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陰人不吐骨頭(4)
冷世豪識趣地點頭,轉身離開的時候,目光掃過了冷心妍,無聲地提醒她說話要小心.

"你們也都退下吧!"

慕謹城屏退了眾人,幽幽目光落在冷心妍身上時,喜怒難辯.

冷心妍眼觀鼻,鼻觀心,干脆給他來一個眼不見為淨.

"早上大長老找你何事?"他開門見山.

冷心妍頓時熱血沸騰:吼吼,終于開問了是吧?

低頭,她輕聲答道:"他好奇師父為什麼會收我這個全谷皆知的廢柴為徒."

"他還說了什麼?"

"沒有,不過好奇怪,他聽說師父讓我多看看煉丹書的時候很生氣,師父,是不是徒兒的資質太差,沒有資格學習煉丹術?"

冷心妍抬起頭來,清澈的眸光里充滿了自卑,似乎還沒有從顧荒傳播的謠言中走出來.

慕謹城的眼眸微微眯起,定定地看著少女不斷攪動著衣角的手,沉默.

靜謐的後花園因為他的沉思而變得陰涼.

冷心妍下意識地搓著手,半晌又聽得慕謹城問她為何約見顧荒.

"師父……"

"你但說無妨."

"是!"

冷心妍"弱弱"地低下頭,無奈地歎了口氣:"其實妍兒約見二師兄的原因師父剛才已經知道了.妍兒被謠言中傷沒有關系,可是……師父高風亮節大家有目共睹,怎麼可以也被扣上那麼難聽的罪名呢?妍兒約見二師兄,只是為了求二師兄出來澄清這件事情,消除影響.

哪知道,二師兄根本就不屑見我,我在翠峰亭上等了那麼久,他都不願意來……"

說到這里,某女又委屈地抽泣了起來,攪著衣角的手只差沒有將衣服擰破了.

慕謹城淡漠地看著她無助抖動的肩頭,幽黑的眼眸中暗光湧動.

之前,他帶人上翠峰亭抓人的時候就發現顧荒和顧念兩兄弟的表情有異,難道,真的是他們盜了寶,最後又誣賴到了冷心妍的身上?

慕謹城看冷心妍的目光變幻莫測:"你說的是你只約了顧荒一人?"

"是,這個其他師兄都可以做證的!"

冷心妍抬頭,"困惑"地看著慕謹城:"師父,您深夜來找妍兒,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嗎?是不是門中有規矩,女弟子不可以約見男弟子?對不起師父,我不知道這個規矩……"

"七賢丹爐被盜了!"

慕謹城看著冷心妍的眼,緩緩打斷冷心妍的自責.

冷心妍驚訝地張大嘴巴,好一會兒才啞聲問:"什麼?師,師父的丹爐被人盜了?被盜的那一個珍貴嗎?"

"你沒有聽說過七賢丹爐?"

"……"

冷心妍茫茫然地搖頭,心底只覺得好笑.

這老家伙,平日里將那寶貝看得那麼緊,就唯恐其他人不知道那寶貝有多珍貴一樣,今日還好意思用吃驚的口吻問她這麼白癡的問題.

她也樂得繼續裝糊塗:"師父說的是那個最大最漂亮的嗎?"

"不是!"

慕謹城冷聲道,看冷心妍的目光像在看白癡,只差沒有告訴冷心妍那個最大的是最不值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