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梁帝
當日梅長蘇一直看到最後一場才回去,因為疲累,晚餐也沒吃幾口,讓蕭景睿和飛流都很擔心.可是接下來的兩天挑戰賽他還是堅持要去從頭看到尾,說是不能有負郡主信任之意.

新增的挑戰賽程果然還是有效用的,決戰勝出的十人中有三人都是被挑戰者擊敗被迫出局,最終的十名勝者飲了禦酒,接受金花賞賜,休息三日,便要入宮文試.

"看蘇兄的樣子,對我們十個人都不太滿意啊?"當晚在雪廬聚會時,言豫津手搖金花問道.

"也都算是頂尖兒的人物了."梅長蘇歎道,"可一想到霓凰郡主是那等仙姿神品,就覺得欠缺點什麼."

"我和景睿也缺嗎?"言豫津大不服氣,"論人品論才貌,我們也算京城里最討人喜歡的了!"

梅長蘇瞟了兩人一眼,一口否決:"你們兩個年紀太小."

言豫津被堵得直翻白眼:"年紀小也怪我們,我們也不是自己願意比郡主小幾歲的啊!"

"你就別鬧了,"蕭景睿推他一把,"我們兩個本來就是湊數的,為了替郡主多過濾些不夠格的人而已."

"喂,你自己想湊數別拉我好不好?我可是認真的!"言豫津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來.

"你活這麼大什麼時候認真過?就算認真也白搭,哪個女孩子會喜歡比自己年紀小的夫君啊?"

"哈,"言豫津怪笑道,"你還教訓我呢,云姑娘可大你六歲,你自己算算追了她多少年?"

見蕭景睿被頂得一梗,梅長蘇忙道:"景睿是至情至性之人,他再愛慕云姑娘,也未曾勉強糾纏,給她添一絲麻煩.這次你也該和他一樣,讓郡主自行決定,方不失為一個真正灑脫磊落的好男兒."

言豫津捧著胸口,幽怨地道:"景睿,你現在算找著撐腰的人了,以後有蘇兄護著,再想欺負你可就不容易了……"

見他唱做俱佳,大家都被逗得一笑,氣氛頓時舒緩.

正在閑閑說笑之際,突然有家院慌慌張張地奔進來,喘著氣道:"宮里來了個宣旨的公公,侯爺叫你們快去前廳……"

這幾個都是見慣了聖旨的,並不張慌,紛紛起身,先與梅長蘇作別.

"不……不是……"那家院急道,"主要是蘇先生……蘇先生去接旨……"

"我?"梅長蘇一怔,但想來問那家院也問不出什麼來,便也起身更衣,隨大家一起來到前廳.

立于廳前的太監手中並沒有拿著聖旨,只是等大家都跪下行禮後,一甩拂櫛尖聲道:"聖上口諭,召蘇哲明日早朝後進宮面聖,欽此."

眾人謝恩起身,幾個年輕人猜到定是霓凰郡主稟報了皇帝,並不覺得意外,蒞陽長公主今晚則根本不在,所以覺得訝異的只有甯國侯謝玉一人.他一向埋首政務,不問閑事,故而對這位雪廬客人沒太放在心上,自然不明白皇帝陛下怎麼會突然想起要召見一個江湖人了,不過這話要是照實問來可就有些失禮,所以他想了想,很客氣地道:"蘇先生明日進宮,可知陛下是為了何事?本侯也可以事先替先生做些准備啊."

梅長蘇明白他的意思,淡淡道:"蘇某無才,唯有一點眼力受人錯愛.前日蒙霓凰郡主相邀,為她主持文試,我想陛下見召,多半就是為了這個了."

謝玉雖然一愣,但想到江左梅郎的赫赫才名,倒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當下心中釋然,略略盡禮,也就回後院了.

第二天一早,便有穆王府的車馬來接,越發映證了眾人的推測.幾個貴公子雖說身份顯赫,但皇宮畢竟不是菜市場,不能想陪著一起去就一起去的,所以盡管擔心的擔心,好奇的好奇,但終究還是只有梅長蘇一人獨自上車,還順手把一件差事丟給了蕭景睿——照顧飛流.

車行至宮城外,換了青羅小轎,梅長蘇自覺心神有些激蕩,急忙閉目凝思,恢複靈台清明.入了正儀門,下轎步行,看路線,應是去武英殿.剛到殿角下,恰好遇到另一隊人從側廊轉出.

當中的少年,團龍王袍,豐神如玉,形容略有稚嫩卻不失英氣,很遠就盯著梅長蘇上上下下地看,滿目好奇,見他回視過來,立即綻出一抹笑容,表情很是友善,宛然小舅子第一次見新姐夫,讓梅長蘇哭笑不得,可轉眼看見霓凰郡主促狹的笑意,便知這位南境女帥一定是故意的.

"蘇先生今天氣色很好啊,"霓凰郡主步態悠然地走了過來,"來認識一下,這是舍弟."

"在下參見穆王爺."

穆青急忙伸手扶住.平時大家都覺得他年幼,稱呼時都叫"穆小王爺",梅長蘇去了一個小字,令他十分高興,何況又是姐姐中意之人,怎敢當著她的面拿架子,早已是滿面堆笑:"先生之名,我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果然風采不凡."

梅長蘇苦笑一下,道:"殘病之身,何當謬贊."

"喲,靖王也到了?"霓凰郡主突然道.

梅長蘇回身一見,果然是靖王蕭景琰大踏步走了過來,兩人目光略一接觸,便彼此滑開.

"為了霓凰的薄面,耽擱靖王的時間了."霓凰郡主笑道,聽她話語之意,似乎靖王也是受她所邀而來的.

梅長蘇看著並肩而立的兩人,男子偉岸英朗,隱隱有龍虎氣勢,女子英姿勃勃,仿若烈羽彩鳳,不由眼神微凝,心頭一動.

靖王不是多言之人,只客氣了一句,便默默立住了腳步.

"要在這里等人嗎?"梅長蘇問道.

"用不著了,看,都到了."霓凰郡主嫣然一笑,"這兩位倒是行動一致啊."

梅長蘇不用回頭,就知她說的是何人.果然,只頃刻之間,便聽到太子和譽王的笑聲次第傳來,仿佛是比著要扮大度雍容般,向殿腳諸人和氣地打著招呼.

這兩位身份尊貴,大家都上前見禮.譽王前幾日因獻挑戰賽之計,頗得皇帝歡心,所以此刻見了梅長蘇,自然是眉花眼笑.太子雖然心中不快,卻也知道原委怪不得蘇哲,只怪自己在他身邊沒有耳目,當然也要表現一下自己並無芥蒂.梅長蘇一面與他們閑談,一面還要照應著不冷落了霓凰郡主與穆青,竟是長袖善舞,面面俱到,蕭景琰在旁冷眼看著,眸中不禁露出厭惡之色.

幾人會齊,同時入殿.室內早已置辦好酒饌果菜,排定宴席.因皇帝未到,依禮不能入席,大家便三三兩兩站著隨意聊天.

太子和譽王為了較勁兒,誰也不願放對方與梅長蘇單獨一起,所以這三人反而聚在一處.穆青一向仰慕靖王的戰功,兼之覺得男人就要談鐵血的話題,便向蕭景琰請教軍旅之事.霓凰郡主一會兒這邊聽聽,一會兒那邊聊聊,反而最是輕松.

大約一刻鍾後,殿外金磬輕響,司禮官高呼道:"皇上駕到——"

殿內頓時一靜,大家依禮站好,梅長蘇卻步退至角落處,等那道黃袍身影在殿上正位落坐後,方隨著眾人一起行山呼之禮.

大梁皇帝已過花甲之年,兩鬢斑白,面有皺紋,但行動氣勢,仍是雄威尚在,沒有半點龍鍾老態.降諭平身後,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就落在最遠處的梅長蘇身上.

對于九五至尊的皇帝陛下而言,什麼江左盟宗主,什麼江湖第一大幫,統統都是距離高貴廟堂太遠的事情,他之所以對梅長蘇有興趣,也不過是因為有了跟穆青一樣的誤會,以為他定是霓凰郡主私心暗選的人.

第一眼看去,此人容顏清秀,氣質飄逸,舉止毫無羞縮之態,難怪郡主中意.

第二眼再看,面色過于蒼白,輕裘下身形單薄,恐非福壽之人,略有不足之感.

第三眼細看,那雙眼眸甯靜無波,似清澈又似幽深,雖默默垂著,宛若禪定,卻靈氣逼人.

梁帝捋了捋花白的胡須,暗暗點頭,叫了一聲:"蘇哲."

"草民在."

"郡主向朕舉薦,說你才冠群倫,太子與譽王也對你大加贊賞.朕這里有三篇時論文章,你且看來,向朕指出較優的那篇."

"草民遵旨."

梅長蘇從內侍手中接過文章,幾乎一目十行般草草看了一遍,便道:"回稟陛下,《論中樞治》篇最優."

"哦,何以見得?"

"此文帝王氣質,草民怎敢點評?"

梁帝仰天大笑,容色愉悅,贊道:"果然有眼力.郡主的文試,就委于你了.既為朝廷效力,雖無職份,也當有客卿之尊,不必再以草民自稱了."

梅長蘇微微沉吟了一下,方道:"臣遵旨."這三個字語氣冷淡,渾似沒有把這聖眷恩寵放在心上,只是恪盡禮節罷了.

"來人,郡主位下,與蘇先生設座."

"謝陛下."

梅長蘇行禮入坐,郡主立即朝他一笑,惹得殿中眾人都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這時禁軍統領蒙摯出現在殿門口,他是駕前近臣,無須通報,徑直就上得殿來,稟道:"回陛下,大渝北燕兩國使臣與十名入圍勝者均已進宮,在殿外候旨."

梅長蘇雖然早就得到消息,說今日之宴,並非只是為了見見自己,更重要的是為了提前品察郡馬候選者,但直到此刻才算確定無誤,胸中自然微喜.

正沉吟間,梁帝已下旨宣見.蒙摯領命回身,在眼神滑動的瞬間,他不為人察覺地向梅長蘇輕輕點了一下頭.

知他行動順利,梅長蘇心頭微松,但面上仍是分毫不露,安然坐著.少頃,黃門官傳報景甯公主到,梁帝露出笑容,待小女兒進來後立即問道:"甯兒,你昨天鬧著要來參宴,怎麼今日來遲啊?"

景甯公主秀眉緊鎖,額前陰云沉沉,面色極是郁郁,行罷朝見之禮後,悶悶地回道:"女兒過來的路中,見到一只雪白的長毛貓,隨後追趕,就誤了時間."

"你呀,就是愛貓.可是因為沒有抓到,所以不高興啊?"

景甯公主默然沉思了半晌,方低聲道:"不是……女兒追著那只貓,無意間到了掖幽庭,見到那里的人勞役淒苦,十分悲慘,故而心里有些不忍……"

聽她提到掖幽庭,靖王心頭一顫,飛快地看了梅長蘇一眼,卻只看到他神色平靜,仿佛根本沒聽見一般.

梁帝的臉色微微陰沉了一下,責道:"你身為公主,怎麼去那種地方?再說掖幽庭中都是罪人,受勞役之苦是應該的,不必如此惻隱."

"父皇教訓的是."景甯公主低頭道,"只是那里面還有未成年的幼童,孱弱可憐.女兒想,他們那般小小年紀,能有什麼罪……"

"不必多說了!"梁帝斷喝一聲,"真是寵壞你了,也不看看什麼場合,提那些罪人做什麼?快入座吧,使臣們都快進來了,你要時刻記著公主的身份,看看你霓凰姐姐,那是何等的持重有氣度……"

"陛下過獎了,"霓凰郡主立即笑道,"景甯是嬌養的小公主,若是真象霓凰一樣沙場血戰,陛下才舍不得呢."

梁帝目露慈愛之色,道:"朕又何嘗舍得你這般風霜勞苦?此番青兒已承爵,只要再為你擇一佳婿,朕就放心了."

"陛下深恩厚義,不要說霓凰感涕在心,就是家父在泉下,也必然深感皇恩難報."霓凰郡主統理云南多年,自然不是僅僅靠著一腔豪烈,連這一句普普通通的謝恩之言,都被她說的極是真摯動聽.

梁帝溫和一笑.這時大渝北燕的使臣已持節上殿,見禮歸坐.接著進來的便是十名入圍勝者,一個個服飾各異,有些還面帶惶惑不安之色,顯然是一大早被臨時召來,根本沒有任何准備.

相比之下,慣熟進宮的蕭景睿與言豫津當然輕松許多,一進來就在殿中四處游目,找到梅長蘇後,雖沒敢出言招呼,卻齊齊向他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