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螺市街
夜的羽翼覆蓋之處,一般都會帶來兩個詞,"黑暗"與"安靜",然而在世上某些地方,情況卻是恰恰相反的.

金陵城西,一條名為"螺市"的長長花街,兩旁高軒華院,亭閣樓台,白日里清靜安甯,一入夜就是燈紅酒綠,笙歌豔舞.穿城而過的浣紗溪蜿蜒側繞,令這人間溫柔仙境更添韻致,倍加令人留連忘返.

座落在螺市街上的歡笑場,每家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和吸引人的地方,比如妙音坊的曲子總是比別家的流行,楊柳心的舞蹈最有創新,紅袖招的美人最多最好,蘭芷院則時常推出讓人有驚喜的清倌……大家各擅勝場,雖有競爭,但畢竟都已站穩了腳跟,有了不成文的行規,所以雖比鄰則居,卻能相安無事,時不時還會有相互救場的情況發生.

就比如此時……

"朱媽媽,不是我掃你的面子不肯幫忙,"妙音坊的當家莘三姨一臉為難之色,"你我相識多年,楊柳心和妙音坊素來就跟一家人一樣.別的姑娘你盡管叫,我決無二話,可是宮羽姑娘今天不見客……"

"我的莘妹妹啊,別的姑娘我那里還有,就是靠宮羽姑娘救命的啊!"朱媽媽白著臉,眼淚都快下來了,如果沒有被人攙著,多半早就跪在當場.

"怎麼了?什麼難纏的客人,連朱媽媽都擺不平麼?"

朱媽媽正要說話,一個小厮連滾帶爬進來,還沒站穩就苦著臉喊道:"媽媽,不好了,何大少爺開始砸場子了!"

莘三姨一皺眉,伸手扶了扶全身發軟的朱媽媽,問道:"是吏部何大人家那個何大少爺麼?"

"就是這個小祖宗!"朱媽媽頓足道,"今晚吃得醉醺醺上門,非要見心柳,可是心柳正在陪文遠伯家的邱公子,派別的姑娘去,他必定不依,就這樣鬧了起來."

莘三姨面色一沉,道:"他也不是第一天出來玩的,怎麼不知道先來後到的規矩?"

"還不是因為仗勢?文遠伯雖有爵銜,朝中無職,何尚書手握吏部大權,那可是實職,這大少爺一向被人奉承慣了的,在包間里等了一個時辰,就急了."

莘三姨歎了一口氣,道:"世事人情,卻也如此.你為何不勸勸邱公子退讓一步呢?"

朱媽媽"唉"了一聲,"邱公子愛慕心柳已久,怎麼肯這個時候服軟?他先來,堅持不走的話,我也不能壞了規矩硬趕,再說心柳丫頭,也有些不耐煩那個何大少……"

"那心楊呢?"

"病了,連床也起不得……"

莘三姨抿起嘴角,沉思了起來.

"莘妹妹,求你了.只要宮羽姑娘肯露個面,那何大少一定樂上了天,保著我的場子,日後妹妹有些什麼吩咐的地方,我是赴湯蹈火……"

"好了好了,場面話就不說了,"莘三姨拉住作勢要跪的朱媽媽,"不是我拿喬,紅牌姑娘誰沒有個傲性?我不敢應你,要問過羽兒才行."

"妹妹帶我去,我親自求求宮羽姑娘."

"這……好吧……你跟我來."莘三姨帶著朱媽媽剛一轉身,兩人就愣住了.

一個身著鵝黃衫裙,外罩淺綠皮褂的女子盈盈立于欄前,淡淡一笑道:"我都聽見了.本來正想去探探心楊妹子的病,既然現在姨娘有為難的地方,順便勸幾句也是使得的."

莘三姨湊過去低聲道:"你可有把握?"

宮羽冷笑一聲:"不就是何文新麼?我自有辦法."

她是妙音坊里的頭牌姑娘,媽媽一向不拘管她的行動,現在見她這樣說了,莘三姨也不多勸,只命龜公小心安排了暖轎,親自送出門,看著婢女們伺候著一起去了.

等到了"楊柳心",這里早就鬧成了一團.幸而貴賓包間都在後面,隔成一個一個的小院,除了左鄰右居被打擾到以外,楊柳心的人已盡量將事態控制到了最低.

處于騷亂中心的華服青年,便是京城中惡名不小的何文新.雖然他樣貌生得不難看,但那種囂張的氣焰實在讓人難以對他生出好感,宮羽只瞟了一眼,就不禁撇了撇嘴,面露厭惡之色.

"姑娘……"朱媽媽急得上火,又不敢狠催,小心地叫了一聲.

宮羽墨玉般瞳仁輕輕一動,到底是歡笑場上的人,唇邊很快掛起了一抹微笑,緩緩走入院中,朱媽媽立即示意攔阻何文新的眾打手退開.結果那位東砸西摔鬧上了癮的大少爺剛被松開,就一把扯起旁邊的一盆蘭草,恰巧朝著宮羽的方向扔了過來.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宮羽纖腰輕扭,快速向左滑了一步,堪堪躲開花盆,同時弱弱地驚呼了一聲,倒在地上.

"宮羽姑娘!"朱媽媽嚇得魂兒都走了一半,直撲過來扶起她,連聲問道,"傷著哪里了?"

何文新一聽宮羽二字,眼睛頓時就亮了,定神一看,那千嬌百媚的佳人可不就是自己百般渴慕,也才見過一兩次的宮羽麼?頓時滿臉堆笑,忙不迭地也上前攙扶,口中說著:"怎麼宮羽姑娘在這里?受驚了受驚了,都是這些死奴才們不懂事……"

宮羽身軀微顫,卻還是推開了何文新的手,低聲道:"是我走錯了地方……"

"沒錯沒錯,"何文新先沒口子地應著,然後又問,"姑娘要去哪里?"

"哦,今夜無事,我想去找心柳姐姐聊一聊……"

朱媽媽忙道:"心柳丫頭正接客呢,姑娘先坐一會兒吧?"

"既然如此,那我還是先回妙音坊,改日再來."

"哎呀,"何文新一看天上雖沒掉餡餅,卻掉了個大美人下來,早就連骨髓都酥了,殷勤地道,"姑娘今夜無事,本公子與你解悶,回去也不過是長夜寂寞……來,快進來……"正拼命邀請著呢,突然想起這間院子里的包間早被自己打成了一堆蛋黃醬似的,哪里能讓美人進去,忙瞪了朱媽媽一眼,"快收拾一間最好的包院出來,本公子要陪宮羽姑娘飲酒賞月."

朱媽媽抬頭一看,滿天烏云,賞什麼月啊.不過這話當然不能說,瘟神既然被安撫住了,當然是趕緊准備地方要緊,當下陪笑著道:"春嬌閣還空著,那里極是舒服華貴,公子和姑娘不妨去坐坐?"

"快,快帶路."何文新急不可耐地催著,一面已攙住了宮羽的玉臂,"宮羽姑娘,我們走吧?"

宮羽垂下頭,再次閃開了何文新的手,示意自己的婢女過來,無語地邁步前行.何大少爺雖然不快,但也知這位妙音坊的頭牌姑娘一向如此,按捺了一下色心,陪著一起走出了小院.

春嬌閣是在楊柳心偏東一點的位置,需繞過湖心,再穿過一片桃林.有佳人相伴,何文新渾然不覺路長,一直不停地調笑著.剛過了湖心,走上青石主路,宮羽突然停下腳步,低聲道:"請公子先行,宮羽隨後就到."

何文新愣了一下,立即問道:"你要做什麼?"

"剛才跌倒,衣裙沾了青泥,我想先去更衣."

"不要緊,"何文新色迷迷地道,"本公子看美人,從來不看她穿什麼衣服,不用換來換去這麼麻煩."

宮羽眼波輕轉,柔聲道:"既然要陪公子飲酒,宮羽不願有一絲妝容不整.請公子見諒."

被美人如此嬌聲一哄,何文新哪里還能說出半個不字,笑著道:"好好好,不過本公子不願先走,就在這兒等著,你換好了衣服,咱們再一起走."

宮羽飄過來一個柔媚的眼神,微笑不語,裙袂輕漾間已盈盈轉身,消失在近旁一所小樓的轉角處.何文新被這般美態所引,不由自主地踏前了幾步,想要再多看兩眼,突覺腳底一硌,眼角同時掃到一點反光,低頭定晴一瞧,竟是一支精巧的珠釵,不知何時從美人頭上滑落的.

俯身拾起珠釵,何文新腦中浮現出美人更衣的綺妙場景,心頭一動,立即將珠釵裝于袖中,隨著宮羽剛才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想著以還釵為借口飽一飽眼福.前面引路的朱媽媽一看就知道不妥,剛想開口阻攔,就被何家隨從的惡奴給推到了一邊.

轉過小樓底層的折廊,前面果然有間屋子亮著黃潤的燈光,何文新賊笑著湊到窗前,正想探頭推開,里面突然傳來了說話聲.

"姑娘,心柳姑娘就在這樓上的包房里招待邱公子嗎?"

"是啊……邱公子英俊瀟灑,與心柳姐姐很是相配,我真替他們高興……"

"姑娘還高興呢,他們郎才女貌在樓上纏mian恩愛,憑什麼要姑娘委屈自己去陪那個姓何的小人?"

宮羽幽幽歎息了一聲,"姐妹之間,當然要相互幫襯了……只是那個姓何的實在太過猥瑣,他若有邱公子十分之一的豐采,我也不至于如此難過……"

聽到這種話,是個人都不能忍受,何況何文新根本就不是個人,當時就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又聽得那個什麼什麼邱公子就在這樓上,立即就向樓梯口沖去,奔至二樓,挨個兒房間踹門,嘴里叫罵著:"姓邱的,給本少爺他媽的滾出來!"

這一鬧陣仗大了,連主道上的人全都聽見,朱媽媽帶著人慌慌張張趕過來不說,何家的家奴也擁了上樓.

二樓上除了心柳與邱公子以外,還有另外兩個客人,而且何文新先踹出來的就是這兩位比較倒黴的,不過一看他們四十歲以上的模樣,何文新就算智力再低也知道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正想再踹第三個門,門扇反而先打開了,一個二十多歲容貌端正的年輕人跳了出來,也是大聲吼道:"什麼人在吵鬧?"

何文新的眼睛頓時就紅了,沖過去就是一拳,那邱公子也是貴族公子出身,吃喝玩樂的習慣有,被人欺負的習慣沒有,再加上喝了點酒,心愛的美人又在身後看著,哪有干站著挨打的道理,一閃身,就回了一拳過去.

這兩人都沒怎麼修習武功,平常就算跟人有沖突也很少親自動手,此時撕扯在一起,根本沒招沒式,如同街市混混一般,委實難看.趕過來的朱媽媽急得快要哭出來,正要喝令手下去拉開,何家的家奴們已沖了過去,幫著主人將對方按住.邱公子雖然也有隨從,但都被招待到其他地方去喝茶吃酒,根本沒有得到消息,朱媽媽見勢不好,忙命楊柳心的護院們前去維護.何氏家奴們作威作福慣了,當下一通亂打,何文新更是行為狂暴,隨手從旁邊掄起一只大大的瓷花瓶,向著邱公子當頭砸了下去.

"公子快閃開!"房內傳出一聲驚呼,邱公子急忙向左閃身,不料右腿此時突然一麻,身子失去平衡,一晃之下,眼前黑影壓頂而來,只覺得額頭一陣巨痛,立時癱倒在地.

半人高的白窯瓷瓶,在人頭上生生砸碎,那聲巨響震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大家都象是在看慢動作般睜大了眼睛,看著邱公子頭頂冒出一股鮮血,整個身體晃了幾下,頹然倒在了滿地碎瓷之上,頭部四周不多時便已積成一片血泊,一時間連行凶者自己都嚇呆了.

片刻的反應期過去後,房間內發出一聲尖銳的驚叫,大家這才激靈一下,意識到出了大事,盡皆面如土色,朱媽媽沖到邱公子身邊,抓住他的手腕一探,全身立即一軟,幾乎要昏了過去.

"他……他自己沒躲的……他沒躲……"何文新語無倫次地說著,一連後退了幾步,靠在欄杆上.一個較大膽些的客人走上前去探查了一遍,抬起頭顫聲道:"死……死了……"

朱媽媽這時稍稍清醒了一些,披頭散發地站起來,高聲叫著:"來人,來人啊,報官,快去報官……"

何文新雖然因為親手殺人嚇呆住,他帶來的人中竟然還有一個稍微能主事一點的護衛,忙壓著場面道:"先別……別報官,商量,咱們再商量一下……"

聽到這句話,何文新的頭腦似乎也清醒了一點,上前幾步抓住朱媽媽叫道:"不許報官,我給錢,給錢!"

"給錢頂什麼用?"朱媽媽大哭道,"邱公子也是官宦之家出身,文遠伯爵爺怎肯善罷甘休?我的楊柳心算是完了……完了……"

"少爺,別愣著了,快走吧,趕緊回家求老爺想辦法,快走啊!"那個主事的護衛急忙喊著,拉住何文新就朝外跑,楊柳心的人不願擔干系,自然想要攔,場面頓時又是一陣混亂.

與這片嘈亂與喧鬧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二樓樓道里的宮羽,她已換了一身淺藍夾衣,緩步邁過一地狼籍,在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況下走進了那個引發沖突的房間.

在房門里的地上,癱坐著一個嬌柔豔美的姑娘,滿面驚慌,一雙翦水明眸中盛滿了恐懼,渾身抖得連咬緊了牙關也止不住那"咯咯"的打戰聲,顯然已被這血腥意外的一幕驚呆了.

宮羽走到她身邊蹲了下來,輕輕拍撫著她的背心,柔聲道:"心柳姐姐,別怕,沒事的……你什麼事都不會有的……"

她的聲音清雅甜美,仿佛帶著一種可以使人安穩的魔力一般.心柳顫顫地抬頭看了她一眼,猛地撲進她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

室外的混亂還在繼續,宮羽輕柔地撫著懷中心柳的長發,目光掃過門口血泊中的那具尸體,唇邊快速掠過一抹冷笑,之後便是毫無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