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攪亂一湖春水(3)
風千思側頭掃了她一眼,輕輕地笑了:"以天為蓋地為廬."

"露宿?"冷心妍皺眉.

其實,男人露宿在外也沒有什麼不妥的,只是……

她側頭看了看風千思那完美得無可挑剔的容顏,只想說:這麼國色天香的美男子露宿在外,真的安全嗎?

想想冷雪豔他們對慕謹城的癡戀,再看看眼前這個比慕謹城俊美上N多倍的年輕男子.

冷心妍的腦海里浮現出那麼一副餓狼撲羊的畫面——當然,餓狼是那些饑渴的腐女,小綿羊就是眼前這個呆萌可愛了!

她的唇角一抽,果斷地說道:"你不能再露宿在外了!"要是不小心遇上狼女可不好!

"不露宿那住哪兒啊?"

風千思眉眼彎彎,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冷心妍豐富多變的表情,只覺得這個相貌丑陋的小姑娘還挺有意思的!

正好奇她會怎麼回答時候,她再次果斷地說:"住我家!"

"你家?"風千思驚訝.

"是啊!就住我家!回頭我跟爹爹說."她點頭.

料想冷世豪對她的寵愛,應該會答應她這個要求的吧?

但是,風千思卻笑了.

絕色傾城的容顏上帶著幾分類似于調侃的促狹,"小心心,你真的把我當成你的小相公了嗎?那太好了!我們現在就見你的父母去……"

話說了一半,倏然,一個爆栗子很不客氣地敲到他的額頭上,敲得美男額前的美玉也一顫一顫的.

某女鄙視道:"又說傻話了是不是?昨晚才跟你說過,姑娘我不是用來調戲的!你再拿我開玩笑試試?我讓你露宿到荒原上去!"

冷心妍敲了他的頭,惡狠狠地跑開了,仔細觀察的話,不難發現她唇角吟著一抹壞壞的笑意.

風千思怔在原地!

話說,打從他五歲被父母坑了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吃"過爆栗子了!

這久違的感覺啊,勾起了童年很多美好的回憶,他忽然想念他家那兩位坑爹的爹娘了,沒有他們在身邊,他總感覺日子很無趣.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隨著冷心妍的背影,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忽然覺得走在前頭的那個少女有些熟悉.

"喂,小寶哥,你去過凌瀟國嗎?"

走在前頭的冷心妍忽然轉過頭來,水靈靈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期待.

風千思心一滯,那種蔓延在胸口的似曾相識更濃烈了些.

他問:"你怎麼知道凌瀟國?"

"聽說的唄!你到底去沒去過啊?"

"當然!"

冷心妍一見他點頭,她又興奮地跑了回來,和風千思並肩走,陽光撒照在她的瓜子臉上,小臉蛋紅粉粉的,她喜道:"太好了,那你聽說過風千思嗎?就是五歲當了小皇帝的那個!"

風千思聽到她問起自己,眸底深處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暗光,心中的疑云更重了.

"你常年在蝴蝶谷中生活,怎麼知道凌瀟國?還知道凌瀟國有一個小皇帝?"

"嗯?"

冷心妍沒想到"小寶"不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問起她來了.