衫人不由連連"咦"了兩聲.

此時蒙摯已移步換位,正想再次加入戰團,突聽旁邊輕輕的一聲呼喚:"蒙大哥……",轉頭看時,竟是梅長蘇站在側前方街沿房簷下,正向他招手,一愣之下再看看那個位置,恰好是自己剛才立足的那間房脊的下方,立時明白是因為視角被足下屋簷所阻的關系,才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梅長蘇的身影.

掠身過去抓住梅長蘇的手腕一探,再周身上下看了一遍,見他雖然臉色如雪玉一般,但並未受新傷,這才長籲一口氣,放下心來.

"飛流暫時無妨,你先別插手."梅長蘇的目光凝重地鎖在街心酣斗的兩人身上,口中低低地說了一句.

"你沒事就好.飛流的身手,我放心……"蒙摯剛答了半句,語音突然斷掉.適才情急,他一出手後黃衫人立即後退,故而未能注意到對方實力如何,現在細看了幾眼,不由心驚.

依飛流現在的身手,早已躋身十大高手之列,其深淺不可測量,連懸鏡使夏冬都敗在他的手下,即便是自己這號稱大梁第一高手的人與這少年交手,都要打點起十分精神,不敢多加懈怠大意.沒想到這個容貌木然的黃衫人,竟能在飛流全力施為下,還占著上風.

梅長蘇默默看了片刻,一皺眉,心中已有判斷,轉頭與蒙摯交換了一下眼神,從對方的目光中知道他的結論也與自己一致,于是踏前一步,揚聲道:"拓跋將軍,你遠來是客,切磋兩招便可了.現蒙摯大人在此,不妨停手,大家找個地方聊聊可好?"

那黃衫人被他叫破姓名,又聽得剛才向自己發出至強一掌的人就是蒙摯,心知再打下去,便是擊敗了這無名的少年高手,自己也討不了好去,只得錯掌後躍,退出了戰團.飛流也已聽到梅長蘇說話,故而並不進逼,只是以犀利陰寒的目光緊緊盯著黃衫人不放.

因為知道眼前這人是琅琊高手榜上排名第三的超一流高手,蒙摯有意走在了前面,將梅長蘇擋在身後,拱手為禮道:"拓跋將軍,貴國使團已離京多日,怎麼將軍這個時候反而賞光蒞臨了?"

拓跋昊默然站立,因為他臉上戴著易容面具,也看不到他表情為何,片刻冷場後,他抱拳還了一禮,道:"敝國使團在貴國鎩羽而歸,敝國四皇子親自挑選的勇士百里奇也受了這位蘇先生的教訓,迄今還失蹤在外,下落不明,我再不來看看,那才真是顏面無存."

梅長蘇聞言笑道:"莫非將軍此來,是想替百里勇士教訓我一下出出氣?那可真是太冤枉了,我當初也是百般推辭,無奈君命難違,貴國的大使又出言相激,這才勉為其難耍了些小手段.還請將軍海量原宥才是."

拓跋昊冷哼一聲:"百里奇的武功,在他出發時我是測試過的.所以未來之前,我也道你是術士之流,耍弄手段取勝,不過今日一戰……"他目光微轉看了飛流一眼,"能有這樣的高手在你身邊當個無名護衛,想必確有過人之處."

梅長蘇苦笑道:"飛流還小,哪里是拓跋將軍的對手.我若有過人之處,也不至于被將軍一劍劈碎轎頂,那般狼狽地逃開了……"

蒙摯聽他這樣說,臉色立時陰沉了幾分,道:"拓拔將軍未經照會,來我大梁國都中隨意攻擊我國客卿,是何道理?"

拓跋昊哽了一下,顯然有些難以回答.他自持武功高絕,暗中潛入大梁京都想要看看以稚子逼得百里奇告敗失蹤的蘇哲到底是何等人物,原本的打算並非想要真的傷人,不過是試探一下深淺就走,誰知蘇哲身邊有飛流這樣的高手,被纏斗住了,接下來連大梁第一高手蒙摯都出現了,結果不僅沒有走成,身份也被識破,落了如今這般尷尷尬尬,不好解釋的處境.

不過雖然理虧,拓跋昊卻不想示弱,何況琅琊高手榜上他排第三,蒙摯排第二,可兩人卻從未當面交過手,實在想不明白琅琊閣主是憑什麼定的這個次序,心里早就有些不服氣,現在反正已經被人捉了個現行,倒還不如趁機斗上一場,也勝過勉強的辯解.當下提劍在胸,語氣冷傲地道:"這里是蒙大人的地盤,我有什麼好說的,動手吧!"

梅長蘇本想阻止,但眉眼輕動間,旋即又改變了主意,轉身退到較遠的地方觀戰.飛流跟在他身邊,神情雖冷淡,但雙眸深處卻有一絲興奮.

琅琊高手榜的榜眼和探花在大梁京都的一條街巷內交手,這消息要是傳出去,管保半個江湖的人都會削尖了腦袋擠進來看,而不來的另外一半,是知道自己再削得尖也擠不進來的.可惜這件事發生的太過突然,現在再去發布消息收門票已經來不及了,因此能大飽眼福的,就只有施施然站在一旁的梅長蘇與飛流.

昔日北燕權臣坐大,慕容皇族被迫禪讓江山.拓跋家主于禪讓大典上一擊成功,刺殺了權臣,其時滿殿兵馬,唯有他一劍光寒,逢魔殺魔,遇佛殺佛,一身血衣扶慕容氏複位.自此後拓跋氏穩立北燕劍宗之首,曆代家主無一不是絕世高手.

比起拓跋昊那傳奇般的家史,蒙摯的名氣就要樸實得多了.他內外功夫皆習自少林,武功毫無神秘機巧之處,全靠一拳一腳拼到了現在的地位.與拓跋昊適才和飛流之間以快拼快的交手不同,蒙摯的一招一式似乎都使得過于清晰穩重,仿佛拓跋昊已連刺了數十劍,他才慢慢揮過一掌.然而快慢殊途,卻又殊途同歸,拓跋昊的劍快得象是連成了一張光網,蒙摯的慢卻又凝然不動成了一堵厚牆.光網與厚牆兩相激撞,撞出的是只有在這兩大絕世高手間才能激蕩出的耀目火花.

作為親眼目睹這場巔峰之戰的少數幾個觀戰者之一,梅長蘇顯然不夠珍惜這個機會,眼神飄飄的,有些分神的樣子,時不時還會低下頭來沉思一下,根本沒有認真去看,直到那團劍風掌影從中爆裂開來,兩個人各自向後翻躍了數步,再次凝神對立後,他才想起要盡觀眾的義務,急忙鼓掌叫好.

表面上看,這一戰似乎尚未分出勝負,還應該再繼續打上一陣才對.但當梅長蘇一邊笑稱"精彩"一邊走上前時,蒙摯卻沒有提醒他回到原處去,反而就勢收起了一身的勁氣,好象是趁機想要給這一戰畫上終止符一樣.拓跋昊的表情全在易容面具之下,看不出端倪,但因為面具輕薄精巧,還是可以注意到他狠狠地咬了咬牙,眼白有些發紅.不過最終他也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緒,將手中寶劍入鞘,冷冷地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